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武林盟主(47)
[ 2018-6-1 19:31:00 | By: 宅水一方 ]
 

47

 

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吴邪心中是有一些动摇的。

和张起灵经历了这么多,心智上他早已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吴山当小掌柜。

他不怕前路险峻,不怕寂夜独行,可偏偏他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团迷雾。他就像一个盲人,凭着直觉独自行走,耳边却不停地有人告诉他方向。可是他们不是自己,他们怎么知道他到底要去哪里?他目不能视,如何寻找离他而去的人?

他知道自己选择来张家这件事在外人看来有多么愚蠢,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几经艰险磨难,命都丢了半条,他如今还在这里,他心里还有执念,他未必真的就那么容易死。

老者道:“其实,张海客也算不得骗你,这是最快帮你从吴家脱身的方法。我知道,你想说吴家是你的家人,他们并不会害你。这不错,但是你知道的事情太少了,而你的爷爷,你的二叔,包括张起灵在内,他们都想替你做决定,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让你一辈子执行一个他们觉得‘对你好’的决定。”

吴邪沉默。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但是张家与他们立场不同。”老者道,“张家不在乎你的好与不好,不会替你做任何决定。这是因为这件事,若非你心甘情愿去做,便没有意义。张家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你对我们来说是一条捷径,但非唯一一条。”

如果说“姜还是老的辣”,那么张瑞桐恐怕早已经是一颗老姜精,单是气味就能呛死人。这甚至都算不上一场谈判,双方都有筹码,那才叫谈判,可人家说了,我们也不是非你不可,只是顺路找你谈谈。但是我给你的,却一定是你想要的,所以被动的是你。

以他老头儿的资历,是根本不屑于跟他炫耀这些浅显的谈判技巧,又不是张海客之流的嘚瑟主儿,所以他说的十成是真的。

吴邪点头:“好,您说,我听,听完了,我自然会做决定——我自己的决定。”

 

 

张瑞桐的故事起源于一个人,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以至于他的故事才讲了开始,吴邪便有“怪不得”之感。

秦汉时期,求仙问道之风鼎盛,秦皇大一统之后,更是不遗余力遍寻天下长生不老之方,先有仙山寻觅,又有徐福东渡,秦灭后,汉高祖刘邦论功行赏,按级颁爵,允张良自择齐国三万户。张良辞授,自请留地,受封留侯。摒弃人间万事的张良自此开始专心修道,钻研黄老之学,又有说张良退隐留地后便随赤松子云游,直至寿终正寝。

到这里为止,便是世人皆知的历史,并无特殊之处。然而吴邪却忍不住猜想,这个神秘莫测的“张家”,莫非与留侯张良有关?

老人说,事实上,无论在哪个世代,所谓隐世,激流勇进,大多是对外之词,如果没有后患之忧,没有眼前之虑,放着好日子不过,谁会非要去吃苦呢?

人心太难揣测了,共苦的兄弟未必就能同甘,何况是君臣。“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为了不重蹈彭越韩信等功臣的悲剧,张良这一步棋可以说走的非常明智。但是,汉高祖也并不是一个傻瓜,他会不明白张良的用意吗?

所以他准了张良的要求,同时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他交给张良一件事,才答应了放他走。

这件事,即便做不成,也没关系,但总归要去做,并且不可让他人知道。

吴邪心中又了个猜测:“难道是……”

天下已定,朝野安宁,新的帝王马上就和从前的皇帝一样,不可避免地奢求起另一样东西。一个人,当身居高位后,往往已经经历了人世间太多的坎坷,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惧怕困难,也充满自信,唯一害怕的,就是时间。

时间的流逝可以抹杀掉一个人所有的优势,当年多骁勇睿智,日后多老朽糊涂。如果一个人拥有了无限的时间,那这大千世界,又有何惧?而这件事,交给张良似乎最为合适。

一来张良遁入修行,二来张良远离政治中心,他有的是时间干这件听起来有点不靠谱的事,三者张良若将这事透露出去,他随时可以杀之。

“难道张家其实是留侯后人?”

