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51)
[ 2018-6-8 18:51:00 | By: 宅水一方 ]
 

51

 

白云苍狗,白驹过隙。

山寺晨钟乍起,鸟雀惊飞,卷起枝头乱颤,花影凌乱,此间芳菲正盛,恰是人间四月天。

一行人顺着石板路走走停停,总算看到了隐藏在崇山之间的古刹一角飞檐,从这里走过去,大概还要半个时辰。

胖子弯着腰,气喘吁吁地喝了口水,又把水壶甩给后面的人。

“王盟,你小子是不是诳我呢。你们家盟主真在这上头?”

“胖爷,沿路你也不是没看见张家人,要不是老板在这,张家人能把这里围得密不透风?”跟着吴邪几年了,王盟还是改不了口,别人都叫吴盟主,小三爷,只有他还一口一个“老板”的叫吴邪。

“不见得。天真这些年很是长进,如今就算没了张家的保护,寻常人也动不了他。这次大动干戈,极可能是有什么阴谋。”胖子拦过王盟,“说,天真是不是想要声东击西,把敌人的目标引到这个庙里来?我可告诉你,我跟你们老板什么关系你是知道的,这都是跟外人打的马虎眼,跟我用不着来这套,你提前告诉我计划,我好配合他。”

王盟快哭了:“真没有,老板就在上头,黑爷也在,你上去自己问他们不就好了。”

胖子吭哧吭哧地喘着上台阶,他一路抱怨没停过,但是脚步也没停过,也不知道是真的不信,还是路上无聊,只能逗王盟玩。

去年,陈皮阿四被手下黑吃黑倒台,这一门一蹶不振,九大世家其余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吴家一边。王盟自打放弃了看铺子,选择跟吴邪混迹江湖,因为替吴邪出面的事情多了,如今在江湖上也小有些名望,不再是人人可欺的小伙计。可是对于老板这几位朋友,王盟始终是尊重有嘉,不敢摆一点儿谱。

有时候气急了,王盟对着吴邪都能骂两句大不敬的话,但是对他们,他没这个胆。

武林盟主这个位置的权威这些年远不如当初,但是威慑力尤在,寻常人也并没有想不开的跑来惹事生非的。朝廷对江湖如今的平衡似乎也很是满意,再没有提过缉拿张起灵的旧事……吴邪的脚跟总算站稳了。

当然也有不服气的人,上门找茬的人,这些事情从没停过,最终被九大世家一一化解。众人都说新任的吴盟主是个人品极好的人,结交了一群动一动就要牵连整个江湖动荡的至交好友。人在江湖,武艺,智慧,人品缺一不可,吴家小三爷在前两样算不上出众,但是贵在为人义气。这人大多数时候圆润通达,脾气和蔼,少数时候却是狠厉果决,你很难想像这个总是温言软语的和气少年生气的样子,可这个少年确确实实凭着过人的江湖义气,一步一个脚印地站在了武林顶端,为众人所心悦诚服。

三年了,时间就夹在这时而轰轰烈烈时而平平淡淡的江湖大事小情中溜走。渐渐的,吴山当的小掌柜已被众人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吴家这辈里最杰出的小辈,张家亲自选出并心甘情愿辅佐的新武林盟主。

吴邪在道上的名望已然不可与三年前同日而语。

胖子看看同样汗流浃背的王盟,叹气:“盟啊,我觉得你们盟主变了。”

也不知道这位爷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王盟累得半死不忘回头小意伺候:“胖爷这说哪门子话?谁不知道我们老板的兄弟,您胖爷独一份,没二话?”

胖子掐着腰,看着逐渐清晰的古刹,道:“不只,以前,你们盟主连出了感情问题,都是找我商量的。你看,自打他拜了瞎子为师,就换了闺蜜了!”

得咧,感情你们还争这个呢。

“不能,哪儿能啊,老板的最爱绝对是胖爷您,什么黑眼睛白眼镜都得靠边站!”

说完,没来由地,王盟就觉得脖颈一阵清凉。

他站定脚步,抬起头向寺门口望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袍子的痞子不伦不类地站着,黑色的镜片上反着寒光。

我去……这么远,听不见吧?

正寻思着,黑眼镜侧过脸,嘴角似笑非笑。

王盟干咳了一声:“黑爷好!”

“胖爷宝刀未老,爬这么高的山还有心情调戏后辈。”黑眼镜笑嘻嘻地道,“不瞒您说,我这几年很是改过,已经极少欺负这小子了。”

王盟在旁干笑:“黑爷就是爱开玩笑,哈,哈哈……那什么你们聊,老板还交代我别的事,二位自便!”

