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9)
[ 2018-6-4 17:12:00 | By: 宅水一方 ]
 

49

 

第二天中午,吴邪见到了胖子,和意外出现的瞎子。

“什么?什么玩意?!”

胖子的大嗓门为张家古宅带来一片烟火之气。

“你要留在金岭?”胖子一脸的扼腕,“天真,小哥只是走了,不一定就不在了,你不用急着给他们张家守寡吧?!”

吴邪眉毛用力地一跳。

他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回顾很多东西,从小到大的,有吴家的,有和小哥之间的,还有这一路上的兄弟伙伴们的,所有的,用力地想了一遍,然后决定就此封存。从今以后,他不是吴邪了,他要成为一个全新的人,一个有能力站在上位控制局势的人。他不能再喜形于色,不能再草率冲动,不能再任性妄为,他的每一个眼神都要淡定,每一个决定都要审时度势,每一句话都要谨慎,每一个行为都……都是扯他妈的蛋!

只要这颗胖子在这里,多深沉的人都得破功!

吴邪恨恨地削了胖子一眼:“你他妈能不能说点正常的内容。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一刻的凝重肃穆,我他妈酝酿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我茅房都没敢上,就怕破功!你厉害,一句话就让我憋不下去!”

他做了一个多么严肃的决定啊,他的人生就要转折了,如果他的人生是个勾儿,那么很可能这个决定之后,明天,后天,或者半个月之内,他就要死了,被所有觊觎这个位子的人五马分尸。

如果是这样,他希望他死得有尊严,他要做一个正儿八经的武林盟主,而不是被别人指着墓碑说,看到这个人了吧,这个人是个二货,后来他死了。

“你可得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自己都不信这个事,还能怪别人大呼小叫,这个锅胖爷我不背,不背。”胖子说着,却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没有要走的意思。

黑眼镜也早坐在另一边,还跟一闪而过的小张哥打了个招呼,一脸熟悉——他跟张家人打过交道,认识几个人倒也不奇怪。

“小三爷,我觉得你做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决定。”他笑呵呵地说,“找死的人我见得多,但是花式这么惊悚的,你是第一个。”

连着两重打击下来,吴邪有点难受。

事实如此,态度是一回事,实力又是一回事,他现在很有态度,可是实力一分也无,他拿什么去压陈皮阿四那种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

他看了一眼黑眼镜,没好气:“你不要笑我,吴家老五齐家老八,当初约定的时候大家都有份,我只是比你靠前点儿,有你嘚瑟的时候。”

“那不会。”黑眼睛摇着桌上不知道谁的扇子,笑得痞帅痞帅,“九门的约定有时限,你是最后一个了。吴盟主,收个好尾,可别给咱们前盟主丢脸。”

吴邪咬牙切齿。

他一直觉得很奇怪,他们都说自己这个盟主是顺位来的,齐解霍这三家也就算了,排名靠后,可是他吴家第五,陈皮阿四老四,按说自己不该在他们前面。难不成这顺序是从后往前排的?

而瞎子告诉他,不是,是抽签抽的。

当时因为怎么算都不太对,干脆交给了天意。

——他可去他娘的吧,天意就是最后一定要恶心他们老吴家一下。

“行了,不开玩笑,天真,你认真的?”胖子问。

“再真不过。”吴邪想了想,对着二人道,“这到底是小哥的家人,是小哥母亲的家族,既然事情到了我身上,我想试试。”

“那你有个想法没有?你别告诉我你就是一头热血。你三叔那边,吴家里头,你都想好了?”

吴邪静默半晌:“吴家有二叔顶着,我就算冲到前头,也不会动摇根本。何况对吴家而言,我出头反而是好事。至于我三叔,只要这事昭告武林,他再来抓我也没有意义。”

“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不等到昭告武林,你就凉了?”

胖子森森地露了一排牙,吴邪打了个激灵。

“……你们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武功,教教我?”

“噗。”瞎子笑出声,胖子做了个“完蛋”的表情。

吴邪恼羞成怒:“万事开头难,不管怎么样都得先在这些危险中苟活下去,之后我肯定会好好学的!”

胖子也努力正经起来,推了推黑眼睛:“快别笑,给想想办法。你们齐家不是会算命吗?有没有什么可以撒豆成兵的妖法,教教我们天真!”

“屁的妖法,你把你那三十多式‘大喜掌’教给吴邪,我保证他活到一百岁。”

“我那是少林正统,是出世的功夫,天真情债太重,练不了。”胖子对着吴邪使眼色,唾沫横飞,“我们瞎爷多厉害啊,跟小哥都能过上几招没落下残疾,这事还得你来。”

胖子在瞎子肩上拍了拍,苦口婆心:“救救孩子吧。”

瞎子心里早就知道怎么回事,看态度也并不是真的要不管,他坐在太师椅上摇头晃脑地把马屁听够了,才道:“这事也不是不行,不过咱们得约法三章。”

“第一,打架的事,你得听我的,不能质疑。”

“行。”吴邪心说这没问题,他本就不在行。

“第二,你得叫我师父,拜师礼不能省。”

“看不出来你是一个这么重视繁文缛节的人。”胖子震惊。

黑眼镜有理有据:“有些仪式能省则省,比如洞房,我们可以省了拜堂直接进入这一步;有些不能,比如拜师,万一省了,哪天徒弟把师父灭了,你都没地方骂他欺师灭祖去。”

吴邪想了想:“这个事,我觉得得考虑场合,如果我当了盟主,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我这么叫你不合适。这样,初一十五?”