张瑞桐并没有回答,继续说起故事。

留侯接到这份差事,哭笑不得,他醉心黄老,深知天命率性,长生虚妄,但是高祖开口,这事他没得拒绝。张良于是请教好友赤松子,赤松子是个得道高人,笑说这有何难。他让张良对高祖说,秦始皇海上寻仙山,毫无结果,因为秦始皇寻找的方向是错的,所以我们不能走他的老路。真正的长生不应该在海上,反而应该在山上,因为高山才是最接近神仙的地方。雪山之顶常年云海缭绕,那才是修仙之地,若有长生之法,必然在此处。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赤松子这一套是不是在忽悠人,总归他们是说动刘邦了,于是张良和赤松子便秘密带着人往西走,向当时所知道的最高的山的方向而去。

此后,张良就再也没有回来,后人都说,张良与赤松子是成仙去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张良与赤松子却是在雪山寻道了一些东西。

雪山之顶,云海缭绕之地……吴邪揣测着:“雪山一族?”

难道张良和赤松子最终在雪山上真的发现了长生的秘密?

“留侯其实并没有留下子嗣。张家来自四海八方,皆是那时追随留侯之人和赤松子的弟子。而后这个庞大的族群一直隐居雪山,但是也从未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外界对我们统一称呼为,雪山族人。”

所以,张家果然就是雪山一族,而雪山内与《桃花源记》的情景又不相同,并非“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相反,因为留侯的身份地位,这个族群一直与俗事的政权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联系,历经各个时代,绵延千年。当然,这其中有些政权接受他们,有些拒绝,中间发生了很多事,但张家始终这样延续了下来。

“这太荒谬了,”吴邪忍不住道,“老人家,我没有瞧不起你们张家的意思,但是你凭什么让人信服呢?那么些个皇帝啊。”

当皇帝的,哪个不是刺头?

“因为留侯在宾天之前,为张家留下了足以立身千年的本钱。”

“长生?”吴邪想起了这老头的岁数。

张瑞桐摇头:“这只是其中之一。张家祖上的确曾经无限接近于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但是并没有得以延续,这种‘长生’是有代价的,远不如你想像得美好。这涉及到张家另一个秘密。你只需知道,张家人的特殊是雪山赐予的,离开雪山越久,他们越接近于常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特质已经在逐渐削减。我的爷爷活了500多岁,而我只能活一半,你看,我已经这么老了,快要死了。这种衰减一代胜过一代,到了张起灵身上,几乎已经没有了。”

因为张起灵的父亲并非雪山一族。

“没有了?可是小哥……”

“他的‘长生’来自于他的奇遇,与雪山一族无关。白玛生产的时候,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所以张起灵几乎已经没有了雪山族的特质。在我们看来,张起灵的状态更像是生了一种病。”

吴邪心说我看你更有病,你们张家一家子大概都有病,几代人就为了活着而活着,也不看活成什么样子。

“张家被朝廷重视,最初也许是被长生吸引,但更多是因为张家世世代代累积的人脉和知识。张家人活太久了,知道太多事,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皇帝怕这个,却又毫无办法,只能制衡,不停地和张家人做交易。”

而来到中原的张家人在发觉自己得天独厚的的体质正在衰减时,也感到惶惑,这些年,内族的人越来越不愿意和中原往来,张家的信息网开始收缩,许多事已经脱离了控制。外界的时间流逝飞快,让他们害怕。中原张家留下的人,多半是血统不纯粹,或者扎根中原,无法说走就走的这一批。

如今,由张瑞桐率领的最后一批血统纯粹的雪山一族,也要离开了。但是中原的皇帝不会轻易让他们走。

“你们想回去隐居?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雪山才是我们的源头,我们终将回到那里。而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是包含张家在内的九门与如今的皇族的交易,得有人承担起来,否则我们走不到雪山,就会被朝廷拦堵。”

“什么意思?”