看着一溜烟逃命的王盟,胖子回头,不见外地坐在古刹前的台阶上,就着阴凉歇口气:“怎么回事?之前不说的好好的,这次你俩能搞定?”

“搞得定,事情我们搞得定,但是我搞不定我徒弟,这个得你来搞。”

胖子忙摆手:“可别乱说,我和天真可纯洁了。除了小哥谁搞得了他,你想让天真不作死,那简单,把小哥行踪交出来,保证他再不折磨你。”

“啧!”黑眼镜眉头凝了起来,“敢情我说话就没人信了是吧?是,当初哑巴走的时候,是和我见过一面,让我带带吴邪,别的什么也没说,我真不知道。”

黑眼镜觉得这辈子还没经历过这么闹心的事,这哑巴,临走前还坑了他一把。

“真没有?那你当初顾弄什么玄虚?还说什么欺师灭祖的,我都差点儿信了。”

“高人不都这样嘛,”黑眼镜甩了甩拂尘,赶走几只蚊子,“我徒弟那时候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也看见了,这不怕他撑不过去才搞点噱头。”

胖子想想当年吴邪知道小哥生死未卜时的反应,也信了些。

“一晃也三年了,那按你说,咱小哥如今到底是……”

黑眼镜脸色也是一沉,摇了摇头。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只是个半仙儿,张家人都不是普通人,他算不出来,一点儿门道也摸不到。

遥想当年三兄弟齐聚的日子,往事去而不返,胖子心里也不是滋味。

“不说这个。这次请胖爷出山是什么事?”

“出了大事,你必须来,我拦不住他。”

“什么事?”

“吴邪出家了。”

 

 

“天真哎!”

寂静的古寺内,一声大嗓门划破天际,在此惊动了林间鸟雀。

胖子一路小跑穿过寺庭,来到宝殿之上,见吴邪一身僧袍,正和一群僧人商量着些什么。而看清了吴邪那颗没毛的脑袋,胖子当场哀嚎了一声。

“胖子?”

吴邪对于他的出现似乎有点意外,“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胖子不管不顾地拽着他就要走:“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头发呢?你这算怎么个意思?你不愿意在张家守寡就说一声,胖爷我带你杀出去,用不着遁入空门啊!”

“啧,扯什么呢?”吴邪划拉开胖子那只在他脑袋上乱摸的爪子。

“我没出家。”

“没出家?那你这是……”

吴邪没理会他,回头对着身后的方丈施以抱歉的表情,然后对胖子道:“佛门圣地,不得喧哗,我们换个地方说。”

吴邪领着胖子到了后院的禅房,两个人坐下,吴邪又慢吞吞地给两人泡了茶。

“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你尝尝。”

吴邪最近很是醉心茶道,他觉得自己的心很久没这么安稳过了,庙里是个修心的好地方,连老方丈都说他有慧根。

“完了完了,我看你越来越像个真和尚了。”胖子端起茶牛饮了,“到底怎么回事?瞎子说你要出家,谁也拦不住。”

吴邪白了一眼:“这种当也能上,越活越回去了。”

“我本来是不信,但是看了你这脑袋……就差戒疤了。”胖子不服气道,“你不出家,你剃头干嘛,难不成想要拿自己头发给小哥编个发套?我给你讲,你就算编了,小哥也不会戴的……”

见胖子越发没个正经,吴邪只觉得自己在庙里这半个月修炼的心境全数破功。可是一想到张起灵,想到当初他走的时候,竟是连头发都白了……若是他愿意回来,自己剃个头发又算什么,头都不要也可以。

胖子自知说错了话,干咳一声转移话题:“那个什么,说说吧,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挖个坑,等着人来跳。”吴邪说,“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追查当年的事。”

这些年来,随着吴邪的长进,他渐渐也发现了很多漏洞。当年的事,张家被朝廷针对,小哥被新帝通缉,他的不得已而出面,这一系列的事,就像有人在暗中操控,逼迫局势向不好的方向演变。

一开始吴邪觉得这是巧合,可后来他发觉没这么简单。在他担任武林盟主的头几年,这种感觉尤为明显,好像一直有人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引导他去做每一件事情。一开始,吴邪觉得是朝廷的眼线,可后来跟朝廷官员的几次接触,让他发觉朝廷本身对武林的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视。

