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4)
[ 2018-5-29 21:44:00 | By: 宅水一方 ]
 

44

 

吴邪张大嘴巴,以为自己听错了,同样目瞪口呆的的还有胖子。

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转为滑稽,这种鬼话从张海客嘴里说出来,吴邪突然觉得他比自己更像“天真无邪”了。

吴邪转过身来,用平静的语调道:“胖子,我突然觉得你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这个人不只爱虚张声势,脑袋也有问题。我们不该和他纠缠下去了。”

胖子盯了张海客一会儿之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神叨叨地把吴邪拉到一边:“小吴,这不对劲儿啊。”

“张家的人什么时候对劲儿过?”吴邪白了他一眼。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包括闷油瓶在内,张家人人格上多少都有些缺陷,这个张海客一开始挺正常,一点儿也不像张家人,吴邪还以为他是个特例。现在看来,这个人不是性格有缺陷,而是脑子有缺陷。他千里迢迢来抓他,居然是为了要他去当武林盟主?!不是张海客疯了,就是他疯了,要么就是全天下都疯了。

胖子瞪了他一眼:“你仔细想想,武林盟主是个什么差事,就算张家满门脑子都不正常,也不至于对你一个不会武功的小掌柜死缠烂打,对不对?”

“会不会是因为我很有内涵?”

“呸,胖爷也是一代猛男,他们怎么不找我呢?”胖子不屑地道,“况且,这么一件好事,为什么你们家人从来没跟你说过,还要找个冒牌货来替你接班?依我看,这武林盟主没这么简单,张海客八成是捅了什么篓子,找你当替死鬼。他说的话大概也是真的,他的确是‘有求于你’。”

胖子一席话说的十分在理,他和张海客原本就是分毫不差的一张脸,若真如胖子所说,那张海客“让位”这件事就变得不那么难以置信了。吴邪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再看向张海客也就更多了几分防备。不料这一回头,吴邪却是吓了一跳。

他们身后空空如也,大门敞开,外面是漫天大雪,哪还有什么张海客?

突然,胖子叫了一声“糟”,吴邪回神,见胖子皱眉道:“我们被张海客算计了!外面有人,这小子在这里拖延时间,八成就是他报的信儿!”

这院子如今四面八方都是耳目,胖子不敢轻举妄动,低声问:“天真,现在怎么办?杀出去,赌一把?”

“胜算有多少?”

“十成。”

吴邪一惊:“那还等什么?!”

“十成我们死!”

这胖子,死到临头了嘴还在那贫。小吴掌柜瞪了他一眼,开始推测眼前的形势,并且忧伤地发现,在这种武力差距过大的前提下,阴谋诡计之流起不到太直接的作用。对方有备而来,打算瓮中捉鳖,他和胖子就只能在这院子里当王八,这时候要是小哥在就……吴邪一怔,心里一沉。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瞎子的话言犹在耳:如今已经再没有一个张起灵会来保你,小三爷,你得靠自己。

他得靠自己,吴邪坚定了一下心神。

眼下他们唯一一条活路就是——

“胖子,别出去,再等等。”

“等什么?等死?”胖子准备开干,却被吴邪拦住。

“张海客说了我三叔他们也在来这里的路上,我们先按兵不动,这是解家宅子,他们不敢随便进来。”

突然,门外传来喊杀声。

胖子虎躯一震:“你说错了,他们敢。”

“不对!”吴邪愣了一下,突然也顾不上危险,直直往门外跑去。

他冲到门口,大喝一声:“三叔!”

 

 

门外黑压压地围着一伙人,为首的正是他从年头就不见了踪影的三叔吴三省,而刚才造势吆喝那一嗓子“杀”的,毫无疑问是他后面的伙计,三叔手底下最有名的“刀子”大潘。和他们打起来的是另一伙人,远远的吴邪看不太清,正要走近,却见吴三省已经迎了过来。

吴家三兄弟,一穷二白三省省,他和这个三叔是最亲的。这一次吴三省出门大半年没有音信,吴邪又经历了这么多大事,乍见亲人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吴三省还算平静,确认吴邪平安无事,似乎松了口气,随后抬手对着吴邪后脑拍下去:“臭小子!”

