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54)
[ 2018-6-11 17:32:00 | By: 宅水一方 ]
 

54

 

这个传说吴邪也是上路之后才听队里的人提到。

听说长白山的万年积雪下面,是有些东西的。

当地人传,早前东夏人曾在这里研究长生不老的秘术,结果失败了不说,还把地底下的怪物引了出来,后来东夏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怪物囚禁起来。

到了大唐年间,长白山曾经发生过一次地动,据说就是那怪物冲破了束缚引发的。好在那次,怪物被路过一位姓张的道长和一位人参仙人合力打成了重伤。而后这位张真人本想斩草除根,但人参仙人说,此物乃长白乃吞噬长白灵气所成,已然与山脉融为一体,不可冒然杀之,恐会影响天数。二人便将这怪物封印起来。时至今日,那怪物还在山底养伤,说不上哪日会冲破封印再次出来作怪。

吴邪心说这人参仙人居然留这么个祸害在底下,保不准不是不想杀,是打不过。

方才洞穴塌方,吴邪感觉到一丝蒸腾的热气,除了火药味还混着硫磺味,倒像是当地人传说的地下泉眼。

经过王盟一闹,所有人几乎一夜没睡,如果能找到温泉,众人便能稍作休整,回复一下元气。

吴邪是不相信什么地底的怪物的,所以他顺着气味一路往深处走了不近的一段路,直到胖子追过来,才停下脚步。

“你怎么越来越像小哥,一眼看不到就擅自行动。”胖子沿路一直不放心队里那几个当地人,所以盯得很紧,没想到一回头,吴邪不见了,给他吓了一跳。

“这是地下,能有什么危险?”吴邪举着火把继续走,表情有些奇怪,“胖子,你看这条路,原来没有吧?”

胖子凑过去看一眼,也有些讶异:“这是王盟炸出来的?”

“不像,你看这两边,这么平整,不像天然的。”吴邪摸着洞壁,“而且不是新开凿的,有些年头了,王盟应该不知道这个。”

王盟如果知道身后没多远就有一条可以藏身的通道,就不必用木板那么拙劣的障眼法了。

“你看,这里还有脱落的壁画。”吴邪指着墙壁一处,摸了摸,又闻了闻,“是硫磺的味道,这下面越来越暖,应该离温泉不远了。”

“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东夏遗迹?”胖子也想起那个故事,“难道真有东夏人在这里镇压了那什么什么怪物?叫什么来着,姓万的……”

“万奴王。”吴邪凝眉,“有可能,我是说有可能是东夏人遗迹,我可没说真的有什么怪物。”

“如果这里有施工的痕迹,那么里面很可能有一处隐蔽的藏身之处。”

这次胖子听懂了:“你是说小哥可能来过?”

吴邪脚步微顿,又摇摇头:“我不知道。”

他心里当然有猜测,但是这么多年的期望和失望轮流洗刷,没有亲眼看见,他不愿意下任何结论。

“我觉得你太武断了,你其实已经被动的认定这里发生什么都和小哥有关,你不能这样。”胖子严肃道,“凡事得有理有据让人信服,根据胖爷我的推断,这下面八成是个古墓。”

吴邪一愣:“何以见得?”

胖子道:“你看,什么人会没事闲得跑到地底下来挖坑,那肯定是为了埋死人啊?可埋死人用不着这么大的坑,除非这个人有权有势,东夏皇室就很符合。我猜啊,他们八成是下葬的时候藏了太多金银珠宝,怕盗墓贼惦记,所以才编了这么个故事来吓唬后人。”

“……”吴邪无话可说,因为这胖子说的居然也有几分道理,“你怎么想到的?”

——太叫人刮目相看了,你上辈子是个盗墓贼吧?

“这有何难,胖爷梦里倒过斗,油斗的气味一闻一个准?”

还梦里呢,黑话都说出来了。

吴邪心说这胖子可真是什么行当都干过。

吴邪继续往前走,却被胖子叫住:“叫上几个人吧?咱们两个都下去太危险。”

要真是古墓,肯定有机关,他们两个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不能都离开队伍。

“不用,你等我,我去去就来。”

见吴邪头也不回地下去了,胖子进退两难,最终认命地坐下,自言自语:“小哥你看,天真越来越不听话了,我已经管不住他了。”

“——我还没走远呢!”吴邪敲墙。

“……”

 

 

吴邪又走了几步,便听到了水声。

硫磺味越来越弄,还真有温泉。而且只里面气流通常,恐怕还有别的出口,不是一个死洞。

暖风扑面而来,吴邪觉得冻僵的筋骨都渐渐活络开了,从身心都觉得舒适。

然而刚走出一步,他却不得不再度警惕起来。

“胖子!胖子快下来!”