新帝早就知晓张起灵的身份,那时隔多年,他为什么突然起了杀心?会不会这件事,其实并非朝廷的本心,而是有人在背后像引导他一样在引导皇帝?会不会这件事并非是针对张起灵,而是针对整个张家。

有人不想让张家继续和朝廷之间的平衡维持下去,甚至在张家主族回雪山的路上,也经受了好几次并非来自朝廷的狙击。这是后来回归中原的张千军万马告诉他的,三年前他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不进入雪山,回到中原和小张哥会和,如今就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情。

他这才知道,多年来,张家一直有一个暗中潜伏的敌人,对方和张家一样,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吴邪不敢肯定这支力量在当年的事中起了多大的作用,但是这支力量直接导致了小哥的身体状况提前崩溃,如今又想要掌控他和现在的中原张家,他不能坐以待毙。

“你查到什么了?”胖子到底是老江湖,立刻就意识到不简单。

“很多,”吴邪说,“我查到了很多事,大的小的,看起来凌乱而没有联系,却从四面八方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而这些事的背后都与一个姓汪的氏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暂时不知道他们为何做这些事,但我知道他们下一个目标是我。”

“这跟你出家有什么关系?”

吴邪道:“我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们相信,我掌握了一个重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和他们有关。”

他出家这件事,一如胖子一般,大多数人是想不通的。他要的就是对方一瞬间的迷惑和探究。

这个汪氏家族的人遍布中原,看起来杂乱无章,实则跟张家一样,从方方面面影响着江湖乃至朝堂,而他们的意图似乎比起本身就无欲无求的张家也更野蛮些。他们在这件事上吃了太多的亏,这一次吴邪要主动出击。

没有局,他就做一个局,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棋子,而是纵观全局的统筹者。

“你有多大把握?”胖子想了想,觉得这事太玄了。但是他也不敢全盘否定吴邪,因为大多数时候,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吴邪的感觉都意外的灵敏。

“我没有把握,但是我相信我的推断。”吴邪一如既往道,“如果我的猜想都是真的,那么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阴谋,我没有办法立刻让这些人认输,只能从长计议。而我今天的目的,就只是让这些人从幕后站到台前来。”

“你觉得是,那就去做吧。”胖子拍了拍吴邪,“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吴邪把计划和胖子通气后,便回到宝殿继续未完成的戏。

胖子在后院禅房溜达了一会儿,又回到门口去,只是走的时候,他身上背了一把刀。刀身被仔细地包裹着,看不出样式,胖子走的时候特意避开了门口,所以吴邪也没注意什么。

到了林子里,胖子对着一颗大树踢了一脚。

树干摇了一会儿,黑眼镜从树上跳下来,看到胖子身上的刀,怔忪。

“啧,我叫你去看看他的反应,你怎么给拿出来了?”

“还反应?得亏胖爷我机智,一路转移话题,趁他没看见,把刀换出来了。”

黑眼镜沉默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

胖子把包裹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通体寒光的黑金古刀,只是握着这刀,就似乎还能看到这柄刀的主人当年挥动它时神鬼莫敌的场景。

“还不是时候,不能让他看到这个。”胖子叹了口气,“才三年,不够天真从这事里走出来。”

黑眼镜懂了他的意思,也是为难:“这刀在我手里半年了,我私底下也派人顺着发现刀的地方找,但是没有一点音信。吴邪现在越来越精了,没那么好骗了,堂口的事瞒不了他多久,他忙完这阵子就会知道我们在沼泽里找到了哑巴的刀。”

“不行,”胖子十分坚定,“我们都知道当年的日子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全靠一股念想。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斗汪家。汪家和小哥有仇,为了给小哥报仇他也不会倒下,因为他心里始终觉得小哥还活着,但是这刀一出现,他立马就得崩溃。”

张起灵向来刀不离手,这事江湖上不少人都知道。

黑金古刀是从沼泽里捞出来的,沼泽里尸骨成群,万一小哥真在那里头……别说天真,他也是小哥的兄弟,他都有点扛不住。

从前还能偏偏自己,如今看到这刀,他们都觉得是凶多吉少了。

三年了,他们亲眼看着吴邪从一个普通的小掌柜蜕变成江湖上为人称道的领头人。但是他们也都知道,吴邪心里有一块儿不能碰触的软肋,动一下,他这个人就完了,这几年撑起来的,顷刻就会崩塌。

不管怎样都得让他相信,张起灵还活着。

“继续找吧,不是没捞到尸体吗?”胖子道,“东西我先拿走,能瞒一阵是一阵,至少再过几年,再过几年……会好的。”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