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5)
[ 2018-5-29 21:46:00 | By: 宅水一方 ]
 

45

 

他还不能回家。

当吴三省警告他的时候,吴邪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吴邪了解他三叔,江湖人的脾气大多都有些古怪之处,吴三省也是如此。吴三省跟二叔吴二白不一样,吴二白不会跟你说“我在开玩笑”,“我骗你玩”这样的话,因为即便是他随口的“玩笑”,他也会说到做到;而三叔最喜欢满嘴跑火车,十句有九句是假的。可是这一次,三叔显然连个谎儿都不愿意给他编,对他的问题直接避而不答,这太不像他的性格。要么那人不是他三叔,要么这件事情吴三省非常重视,以至于自身出现了细微的反常而不自知。

况且,在这样周围人立场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他回到家也许反而会给家里带来麻烦,所以吴邪改变了注意。

但是,这不代表他信任张海客。

养病的这段日子他想了很多,在那些忍受无尽痛苦的日子,他只能靠回忆过活。他一幕幕地在脑海中回放着这些日子的点滴,每个人,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眼神。吴邪总是用这些来提醒自己,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早已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连小哥也有事情瞒着他,即便是胖子,恐怕也会有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那些隐瞒并非全都出于恶意,有些甚至出于一种体贴和保护。

但这种体贴和保护未必是他所需要的,这也是他铤而走险的原因。

亲人、爱人、朋友,会以爱之名将他隔绝于真相之外,敌人却会向他亮出獠牙。他已经不想再被蒙在鼓里,无论张海客的目的是什么,那一定与吴邪想知道的事情有关。事到如今,吴邪已经不觉得还会有什么更坏的结果,如果他注定与这件事,这些人所纠缠,他至少要知道真相。如果没人告诉他,他就自己去找。

吴邪看了看上头,知道潘子很快就会等的不耐烦了。

他看向张海客:“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说出的你想法。”

“我们不需要时间,我们紧紧需要一个交易。”张海客微笑,“现在,脱衣服。”

吴邪一愣,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个警戒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脸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真不是什么没好的体验。

张海客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不是个好地点,但我们动作快点儿,就不会有人着凉。”

吴邪深深地觉得自己被调戏了,不过他这时候没什么心情回应张海客的调侃。因为他很快明白了张海客的目的,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身体力行地告诉了他这个计划——张海客开始脱衣服。

“你想跟我互换?”吴邪明白了他的意图,“那你怎么办?

“你还有心思担心别人?”

“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败坏我的名声和名节。”

“你放心,我的名声比你好多了。为了替你解围,我不得不放弃武林盟主这么有前途的身份,去扮演一个背着家里跟男人私奔,作了盗墓贼又被锦衣卫追杀的通缉犯,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委屈。”

说完,他又看看吴邪:“话说,你还有名节?那族长动作有点慢。”

吴邪竖起了中指:“有没有人说过你嘴巴很贱?”

“海杏说过。”

那小姑奶奶总算说对了一句话,吴邪白了他一眼,开始脱外衣,递给张海客,同时接过他的:“互换身份之后,我该怎么做?”

“你去金岭张家,到了那里,该做什么你会知道的。”见吴邪面露疑问,他补充道,“这是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连这点能力都没有,那么在后面的计划里你也就没用了。”

吴邪皱眉,看来他把自己推进了一个比想象中更艰难的境地。他有预感,张海客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可以尽情坑他的机会。

“要是我被拆穿了会怎样?”

“他们会送你去见张起灵。”张海客一偏头,“你该知道,他们都默认张起灵已经死了。”

吴邪冷哼了一声,别过头,不想再听他鬼扯。突然,他又想到一点:“胖子还在队伍里,你骗不了他。”

“你也骗不了海杏。”张海客道,“我这里有一本书,是她的手札,你给她看,她就不会揍你了。当然,如果你其实喜欢被揍,你也可以看里面的内容。”

吴邪本想报以不齿,但是想了想,又问了一句:“有和你们族长相关的吗?”

