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52)
[ 2018-6-9 21:27:00 | By: 宅水一方 ]
 

52

 

胖子当时想的是,如今吴邪正在专心致志地斗倒汪家,至少现在这个危险的时候,不能让他太激动。后来的日子,他也无数次想过要把这件事告诉吴邪,可惜一直没有特别好的时机。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瞒就是七个年头。

吴邪和汪家的斗争真正打响是在张起灵走的第四年,而这场角逐延续了五年。

据说汪家祖上和张家一样也非常有来头,两家人世世代代的博弈进行了一千多年,终于,到了吴邪这一代,张家人因为身体变化而选择了退回雪山。而汪家在中原的势力没了压制,便快速膨胀起来,终于露出了马脚。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庞大的家族会在吴邪的步步为营下,逐步变成了一盘散沙。吴邪甚至并没有和他们进行过哪怕一次正面的拼斗,张汪两家历来的斗争都是于无声中见血封喉。吴邪通过一步步的算计从汪家的一个情报点入手,最终瓦解了汪家整个中原的情报网,没有了情报,汪家作为一个家族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当最后一步计划完成,吴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次真的结束了?”

小张哥看看他,又转了回去:“是吧。”

“你们张家没有别的敌人了吧?再来一个汪氏家族,我可没有下一个十年跟他们斗下去。”

小张哥瞥了他一眼:“再来一个,我也不奉陪了。我又不是张家主族,我连一个麒麟都没有。”

小张哥身上也有纹身,只不过纹的是穷奇,凶狠威猛,不过跟他们家族长的麒麟比起来,不是一个等级。小张哥没怎么见过族长的麒麟,所以老是缠着吴邪给他仔细描绘。

吴邪开始很是不懂,这种事他为什么执着于问自己,后来才知道,原来小张哥听内族人说,族长的麒麟只有敦伦时才会出现。

这小子平时精得猴样,居然被这么忽悠了几十年,被吴邪喷了一通才知道自己被骗了。那纹身只要人体发热就会显现,小哥教他点穴的时候他就见过,那时候他俩还纯洁得不得了。

当然,后来也很纯洁,因为一路惊险,还没来得及不纯洁就分开了。

想到这,吴邪刚叹了半口气又生生梗住。

“这事结束后,张家人就由你来安排吧,可以的话,也不要再涉足武林了。”当年留下的张家人,虽然个个身怀绝技,但是多半拖家带口,否则也不会放弃长久的生命,选择与中原的家人同寿。

这些人其实早就不适合在江湖闯荡了。

小张哥在门口坐下:“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现如今这个武林盟主的头衔已经算不上负担,没了汪家,吴邪算是从网中挣扎出来了。

“我啊,我准备回我的小铺子,”吴邪想到什么,笑起来,“我得回去,我出来混了这么久,他要是回来,该找不到我了。”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他”是谁。

十年了,吴邪一次也没有回过吴山当。无论多少人跟他说,放下吧,张起灵已经不在了,他都听不进去,他总觉得也许小哥就会在铺子里等着他。

“吴邪,有一件事情,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看着吴邪执迷不悟,小张哥犹豫再三。

吴邪眼中带着疑问。

“吴邪,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想过,如果族长还活着,他……”

“他为什么不回来?”吴邪“嗯”了一声,“我想过,多半是又有什么不得了的事吧,他从前就是这样,等做完了就会回来了。”

小张哥停了一会儿,才道:“吴邪,早些年有件事我们都瞒着你。族长出事的第三年,齐家堂口的人,发现了……族长的刀。”

吴邪一怔,眉头随之深锁。

“黑金?然后?”

“黑瞎子派人把刀送了过来,被胖子拦了,那时候你一门心思在对抗汪家,他们都觉得你不能看见那东西。后来他们在发现刀的地方找族长的踪迹,几乎把地皮剐了一遍,惊动了我的人,我才知道这件事。我跟着他们一起找,但是一无所获,那时候我就觉得……吴邪,族长可能真的不在了。”

吴邪一动不动。

小张哥问的小心翼翼:“吴邪?”

吴邪站起来,表情渐渐恢复:“没事,都这么多年了,我还有什么扛不住的。走吧,我们去找胖子。”

“你——”小张哥有点不信吴邪能这么轻描淡写。

“他的刀啊……”吴邪走向门口,声音淡淡的,“别担心,我扛得住,有什么扛不住。”

找了他这么多年,蛛丝马迹都没有,哪怕只是他去过的地方,他用过的东西,他都想看 一看,摸一摸,哪怕每一点线索都指向万劫不复,也好过他一个人靠舔舐回忆过活。

“你们该早点告诉我的。”

 

只是一把刀而已,没了用刀的人,也就只是一块值钱些的铁——有什么扛不住。

十年了,十年,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这十年,他熬死了陈皮阿四,他瓦解了整个汪家,如今武林盟主和朝廷已经不再有关系,但是江湖上也没人敢不把他吴家小三爷放在眼里。

这十年,他做了这么多,他仿佛已经变成一个很厉害的人了,外头把他传的不像样。

这十年,他最讨厌的一句诗就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最爱念的一句是“江湖夜雨十年灯”,爱的恨的都是十年,想的念的都是一个人——这个人,走了十年。