胖子被这一声嚎叫吓得瞌睡都没了:“什么情况?”

“你看,这里有人!”

 “有人不怕,有粽子才……额,人呢?”

胖子匆忙赶到跟前,却见这是个偌大的石室,除了吴邪,并无一人。

见鬼了?

吴邪瞪了他一眼:“我是说,这里有人住过的痕迹!”

他上前扫开一片干草,见下面盖着一只烛台,里面还有些灯油。角落里有一堆干草,明显是人为搬运的,而且年头不久,干草还带着些泥土。

“这破地方,得多有病才能住这,而且洞口是封死的,没有炸药都进不来,那不是把自己困在里面了?就算有人来过,也不一定是小……”胖子握着火把到处查看,对着内里的墙壁却突然一怔,“哥。”

“哎,怎么?”

吴邪心说这胖子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胖子却突然道:“天真!”

吴邪被吓了一跳。

“你先别激动!”

吴邪皱眉:“你比我激动,一惊一乍地干什么?”

哥俩行走江湖多少年了,什么阵仗没见过,用得着这样?

胖子眨了眨眼,深呼吸了几口气,才道:“你听我说啊。我们,可能找对地方了。小哥的确在这里生活过,而且年头还不短。”

吴邪脸色一沉,越过他上前。

下一刻,他却只觉得心脏被人狠狠抓紧,痛楚和快乐这两种感觉同时占据他整个人,几乎窒息。

那洞壁上,整整一面,就只用刀刻着两个字——那是他的名字。

吴邪。

一整面墙,刻满了他的名字,有些念头太久,痕迹已经不清晰,但是用手拨一拨灰尘,还是能看出深入骨髓的沟壑。

那个人刻的很用力,可能连刀刃都卷了,墙壁上隐隐还残留着血迹,浓重的指痕,像要把这两个字按进心里。

刻字的人是谁,不必言说。

当年张起灵因为修炼的终极密卷不完整而走火入魔,记忆逐渐缺失,吴邪无能为力。后来二人被追杀,至生死关头之际,张起灵对青山启示,永不相忘。

那时候吴邪以为自己不行了,临死前最惧怕的居然是自己死后,再没有人提醒张起灵过往种种。所以听到这句话,哪怕知道是假的,他也觉得可以瞑目了。

他没想到,小哥一直记得,甚至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守着他的誓言。

当年为了不连累自己,他不告而别,在湖畔相见而不相认,他又是如何拖着随时会发病的身体来到这里的?他好都像能看见张起灵为了抑制入魔的自己,自困于石室之内,又死守着誓言,在记忆混沌之中,用刀刻下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他到底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自我折磨了多久?

满腔的字迹都化为那人的呼唤,声声入耳,吴邪,吴邪……小哥在叫他,他一直在这里等自己,发狂的时候,入魔的时候,他一直记得自己。

那现在呢,他人呢?人在哪儿?!

眼见着吴邪的眼神陷入魔障,嘴唇发白,手心都快攥出了血,胖子忙道:“吴邪,别愣着,这里还有!”

吴邪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胖子指的地方留着血迹,并不是新的,只是这血迹的方向却一路指向深处。

“这里还有条路,很深,但是有风,应该是通向别的地方。”

这不是两个人可以探索的了。

吴邪咬了咬发白的嘴唇:“叫上面的人收拾好东西,都下来。”

 

一听说改变行程,队伍里的几个当地人就露出些退意。之前说好的是进山,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为了赚钱可以不介意生死。但是如今改道地下,这对当地人而言完全是两个概念。长白山是当地人的信仰之山,冒然进入山体内部是非常不敬的,何况这里的人对万奴王的传说深信不疑。

吴邪见状,也不逼迫,叫伙计给他们结了账,分道扬镳。

他下面要做的事太重要了,不能埋下任何一点隐患,他要的线索已经找到了,他不再需要这些人带路。

这条道路很长,有很多岔路,但是正中间永远有一条选择。吴邪毫不犹豫地笔直通行,那些岔路有着人为修缮的台阶,有精美的壁画,无不彰显着这个地下世界的玄妙。也许正如胖子所说,这里是东夏皇室的墓穴,下面埋着无数的金银财宝,玄机密辛,可这对他毫无用处。

什么也不能打扰他。

他眼前有一个人在引路,耳边有一个声音声声唤着他的名字,就在这条路的对面,有着他十年前遗失的信仰。万物在他眼前黯然失色,连吴邪这个人的生死都由这条路的终点决定。

路上,胖子又发现了不少血迹,都是干涸已久的,吴邪的名字也断断续续地出现在墙壁上。到后来,痕迹浅的几乎看不见了,似乎那人的力气已经用尽,渐渐的,痕迹变成了血迹,继续记录着那个人生命中最后的坚持。

最终,张起灵的记忆似乎终于所剩无几,连下笔都变得犹豫,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两个字,只知道这件事本身不能终止。

不能忘,不能忘。

他对吴邪说过不忘……

可……吴邪是谁?

