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53)
[ 2018-6-10 18:10:00 | By: 宅水一方 ]
 

53

 

雪山一族的发源地是昆仑山脉,人们提起雪山,首先想到的也是高原雪山。但是其实还有一座雪山,也和张家祖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就是位于女贞部落的长白雪山。张千军万马的祖上就是在这里发源的长白采参人。

吴邪问过了张家人后,也觉得张起灵留的信息很可能就是指向这座长白山。

思索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吴邪已经带着人到了长白山的山脚下。

这里是建州女真族的地盘,习俗和中原大不相同。他们一行人走在集市上,很是引人注目。尤其是吴邪,他如今身份不比从前了,中原的武林盟主跑到女真人的地盘上来,很快便被建州女贞长白山三部的人盯了上。

吴邪很不想和这些人起冲突,但是他有要事在身,也不可能耽误在这里,最后还是作为当地人的张千军万马起了作用,终于给语言不通的两边人化解了误会。因为吴邪等人诚意十足,带来了大量的中原商品,所以很快在建州地界落了脚儿,由上到下的打点了一番。

这样一来,吴邪打听消息就很方便了,建州的指挥史甚至还给他们介绍了当地的老住户。

最终,他们打听到了一户在长白山脚下居住了五十年的人家,得知十年前,的确有一个和小哥很像的人上了山。

吴邪感到心里砰砰地压不住,他追问道:“后来呢?”

帖木儿老大爷道:“哪有什么后来?那年风雪大得很,早早就封了山,那人不听劝告,一声不吭地进了山,再也没出来过。”

吴邪凝眉:“大爷,那人长什么样?”

“那样的天气,大裘大袄地裹着,我能看到什么样?只知道是个中原人。对了,我只记得那天风雪极大,头发都被风雪盖上了,全是白的,脸也惨白的,看着就跟个雪做的人一样。”

“他没回来过?一直没下山?”

帖木儿家住在北坡必经的山路旁,上下山一定会经过这里。

“出不来了,他刚进山,大风雪就来了,肯定是被雪埋了。”帖木儿老大爷看着他们到,“雪山是有脾气的,不是你家,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在雪山不欢迎他的时候去了,山神不高兴,就把他留下啦。”

“大爷你再想想,是不是他出来了您没看到……”

“吴邪。”

胖子拽了他一把,吴邪这才回过神来。

他用力抹了一把脸,扭头出了屋子。

胖子跟了出来:“天真,你往好了想,那人未必就是小哥。小哥当时那身体,怎么可能特意跑到这里来找死。我看,那纸条是我们理解错了,那大概就是句诗,小哥觉得好听,就留给你了。”

吴邪牙齿紧咬着,任胖子怎么说,他也放松不下来。

十年了,他一路追寻着他的足迹,没有一丁点音信。

这十年他的外貌几乎都没怎么老,可是心却仿佛被千刀万剐过了一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霜雪。他告诉自己,要变得坚强,要成为张吴两家的支柱,太多人等着他保护,他没时间伤春悲秋。靠着这股劲头他一路靠痛处和责任麻痹自己,麻痹到后来就没了感觉,不只是疼的感觉,连活着的感觉也越来越淡。

他觉得他是心死了,不只是心,这些年,吴邪也早就死了,现在活下来的,不过是一具靠着妄想支撑下来的行尸走肉,是一具不忍周围人失望的躯壳。

如今汪家一倒,他连这躯壳都撑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要用完了。

是时候放弃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可就在那一瞬,就在他看见黑金古刀的一瞬间,他的心几乎一下活络如初,十年的沧桑刹那尽褪,他好像一下子变回了从前的天真无邪,坐在吴山当的小铺子里,在一个惬意的屋后,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一个命运的邂逅,一个改写他生命的人。

期待过后,最先恢复的就是痛觉,是这些年被自己强行麻痹的伤痛,无论身心。

一个声音在耳边告诉他:过不去了,永远都不可能过去,他忘不了。

他不敢忘,他也忘不了。

哪怕知道来到长白山,等待他的可能只是一具尸体,他也没办法不做点什么。

“小吴,天真?”

胖子的呼声在耳畔回响,吴邪深深吸了口气,让凉意充斥肺腑,这才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抄家伙,准备进山。”

“老板,帖木儿老大爷说了,这个季节不能进山,山神会发怒。”当地雇佣的伙计劝阻。

“我给你们双倍的钱。”

这并不是钱的问题,伙计有些烦恼。

“老板,不能……”

“哪儿那么多废话!”胖子在后头一通嚷嚷,“要钱不要?要钱就去准备家伙!又想要钱又想要命,哪儿那么多好事都让你赶上了!痛快点,不行胖爷再去叫别人,就不信有钱没人赚!”