十年了,吴邪没法麻痹自己。

能让吴邪心死的只会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把无主的刀。

当胖子将黑金古刀送到他手上,吴邪什么也没说,只是珍而重之的捧着刀回了自己房里,久久没有声响。

胖子因为这件事很是记恨了小张哥一下子,他觉得时机并没有成熟。这么多年吴邪从没有怀疑过他,他还可以再捂一阵子。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再过十年,不用你告诉他也知道了。”

“你不懂!”胖子恼火地道,“你们根本就不明白天真那点儿小心思。他就是觉得看不见就可以当小哥还活着,你现在让他看见了,他表面上没反应,其实心里已经恨死你了。啧,你快走吧,逃命去吧,别说胖爷不讲义气,没提醒你。”

小张哥一哼:“我不信。”

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吴邪,他觉得都十年了,吴邪连汪家都斗倒了,应该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来。

“不过,”他话音一转,“万一你说得是真的,我们也不能看着盟主这么消沉下去,我们得想一个办法帮他缓冲一下。”

小样,还是怂了不是?都改口叫“盟主”了。

胖子正要说话,却听吴邪房里传来“砰”地一声。

小张哥脸色一白,胖子已经一个健步冲了过去。

“天真!你可别想不开!”

 

 

胖子和小张哥赶到的时候,吴邪手里握着黑金古刀,人笔直地站着,面前的桌子却被劈成了两半。

胖子和小张哥面面相觑。

“天真,多大火气这是?你再怎么发脾气,也不能拿着小哥的刀劈小哥的桌子,你这样让他看见了,他更不敢回来了!”

现在劈桌子,等人回来怕是要劈人了。

胖子抢过黑金古刀。

吴邪蹲下身,从桌子的残渣里捡起一颗骰子。

这东西胖子认识。

“这不是你和小哥的定情信物吗?”

当年张起灵走的时候把骰子还给了吴邪,多少有点绝情的意味。而这颗骰子也成了吴邪的禁忌,胖子已经好些年没见过了。

上好的象牙骰子已经被黑金古刀劈成了两半,渣滓碎的满地都是。

居然是个空心的,胖子心说,当年吴邪到底年轻,收东西的时候没个明白人给他长眼,就容易被忽悠。他跟小哥纠纠缠缠这许多年,如今却发现连个定情信物都是假的,心里怕是难受,这才气得把骰子给劈了。

吴邪掰开一瓣碎片:“胖子,你看。”

只见那骰子空心的内壁上,竟夹着东西。

胖子也是一愣:“这是……纸?我X!拿假货就算了还往里面充纸?”

吴邪的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骰子:“不可能。”

胖子拍肩:“没事,谁年轻时候不眼瞎个几回,小吴,这事不丢人。”

“别乱说,这是我们张家的手艺。”小哥道。

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的小张哥捡起另一半骰子:“这骰子是后来被人切开,又合上的,其实还是有痕迹,只不过不容易发现。小把戏,张家的小孩儿都会。”

“你们张家卖假货起家的?”胖子觉得自己好像扒出了张家的黑历史。

“你才卖假货,这是张家传递消息的手段!”

吴邪却突然喃喃自语起来:“这骰子的材料是我亲自挑的,上面的点数是我自己刻的……”

他和小张哥对视一眼,突然伸手去扒骰子内的纸屑,心急如焚,又小心翼翼。

小张哥似乎也明白过来,帮着吴邪把零零碎碎的纸屑扒出来,最终在震惊中拼出了一张小小的纸条。

六个字。

——长相守,到白头。

 

 

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但还是能看出内容。

吴邪喃喃道:“是小哥的字迹……”

胖子似乎也被吓了一跳。

“这、这是啥意思呀?小哥这是给你写了一首诗吗?”

吴邪比他想像中冷静,他仔细分析了这张字条,半晌,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是小哥不会平白无故留这几个字给我的,他一定是想向我传递些什么。”

“有没有那么玄?”胖子问小张哥,“你们张家还有什么习惯,一起说了,别让我们在这瞎猜。”

小张哥想了一会儿:“张家的信息都是给指定人的,别人拦了也看不懂,我帮不上忙。”

他转头:“吴邪,这是族长留给你的,你再想想,有没有什么线索?”

万一真就是族长诗兴大发写了首情诗什么的,他们这些外人破解着也尴尬不是?

吴邪盯着骰子,仔细回想着事情的始末。

骰子其实一直在他身上,贴身保管着,也把玩过无数次,可是这东西太小了,如果是黑眼镜或者小花,甚至赌博行家的胖子,可能一下子就能摸出骰子的门道——偏他谁也没给看过。

吴邪觉得自己有点傻了。

当初他的身边也有很多汪家眼线,万一小哥是想告诉他点什么,用这种方式是非常可能的。可是十年前的他,太过感情用事,凡事都想不太深,只知道沉浸在儿女情长里,他可别是耽误了重要的事吧。

“天真,你仔细想想,既然是针对你的信息,也许这里面有什么内容,是我们不具备的,只有你有的特质。”胖子道,“我觉得小哥不太会难为你。你就想想,你最想知道什么?如果是你,直接看了这句话,会怎么解读?”

我最想知道的……吴邪心说,我最想知道的当然是他在哪儿。

“长相守,到白头。”吴邪对着纸条念了一遍,“长——白——”

小张哥却是猛然一悟,与吴邪异口同声:“长白雪山!”

 

Re:【瓶邪】武林盟主(52)
[ 2018-8-11 12:22:00 | By: 访客8c61Vj(游客) ]
 
访客8c61Vj(游客)“别乱说,这是我们张家的手艺。”小哥道

差一個字差很多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