张海客回了他一个很无聊的眼神。

“你是不是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暗恋张起灵?”

 

 

吴邪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那问题有多蠢,基本就等于问张海客,你相好对我相好有没有什么看法,张海客没揍他,不容易。

话说回来,对于扮演吴邪这件事,张海客似乎游刃有余,潘子对着张海客丝毫未觉有异。吴邪躲在树后看着张海客扮成自己的样子跟着潘子离开,待他们走远,才松了一口气。

除了张海杏的手札,张海客还很厚道地给吴邪留了不少路费。吴邪拎起颇有些重量的包袱,按照张海客说的,并没有即刻动身,而是回去了别院。

他并未指望张海客能隐瞒太久,张海客显然小瞧了身为一方势力头目的吴三省,只不过如今情况特殊。解家别院依江而建,下了山走几步便是渡口。三叔既要回家,必然要一路南下,吴邪要去金岭,则需沿水路北上。只要张海客骗得了吴三省上船,那么即便三叔发现了他的踪迹,想调转船头追上他也已是不能了。

吴邪在别院逗留了两日,待第三日清晨,他才起身渡江。上岸后,他用张海客给他的银两雇了快马,加鞭前往金岭,五日后终于到达金岭。算一算,比他预计的时间还早了两三日之多。吴邪没有立即上山,而是在附近的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对外直说自己是往来南北的小商贩。

时值傍晚,吴邪吃过饭,便叫小二烧了桶热水来。浴桶中水气氤氲,熏得屋里都多了层暖意。时逢冬日,越是往北天气愈寒,吴邪连日赶路,侥幸未遇风雪拦阻,却也羁旅劳顿。他担心三叔会追来,一路不敢耽搁,直到此处,才有工夫好好洗个热水澡。

微烫的清水蔓延过身上的每一寸毛孔,水温无声的按摩着吴邪连日来紧绷的神经。吴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安逸地享受了一会儿,脑子又不受控制地思索起眼下的状况来。

当初他答应与张海客互换身份只不过是为了脱离家里的掌控,如今虽然因着小哥的事情到金岭来,他却也犹豫愈深。其实对于张家人,吴邪心里很是打怵,他之前在张海客面前只是故作镇定,毕竟张家人的厉害他是见识过的。小哥面冷,却也只是待人疏离,待他就更不用说了。其他张家人则不然,那日武林大会,在场张家人在那样混乱的局面下皆淡定自若,虽彰显大家风范,却也未免叫人觉得少了些人情味,便是那看人的眼神都好似在睥睨凡人,他们只关心鬼玺的下落,家族的传承,对于张起灵的死活毫不在意。

冬日天寒,水冷的很快,一起冷下来的还有吴邪的心情。没了泡澡的兴致,吴邪自浴桶里站起来,带起水花波澜。突然,门外一阵喧哗——

“姑娘,这位客官现在不方便,您不能……”

“滚开!姑奶奶现在就要见人——张海客,你给我出来!”

“当啷”一声,门板应声而开。才刚从水里站起来的吴邪只觉得一阵冷风吹入室内,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待看清来人——

“啊啊啊啊啊——!”

“闭嘴!叫什么叫!姑奶奶还会非礼你不成?”

吴邪立马护住重点部位缩回桶内,脸色别提多好看。然而那大摇大摆进屋的姑娘却坦荡的好似爷们一般,见吴邪这样子,只怔忪片刻,便要走过来。

“拦住她!快拦住她!”吴邪大惊失色,“海杏姑娘!有话好说,你别过来!”

张海杏愣了一下,随即冷笑:“原来如此。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上次的事儿咱们好像还没了对吧?”

“你别过来!别过来!你你你……再过来我要喊人了!”

“你叫啊,这回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张海杏撸起袖子显然就要不客气。

“非礼啊——”

看着眼前一团混乱,店小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不太对。年轻的公子在浴桶里花容失色惊声尖叫,眼前的大姑娘气势汹汹好似恶霸地痞,原来世风日下,我朝阴盛阳衰竟已至此吗?