吴邪这次出门,没有带太多人,就胖子和两个打下手的小伙计,一个叫坎肩,一个叫白蛇,这两个人各有各的绝技,是吴邪这些年信得过的心腹。另外的人都是重金在当地招募的,对外只说是给家中老人采参的孝子。

那些人听了胖子的话,有些惜命的就真的走了,留下来都是要钱不要命的。

吴邪要的就是这群人。

他接下来做的事,也许有去无回,那些还有所顾虑的人,不适合进他的队伍。

“胖子,你也留下。”

吴邪过来,看了这位真正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好兄弟,再严肃不过地说:“留下吧,我自己去。”

他已经陪伴自己走过了十年凄风苦雨,后面的事不应该再搭进来了。

胖子一怔,拍了他一下。

“说什么呢?”

他扭过头,被大氅裹得圆滚滚的身体走在了队伍前面,一步一步,踏得稳健。

 

 

吴邪一行人遇到暴风雪是在第二天傍晚。

队里的识途老马提前半个时辰察觉了迹象,早早将众人引入了一道山体的缝隙,有惊无险。据说这条缝隙是这条路上唯一的避风港,是雪山之神的仁慈,继续往下走,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地方了。

不知道当初张起灵上山的时候,有没有在这里停留过。

外面风雪呼啸,山洞里的众人围着火堆取暖。

胖子把酒分给吴邪,吴邪喝了一口,只感觉辛辣入喉,像用火烤完的刀子割着食管,感觉喉咙都没了。

“过了。”他龇牙咧嘴地道。

中原人有点受不了这酒的风情。

“不过不过,”队伍里的女真人笑道,“这种天气,就得喝这种酒,不然一不小心睡过去,就真的醒不过来啦。烈酒让人清醒。”

吴邪笑笑,不置可否。

烈酒只能让人沉醉,疼痛才让人清醒。他清醒十年了,这会儿如果再不成,是真想睡过去了。

胖子盯了吴邪一眼,干咳了一声:“天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哥不在这,你把自己搭在这,还有意义吗?”

到这里为止,胖子觉得,如果他们想回去,还是有机会的。

吴邪看了他一眼:“小哥在金岭吗?”

“什么意思?”

“他也不在张家,那我当了这十年的武林盟主,有意义吗?”

胖子无话可说。

“这件事,早就超过了意义本身。”吴邪说。

江湖事了,这一次他只想做自己。

最后一次,他召唤出了心底那个沉睡了十年的当铺小掌柜,做一件感情用事的事情。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张起灵就在这座山里,那么不管是生是死……生,他带他回去,死,他留下陪他一起。

吴邪在离开金岭前回过一趟吴山当,连后事都交代了,这事胖子偷着早就知道。他对着天看了一眼,又低头叹了口气。

“老板,你快来看这里!”

缝隙深处,突然有人喊道:“这有人来过!”

吴邪站起身,抖开了刚才那点儿多愁善感,冷声吩咐了一句“抄家伙,都机灵点”,随后朝着那人指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是一个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洞口,里面似乎别有天地。但是看洞口泥土的痕迹,的确有人出入过。

“里面会不会有人?”伙计问道。

吴邪抿唇:“进去看看。”

足迹是新的,人应该还没下山。

一个伙计率先跳了下去,下面不高,是一个天然的空洞。

“老板,下面没人……”刚说完,那人怪叫了一声,“不对,有人,有!”

胖子耐不住了:“到底是有人没人?怎么话都说不利索呢?”

那伙计似乎被什么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又冷静了下来:“有人,但不是活人,是个死人……看上去,好像死了挺久了。”

胖子心说不好,再想拦人,已经晚了一步,就见吴邪一矮身就跳了下去。

“天真!哎……你们几个留在上面,别都下去!”胖子说完,也跟着钻了下去,因着腰围的原因还被石头咯了一下,生疼。

吴邪走到伙计指的地方,接过火把,见深处的确躺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那是……

胖子一落地,就看到吴邪朝那死人冲了过去,赶紧跟上,还没等说话,就听吴邪道:“这不是小哥。”