当初吴邪要出来开铺子,家里都是反对的,是他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又扬言在他的地盘上没人敢惹事,这一次回去他非要被老二损死不可。

吴邪被数落惯了,只是揉着后脑傻笑,并不往心里去。看着眼前的一片乱局,他突然想起张海客说的话,三叔来了,看来他说的不全是假话。

“三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邪问道,“这些人是要干什么?”

两方已经不打了,远远的,潘子正在和那些人对峙,说什么听不太清。

吴三省冷哼一声,淡淡地道:“只是些小毛贼,没事。这大院藏在荒山里,连个护院都没有,解家那小子也敢让你自己留这儿,心够大的。”

毛贼?

吴邪和胖子面面相觑,心下不禁存了疑。他刚才偷空已经看见了华和尚的禅杖,那些分明就是陈皮阿四的人,吴三省不会不认识。

吴邪皱眉,刚要开口,却是胖子上前去搭话。他跟吴三省是旧识,这会儿简单打了个招呼,道:“三爷,既然是山贼,押给官府就是,大潘还在那废话什么呀?”

吴三省哼道:“王胖子,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历来江湖事历江湖了,扯上官府像什么话?传出去让人笑话我吴三省不懂规矩。他们若识相,我自不会赶尽杀绝。”

胖子哈哈一笑:“还是三爷仗义。”

胖子这一插嘴,让吴邪顿时明白了,显然,他三叔有事瞒着他。正如吴三省预料,那些人并未纠缠,也不知道潘子出面说了些什么。三叔的出现显然在华和尚等人的预料之外,看来陈皮阿四没有亲自出马,否则三叔这出戏决计唱不下去。

大难不死和重逢的喜悦很快被更多的疑虑压了下去,并非吴邪不信任自己的亲人,只不过……也许张海客的话始终对他有所影响,越是观察,吴邪就越觉得三叔有些不对。由于大雪封了山道,车马过不来,他们只能徒步走下山去。这段路并不崎岖,只是道路窄细,又覆上厚厚的积雪,走起来要慢上一些。叔侄俩队伍中间缓缓地走着,胖子给吴邪使了个颜色,自己去跟潘子套话。

吴邪偷瞄了一眼吴三省,状若无事地问道:“三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小花让你来接我的?他也太大惊小怪,我就受了点小伤,正准备回铺子呢。”

“臭小子,还跟我装?”吴三省瞪了他一眼,“在外面惹了那么大的事,真当我不知道?”

吴三省似乎很是生气,又想动手,看吴邪吓得脚下一个趔趄,在雪地里摇摇晃晃的样子,到底没有真打下去,只是嘴上埋怨的真切。

“大侄子,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三叔我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明着跟官兵作对,你倒好,直接惹得朝廷动了锦衣卫。现在铺子被烧了,人也被你放跑了,锦衣卫还在到处追捕你们,眼看要查到吴家,你倒是说说你要回哪儿?”

吴邪连忙拍马屁:“不是还有三叔你嘛,这点儿小事,您老出马,一定能摆平。”

吴三省瞪了他一眼,道:“胡闹!你知不知道张起灵是什么人?”

“知道……一点。”吴邪支支吾吾地说。

“我看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秘药,就脑袋一热跟人出生入死去了。”吴三省甚至还瞥了一眼胖子,嘀咕道,“就看你这一路上结交的人,就不会有好事,没一个省油的灯!”

“三叔,这么说你知道的挺多的?那你知不知道,之前小……张起灵武林盟主当得好好的,锦衣卫为什么突然要来抓他?”

“这跟你没关系,不该问的别问,”吴三省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否决了他的问题,“大侄子,不管你是有意无意,真傻还是假傻,这件事情上你惹得麻烦已经够多了。这件事过段时间风波自会平息,我们家在朝中还有些人脉,你二叔平时打点着,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现在只要你老老实实回家呆着,有人问你,就说你没离开过吴家。”

“什么?”吴邪大惊,“你们真要把我关起来?”