“当初先帝与九门立下约定,朝廷与江湖分立,在野张家为尊,但盟主由九门轮坐,此约三十年为期。这样他得到了九门在民间的力量,又得到了张家的辅佐,同时以九门与雪山一族进行制衡,是以九大世家的人才不遗余力地帮他稳定江山。”

“但现在不同了,天下已定,朝廷不再需要一个民间的‘武林王’,所以新帝暗中资助九门中的一些人,想要武林陷入内斗。原本在张起灵担任武林盟主期间,张家主族最后的人就会撤离,由他和朝廷做最后的周旋和交涉,他的身份也最合适。但是现在他不在,盟主之位就只能按照九门的约定延续到吴家。”

“当初你爷爷狗五金盆洗手的时候,并没有撤销这个约定,因为他觉得张起灵完全可以在三十年内解决这件事。所以他们用一些东西和张家交换了你的自由,这才有了张海客。但是现在事情有变,张起灵生死未卜,张家为你培养的替身也不愿意干这件事了,只能你自己来。”

“老人家,”吴邪抹了一头的汗,“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

怎么这武林盟主的头衔,听着像是献祭似的?!不是他谦虚,这东西是他想当就能当的吗?

张瑞桐笑笑:“意思就是,从你开始,武林盟主背后不再有张家支撑,也不再有朝廷认可,能当多久,能做成什么样,都只有靠你自己。”

轰隆一声,吴邪好像听懂了。

——张家的人撤了,先帝和九门的约定不作数了。等朝廷发现雪山一族人都跑了,肯定要发作,这时候得有个倒霉蛋出来顶事,这个人,大概叫做吴邪。

 

 

吴邪被气笑了。

他爷爷不在了,所以承诺不算数;小哥生死未卜,没有人帮他再扛起一片天,护着他的人都走了,所以他们都来欺负他。

“老头儿,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答应你啊?”难道因为他看起来特别敬老?

张瑞桐笑:“因为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吴邪僵住,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想到张起灵,心缓缓沉了下来。

“想想你的朋友,张起灵生死未卜,解家霍家风雨飘摇,齐家只剩一个空壳。九门下一代里只有你吴家还好一些,出了一个吴二白,给你吴家称起一片屋檐,这可以成为你的本钱……你有了人,有了权力,你才能做想做的事。否则即便张起灵今天没死,明天也还是会死,因为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谈何去救人?”

“吴邪,你想改变,你想拯救,你就得变成另外一个人,现在这个你不行。因为你是吴邪,是吴家人,所以你天生有这一个机会,要不要在你,能不能把握住也看你自己。当然——”

“你也可能在登上这个位子的第一天就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但是我并不在意。在意你的人只有你的朋友亲人,而他们的命运最终也可能取决于你。你搞砸了,他们也别想好好活着。”

“朝廷已经下达了对张起灵的格杀令,只要我现在上书,说张起灵已死,你是新任武林盟主,是张家选出的继承人,锦衣卫自会被召回,也不会牵连吴家,你自己考虑。”

周周转转,这才是张家人的目的。

他们需要一个替死鬼,朝廷需要一个傀儡,而他,出身世家,弱小,无能,受制于人,再合适不过。

吴邪啊吴邪。

年轻的小掌柜看着那明黄的折子,第一次痛恨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弱小?

 

你为什么这么弱小。

在你有限的二十几年人生中,为何只是耽于做一个平凡的小商人。你若有小花那样的智谋,兴许早就看清这件事的真相;你若有胖子那样的豁达,大概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你若有小哥那样的武艺心智,谁又敢欺负你?你哪怕学三叔称霸一方,像二叔运筹帷幄担起整个家族,甚至像父亲一样听从家里的安排,做一个岁月静好的读书人,都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吴邪。

没有了家里的纵容,没有了三叔的宠溺,没有了小哥的护航,你就像一块板上鱼肉。

张家要他担下的哪里是什么盟主宝座?那是断头台。

武林人士听从盟主的号召是因为张家背景强硬,张起灵武功高强,没了这些,他有什么?只要他上位,一旦有半点露怯,陈皮阿四第一个就会来杀他。

这个江湖对他原来满是恶意,怪不得小哥不让他参与,吴家要将他隔离。因为一旦走出一步,后果便不是他一人能承担的。

吴邪沉默半晌,道:“给我一天时间考虑。”

 

  • 标签:瓶邪 
  • Re:武林盟主(47)
    [ 2018-8-28 12:52:00 | By: 访客vBRd72(游客) ]
     
    访客vBRd72(游客)46不見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武林盟主(47)
    [ 2018-7-2 15:01:00 | By: Kuguri(游客) ]
     
    Kuguri(游客)請問,似乎少了(46)的內容...
    不過忍不住全部先看完了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