语气笃定而冷静。

吴邪并没有胖子想象中的疯魔,只是一言不发地对着死人盯了一会儿。

“这人虽然穿得很像小哥,但看牙齿少说有七十多岁了。”吴邪虽然不知道小哥多少岁了,但是小哥的牙肯定比他好,好得不得了。

“那这人怎么会穿成这样,死在这?”胖子觉得这有点奇怪,简直好像是特意布置成这样,在这等他们的。

吴邪站起身,想了一会儿,又抬起火把照向四周。

他一边看,一边问坎肩:“我离开中原的时候,王盟没来送我,你知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好像是被黑瞎子带走去解决什么事了,对了,苏万的事,苏万有个特别熊的朋友,叫黎簇的,惹了事,王盟去当地协商捞人。”

王盟这些年跟着吴邪,在江湖上很有些名望,一般的地头势力都会卖他几分面子。

吴邪冷哼:“这点儿事用他出马?跑苏万那一趟半个月?”

胖子察觉到什么:“那小子怎么了?”

“找死呢,”吴邪把火把递给伙计,对着墙踢了一脚:“出来!”

 

 

吴邪这脚踢得很用力,墙上的渣滓直往下掉。

胖子一下就听出这声音不对来。

这他妈哪是石头,这是木头的声音啊。不对,刚才黑不隆东也没看清楚,这会儿众人才发现,这面墙根本就是假的,是用木板抹的泥。

吴邪一脚踢过去,里面的人被落下的土震了个灰头土脸,一个两个的滚了出来。这里面就有那个传说正应该在“帮苏万忙”的武林大总管王盟。

“吴邪!你他妈差不多得了!”

王盟叽里咕噜的滚出来,大概是气急了,胆子也大了起来,指着吴邪就开骂。

吴邪被气笑了,指着旁边的尸体:“你这样没意思。王盟,这么严肃的时候,别逗我笑。”

王盟抹了把脸,黑乎乎的,鼻涕混着泥,更可笑了。

“吴邪,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干!你从中原跑到长白山来寻死,别拖累别人!你把江湖上那些破事都丢给我算什么本事?我就是给你打工的,我不用为你卖命!”

吴邪看了他一眼,笑也没了,整个人看着有点阴沉。

“王盟,回去,做你该做的事。这事到此为止,让别人看见了你今后没法立足。”他看看地上的尸体,摇头,“别让我觉得把后事托付给你的我是个傻X。”

王盟咬牙,举起火折子,道:“吴邪,我在这里面埋了炸药,你现在离开,不然我立刻就炸死你。”

吴邪原本不耐烦的表情突然一变,火药味蔓延进他的鼻端:“你他妈真埋炸药了?!”

看到吴邪震惊,王盟有些小得意,尾巴摇了起来:“知道怕了?还不听我的!”

吴邪深吸一口气,破声骂了一句:“傻X!还不快跑!”

话音未落,山洞深处传来轰隆的巨响。

 

 

这条缝隙是采参人发现的,而后便成了来往的登山人驻足过夜的地方。这里之所以能躲避风雪是因为,这里的地是暖的。

据说这里的地下埋着温泉,不过泉眼在缝隙更深的地方,那里对于登山人而言已经并不安全了,也就并无人真的去探索。

这个地方的构造本就不算十分稳定,王盟带人下面凿了墙壁不说,又埋了炸药。吴邪不知道王盟把炸药埋到了什么方位,总之炸药被压力引爆了。

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哪儿弄的便宜货,这种不见火星的火药,他都不敢用。他还敢带到山里来,还真让他活着带上来了。

爆炸过后,山洞开始摇晃,奈何洞口太小,众人只能一个一个的往外爬。等到全部爬回地面,下面已然塌成了一个巨坑。而缝隙也因此被撤开了一个大口子,暴风雪直灌入内,火几乎瞬间就熄灭了。

风雪已经小了不少,但是这个地方是不能再待了,今天谁也别想好好休息。

得亏王盟放的火药分量不足,不然这会儿他们都得被埋了。

吴邪阴沉着脸对着王盟道:“赶紧,滚!”

等骚乱平息,王盟也知道自己惹了祸,只是看着吴邪的眼神激动之外还有些复杂。他看了看自己的人,伤得伤,残得残,咬牙道:“下山!”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风雪渐渐平息。

王盟临走前搁下狠话:“吴邪,你等着!别以为我怕你!”

看着凄凄惨惨又带着些奇怪的壮烈而离开的王盟的队伍,胖子想了想,道:“那小子弄了这尸体是想……”

吴邪转身走开。

“全员休息,天亮上路。”

说完,他朝缝隙深处走去,方才洞穴坍塌的时候,他好像闻到了另一种味道,这会儿想再去确认一下。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