吴三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叫把你关起来?只是教你在家闷上一阵,风头一过就会放你出来。”

“一阵是多久?”

“不久,三年五载吧。”

“还不久!都够生好几个孩子了!”

“你想生孩子?可以啊,叫家里给你物色适龄的姑娘,你奶奶和你娘巴不得呢。”

吴三省话说得很轻,吴邪却陡然升起了紧张感,他太了解他三叔了。三叔如果打他骂他,那多半是盛怒中,消气就没事了;三叔对他说重话,那多半就是真的严重,但是总归会有解决的办法;然而吴邪最怕的却是他这种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的态度,那多半说明这事就是板上钉钉,再无余地了。且不论张海客所说的是真是假,吴邪至少可以确定,吴家绝对会不会支持他接下来要做的事,甚至会尽全力干预其中。

山脚快到了,吴邪已经远远望见了三叔的车队,他此行大概带了二十人,在这样的队伍里,想要搞消失可没那么容易。如果他要改变主意,眼下到山脚这一小段路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

手掌在无意间紧握,吴邪静默一会,突然道:“三叔,你们先走,我去解个手。”

吴三省一挥手道:“憋着,这附近不安全。”

“这有点强人所难。”

吴三省白了他一眼,回头道:“潘子,跟着他。”

吴邪表情扭曲:“不至于吧?”

“少废话,不去拉倒!憋着!”

“……”

在最后一个路口,吴邪忸捏着脱离队伍,转而走向较为偏僻的林子。没走几步,潘子就道:“小三爷,用不着走这么远吧?三爷的车队还等着呢。”

“潘子,是这样的,”吴邪干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道,你也知道,我爹是个读书人,自小对我比较严格,像解手这种事,周围有人的话不太……”

潘子被他逗笑了:“我懂,还害羞上了,咱背过去,你尿吧。”

吴邪干笑两声,背过身去抖了抖衣服。他往前又走了两步,雪很深,走起来摇摇晃晃,前面有个不算陡的斜坡,积雪大多滑到了坡下,露出些许光裸的土地。

潘子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问道:“小三爷?”

“就来,就……啊呀!”吴邪向前走,脚下一滑,顺着雪坡滚了下去。

潘子听到声音,立刻赶了过去。

“小三爷!小三爷?你没事吧?”潘子一边喊一边往下走,却听下面传来吴邪幽幽的声音。

“我没事!不小心滑了一跤!”

声音挺正常,不像受了伤,潘子松了口气,道:“小三爷!你等着,我下去找你!”

“别!你别下来了,我自己能上去!你等等我!”

潘子一听,停下脚步,又往下望去,可是白茫茫一片,也不知道吴邪在什么地方跟他喊话,他怕和吴邪走散,便道:“好!那你快上来啊!”

吴邪又应了一声,见潘子果真没有下来,这才松了口气。他抖了抖身上的雪,回过头,对着树后说道:“出来吧,都跟了我们一路了。”

熟悉的声音自树后传来:“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这段路便毫无意义。”

“我当然不相信你。”吴邪道,“但是你有一句话说得并不错。”

“哪一句?”

“你说一旦进了三叔的队伍,我再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虽然我还不清楚这里面的缘由,但我三叔的确有这个本事。”吴邪说着,直视树后走出的那个不能更熟悉的身影,“张海客,你留了这张纸条给我,是不是断定会再找你?”

和吴邪全然无二的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不尽然,对我而言这也是一次赌博,赢面不高,赔率却很大。”

扯他妈蛋。

吴邪冷哼,这根本是一次稳赢的赌局,因为只要是关于张起灵的事,他一定会追查到底。

———————————————————— 

闲言少叙,更新。还有一章。

 

Re:【瓶邪】武林盟主(44)
[ 2018-6-12 21:37:00 | By: 太太我们爱你(游客) ]
 
太太我们爱你(游客)我没看错吧!!太太更新了!!!天啊!等了四年!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