 

他们在地下走了三天,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干粮已经用尽,如果不能在两天之内出去,他们会被困死在这幽深的地下迷宫。

已经很久没看见光了,火把燃尽,他们只能摸着黑向前走。

吴邪甚至不知道四周还有没有张起灵留下的痕迹,那个人是否还在呼唤他。

又或者,张起灵早就倒下了,倒下了他几天前走过的漆黑的迷宫中,尸骨与他擦肩而过。

吴邪已经没有力气去想这些,他的目的是寻找张起灵的行踪,他已经找到了。如果张起灵在这里倒下,那么他也终会在这里倒下,擦肩而过的路程,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灵魂在这里重聚。

吴邪在黑暗中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仿佛那个人就在身边,拥抱自己。

耳边的呼声越来越清晰,吴邪觉得张起灵离他越来越近了。

吴邪,吴邪……

“天真!快醒醒!有光!是出口!”胖子的声音贯穿耳膜,用能穿越灵魂的摧枯拉朽的力量将吴邪摇醒。

吴邪回光返照一般地坐直,看着眼前隐约的光亮。

太久没有见到光了,这么一点点的亮光都让他觉得刺眼。从洞口传来被融化的雪水浇灌的青草的气息和人间烟火的味道。

走出山洞的时候,许多人几乎喜极而泣。

三天的时间,他们仿佛穿越了九幽黄泉,重返人间。

可黄泉里也没有他要找的人,九幽地君没有留下他吴邪,那是不是证明,张起灵,你其实——尚在人间?

 

 

出了洞口,众人迷茫地望着四周的山坡。

“这是什么地方?”

“是南坡。”伙计看着舆图道。

根据推测,他们应该是从地下横穿了长白山,地上的距离并没有在地下时想像得遥远,至于他们中间有没有走错,走了多少冤枉路,无从计较。

“老板,那边有户人家!”

伙计从树上滑下来,兴奋地招呼。

他们已经弹尽粮绝,即便出来了,也面临着迷路的危险,这附近能出现烟火,总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行人在林中摸索着朝有人迹的地方去,没走多远就听见对面有人说话。

多年训练出的警觉性让吴邪在惊动对方前停住脚步。他示意众人提高警惕,这深山野林的哪有什么纯良角色,就怕是山匪路霸之流,他们这一支急行军死里逃生疲惫至极,浑身都是破绽,不警惕不行。

坎肩率先上了树,张望了一会,朝下头比了个手势,示意对方有两个人。

人数倒是不多,但如果是两个瞎子这个等级的高手,收拾他们也足够了,吴邪盘算着自己这一方的胜算,脚步缓缓向前。

透过草丛,隐隐看得出背影是个穿蓝色女真服饰的男人,渐渐的,交谈声传来。

“兄弟,你看你死守着这山,能有什么用处?不如跟我下山去,听说如今中原的武林盟主十分爱惜人才,以你我二人的武艺,必能闯出一片天地。”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一身蓝袍,声音浑厚,练家子,且工夫不差。另一人被草木挡得严实,又不说话,吴邪一时判断不出深浅。

“你看,一说这个你就不说话。你这样子躲在山里,山下的村民还以为是见了鬼,连官府都惊动了。”

“兄弟,你说在等人,可是等了这些年都没人来找你,想是对方忘了,又或者有事耽搁,不能赴约。这等不守信之人,你等他作甚。不如回家……算了,你也不知道家在哪儿。”那蓝袍人有些气急败坏,“我真服气你,连等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他要是来了,你怎么认得出?”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似乎动了一下,树丛被拨开,露出那人高瘦的身形,和一肩披散的银白发丝。

“我认得出。”

清冷的声音在吴邪的脑中炸开。

“如果他来了,我一定认得出——他会带我回家。”

那人站起身,回过头,露出无数次吴邪在梦中描绘过的清冷眉眼。

刹那清晰,又刹那模糊。

 

  • 标签:瓶邪 
  • Re:【瓶邪】武林盟主(54)
    [ 2018-8-27 1:44:00 | By: 访客wbr1UI(游客) ]
     
    访客wbr1UI(游客)人参娃娃?串剧组了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