眼见小公子香肩半露泪眼朦胧惊得快要从桶里翻出去,店小二慌忙上前劝阻,却被张海杏随手一挥就甩出门外。

“这没你事了,出去!”

“姑娘,有话好说,这不太……”

张海杏只回头瞄了一眼,店小二顿时一个激灵,留下一连串“是是是小的这就滚”,然后连滚带爬地逃出客房。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恨不得把自己埋在水里的吴邪和盛气凌人的张海杏二人,气氛紧张至极。

 “吴邪,好久不见了。”

张海杏皮笑肉不笑,吴邪打了个冷颤,颤声赔笑:“海杏姑娘,冤家宜解不宜结,上次多有得罪,我给您赔不是了。”

“赔礼?”张海杏依旧在笑,一双杏眼不住地在吴邪脸上打量,看得吴邪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吴邪想起上次他与乱斗中误打误撞地摸了张海杏的……他顿时脸色一红,结结巴巴地道:“上次的事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要是实在觉得被占了便宜,大不了我让你摸回来,但是能不能让我先穿上衣服,我上次也是穿着衣服摸的……”

“再说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嘴!”

张海杏手一挥,把衣服丢给吴邪:冷哼道“快穿,别浪费姑奶奶的时间。”

拿到了衣衫,吴邪总算松了口气,只是扭扭捏捏始终不敢大动作。张海杏等得不耐烦,催促道:“磨蹭什么?不是给你了吗!”

“可是你这样……”这样直勾勾地看着让他怎么穿?

张海杏却不太有耐心:“怎么,你还打算姑奶奶服侍你穿衣?”

得,人家姑娘都不在意,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吴邪咬牙,“哗啦”一声从浴桶起身,下一刻便被迎面飞来的硬物狠狠地抽歪了下巴。

张海杏手里拎着吴邪的另一只靴子,脸色通红,骂道:“无耻!谁叫你站起来了!等我背过身再穿!臭流氓!”

@#@#@……!!!

吴邪揉着鼻子,一句脏话堵在喉头,敢怒不敢言。

啊呸!到底是谁流氓啊!

 

 

收拾妥当,两人又叫了壶热茶,在店小二诡异的目光下重新坐定。张海杏此番已经不再用眼神打量吴邪,吴邪却在心里后知后觉地叫了一声糟。

他这才反应过来,张海杏进屋的时候嘴里嚷的名字是张海客,却在见到他第一眼就改口叫了吴邪。可见张海杏来此地是为了与张海客汇合。虽说他早知道自己就算穿着张海客的衣服也瞒不过张海杏,却没想到没穿衣服也会被一眼识破。张海杏对他的出现似乎并不怎么意外,就不知道他对张海客的计划知道多少,又在他的前路里扮演怎样的角色。

“别琢磨了,你想什么我都知道。”张海杏依然毫无疑问地占据着主导地位,“既然你答应了我哥,接下来我会带你进入张家,至于怎么做,做得如何,就要看你本事了。”

吴邪一惊:“你要带我上麒麟岩?”

“严格地说,我会带你进入张家内部,毕竟你现在的身份是张海客,是名义上的武林盟主。”

吴邪注意到,这个“名义上”蕴含了很多层的意思。从张海杏的口吻来看,张海客虽然对外暂代“武林盟主”之名,但和张起灵不同,他并未被授予实权,至于为何会如此,吴邪不得而知。不过此时此刻,对于冒充张海客的他而言,这可算不得好消息。假冒黑道头目也就算了,还要假冒一个没权没势的傀儡头目,简直是找死。

吴邪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是合作,我的所作所为对你们也不会全无影响,你说清楚,我才能做到心里有数。”

“不,”张海杏否认,“你想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只要你进了张家,你的事就和我们无关了。”张海杏笑了笑,“吴邪,不要以为你是在替我哥担风险,他替你受的可比这多了去,这是你欠他的。”


————

0v0好久不见。

 

Re:【瓶邪】武林盟主(45)
[ 2018-5-29 22:41:00 | By: 访客0GWi0M(游客) ]
 
访客0GWi0M(游客)表白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