“行。”黑眼镜也不挑剔,“第三条,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准欺师灭祖。”

“……”

吴邪一怔,狐疑地看了看黑眼镜。

“你是有多怕我灭了你?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你是不是已经背着我做了什么需要我欺师灭祖的事?”

黑眼镜坐正:“并没有,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走了。”

“我答应你,但是……”吴邪狐疑,“你最好没事瞒着我。”

黑眼镜笑了笑,不再多说。

 

 

这一来,吴邪算是正式拜了师父,但是武功这事非一朝一夕,吴邪半点底子没有,怎么教是个问题。而眼前还有一件火烧眉毛的事,那就是怎么让吴邪应对上门惹事的武林中人。

“这个简单,胖爷我在山下摆个擂,不服气的就先来和胖爷打一场,若是胜了我,才叫他上山。”

这是个办法,胖子路数刁钻,寻常人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如果九门的人来了,胖子怕是挡不住。

“胜了胖子,便再来会会我。”黑眼镜笑嘻嘻地接了拜师茶,“我是九门中人,在此拦路也算名正言顺,若是再赢了我……”

吴邪紧张起来,等待下文。

“若是连我也输了,徒弟啊,你就从后门跑路吧。不跑也是等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吴邪一拍桌子,想要说别开玩笑,话道嘴边却说不出来。

不是开玩笑。

要是胖子瞎子都不成,他估计也得玩完。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人?”

众人正愁着人手,就见千娇百媚的解家名角儿踏进张家门槛,举手投足仿佛都带起一阵香风。

“哎呀,”小花掐着腔调婉转嬉笑:“若是这个戴眼镜的不行了,我身为吴邪的发小,老九门解家的新掌事,倒是可以勉为其难地挡上一挡。”

“小花!你怎么也来了!”

吴邪欣喜,正要迎上去,就见小花身后又伸出一颗戴着莹润珠花的小脑袋,小姑娘眼睛亮得星星一般。

小姑娘摇着头,学着老学究的步伐,唉声叹气道:“哎呀,若是这个唱戏的也不行了,看来就只能由我这个九门霍家新任当家的女中豪杰,来帮上吴邪哥哥一把啦。”

“秀秀?你们……都知道了?”吴邪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

解雨臣上前拍了拍他,一秒变脸:“怎地?不欢迎,好兄弟当了武林盟主,咱们自然要早早来拜会,晚了怕是排不上号。”

霍秀秀也抱了个江湖儿女的礼,英气又调皮:“吴盟主,霍家有些家事耽搁,来晚了,莫要怪罪。”

“我知道你没回吴家,就大概猜出你会在哪里,只是没想到你还真就站出来了。”解雨臣叹了口气,“虽说也不准备劝你,但是还是感慨,你这脾气,倒是跟吴家三叔一个样子。我爹走前叮嘱我说,吴解两家同气连枝,吴家有难,解家必不会作壁上观。不过……即便没有这个,兄弟一场,总不能看着你死。”

见这情景,胖子乐了:“来得好,来得妙,天真,我看这下有戏。”

吴邪明白他的意思。

张吴齐解霍都在这里,老九门齐了五门,上九门的二月红是解雨臣的师父,丧偶后不问世事多年,半截李只和朝廷打交道,黑背老六无后,现在棘手的就只有陈皮阿四了。

这是个亡命之徒,他今天的一切都是刀口舔血得来,是九门中最执着于权力和欲望的人。如今他找不到小哥,必然会下黑手。想到在别院养伤期间,吴邪一阵胆寒,如果不是解家和三叔照应,怕是自己连这里都到不了,就被陈皮阿四半路截胡了。

“别太沮丧,”胖子倒是很乐观,“这事倒也不是毫无办法,你看,陈皮阿四年纪不小了,几次行动都是派的手下,我看他是老得出不了门了。你这么年轻,怕什么?咱们就在张家躲着,熬死他!”

吴邪瞪了胖子一眼,这什么馊主意?

不过胖子说对了一点,陈皮阿四年纪很大了,未必执着于武林盟主之位,他追杀自己,多半是想追究终极密卷的下落。

“陈皮阿四方面你们不用担心。”

说话间,小张哥带着一个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进门来,在门外,还跟着一些眼熟的眼生的张家人,男女老少皆有。

“老族长临终前叮嘱我们协助你,雪山一族离开中原后,我们这些人会留在这里。有我们在,张家老宅,甚至是金岭整个山头,绝非什么人想进就进。因为,我们有千军万马。”

千军万马?

吴邪凝神,却见小张哥身后的小道士站出来,年纪轻轻,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他一拱手,自我介绍到:“敝人不才,略通奇门遁甲之术。祖上是长白采参人,后师从茅山张尊者。到我这里刚好是第七代。介绍一下,敝姓张,名,千军万马。”

张千军万马。

敢情是这么一个“千军万马”!

这酸楚的名字不知道是谁起的,看着后面几个人,吴邪突然都不敢问名字,万一问出一堆什么张王权富贵,张大漠孤烟,张花红柳绿的……吴邪怕不知道怎么缓解尴尬。

庆幸——还好小哥不是这个系列的。

 

Re:【瓶邪】武林盟主(49)
[ 2018-7-6 23:54:00 | By: 访客aga(游客) ]
 
访客aga(游客)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富贵儿乱入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