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2 21:18:00 | By: 宅水一方 ]
 

42

 

承诺是一件很难的事。张起灵不只一次地骗过自己,隐瞒过自己,但吴邪依然愿意相信,张起灵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他的意识越来越飘渺,眼前闪过许多往事,时而是小哥决绝而去,时而是小哥温柔待他,他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只能听见耳边强有力的心跳。他们就这样在天边相依相偎,吴邪默默地期望这一刻能够永恒。

突然,一声刺耳的叫声传来,吴邪听见有人大喊“他们在这里”,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似乎有很多很多人将他们围了起来,吵着什么“圣旨”,什么“格杀”,吴邪想叫张起灵快走,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力气。身体和灵魂像是分开了。张起灵让他靠在一边,在他的额角抚了抚。

“别走太远,”他极轻柔地说,“待他们偿还了你的血,我便来找你。”

张起灵起身,手中的黑金古刀已然握紧,一阵冷风吹来,刀锋生鸣,似刀下怨魂声声索命,叫人心中生寒。

张起灵微微抬眸,眼中再无任何情绪。

风止,刀动,鸣声绝。

佛说,世间本无魔,魔由心生,魔由心灭。

张起灵曾是一具空壳,无我,无心,无众生相。那时他还不曾体会到世间最真挚的感情,他不知母亲的守望,不解友人的倾力,不懂恋人的痴心……而今张起灵有了一切,又在一夕之间一无所有。

佛也是人,佛有了心,就成了魔。

在正史史册之中,无名山一战并未留下只字片语,但是后人对这一战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张起灵狂性大发,血洗了无名山;也有人说张起灵不费吹飞之力便解决了朝廷的重重围剿;还有人说张起灵死后,尸体依然挥动黑金古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然而无论哪一种说法,有一件事都无需置疑,那就是无名山一站,被派遣搜山的一百五十余名锦衣卫高手——无人生还。

那一日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张起灵浑身被鲜血染透,宛如自地狱而来的恶鬼,誓死守护着身后早已死去多时的同伴,不许任何人踏进一步。似是苍天也受到了感应,一道闪电之后,山火骤生,熊熊烈焰烧尽了这一片修罗地狱。由于火势凶猛,山下的人根本无法靠近,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周围的天空都被烟云笼罩。浓烟三天三夜方才散尽,当人们终于得以进山时,已经连一具完整的尸骨都找不到。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一场灾难中,任何人都难以逃出升天。

对于张起灵,人们更愿意相信,曾经的武林盟主早已被仇恨抹杀了心智,坠落成魔,在为同伴报仇雪恨之后,便随着那场大火一起,回归幽冥地狱。武林盟主的传说自此画上句点,江湖上再无张起灵其人,也没了张起灵身后执著追随的身影。他们的故事就像掌中的细砂,当风起时,便飘散天地,洋洋洒洒,再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庄生晓梦。

“他”大概睡了一百年那么久,也做了一百年的梦。

梦里有个叫吴邪的人,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却莫名地被卷入江湖仇杀。好在有个不爱说话的小哥一直保护着吴邪,但是小哥得了一种怪病,吴邪为此很伤心,于是他和小哥定下永不相忘的誓言,之后……

之后吴邪就死了。

“他”看见铺天盖地的红,那是鲜血的颜色。在不知名的山顶上,沉默的青年为了保护吴邪,与很多人厮杀,他的手断了,胸口被开了一个洞,浑身鲜血,却还是守着吴邪,怎么都不肯退后一步。

“他”感觉到心很疼很疼,“他”想说,别管吴邪了,你快走吧,逃命去吧,吴邪已经死了。可是青年眼里只有吴邪,根本听不见“他”说话。“他”低下头去看,才发现自己的心上也破了一个洞,那里面却不是血,黑洞洞一片,血肉模糊。原来青年每受一处伤,“他”身上也会多一处,他们都是一样的。

最后,沉默的青年抱着吴邪的尸体一动不动,“他”也走了过去。可是每靠近一步,他身上的伤口就倍加疼痛。但“他”还是无法停下脚步,他觉得自己该和青年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直到大火吞噬人间。

快走,快走……小哥……张起灵!

突然,被称为“张起灵”的人抬头,他像是突然看见了自己,眼中一阵惊讶。他的口型微动,似乎在说什么,他说——

猛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卷走,“他”拼命挣扎,却还是离青年越来越远。

小哥,小哥……张起灵!

“小哥!”

吴邪猛然睁眼。

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房间,雅致的布局和价格不菲的陈设,看得出屋主人是个颇有讲究的人。门口放着一个与房间风格不相符的炭盆,里面烧着暖暖的炭火,时不时溅起一些火星,让屋里的空气有些闷。突然,门板被推开,微微带来些凉气。有人动作小心地进入房内,却在看向床帐的一瞬间怔忪,又露出惊喜的表情。

“吴邪,你醒了?”

吴邪讶异。

“小花?”

解雨臣对他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他不紧不慢蹲下身,拨了拨盆里的炭火,道:“醒了就好,你睡的够久的。我还以为我爹留给我的保命丹也救不了你了。”

吴邪脑子还晕沉沉的,问道:“小花,怎么会是你?这是哪里?我记得……呃!”

突然,血红的颜色遍布脑海,追杀,惨叫,伤痕,还有漫天的大火……记忆汹涌地涌向吴邪脑海,他痛苦地扶住额头。

解雨臣见状不禁皱眉:“吴邪,你才刚醒,不要想……”

话音未落,吴邪猛然抓住解雨臣的手,激动地问道:“小哥呢?小哥怎么样了!小哥他——咳咳!”

见吴邪情绪激动,解雨臣忙帮他顺气,又道:“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他没事!那黑面神像个怪物一样,哪有那么容易死,倒是你,为了他连命都没了!”

听到解雨臣这样说,吴邪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气息也平稳了许多。

“我找到你们的时候你已经断气了!我把我爹留给我的参王续命丹喂了你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倒好,一醒来就问他!”解雨臣佯装埋怨。

“我……”吴邪被说得哑口无言,顿时内疚地低头,可是心里又实在放不下张起灵,“对不起小花,我太激动了,那……那小哥现在在哪里?”

看着发小那执著的小眼神儿,解雨臣受不了地投降:“行了行了,他就在隔壁,我叫他来见你!”

突然,门外闯进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丫鬟,急匆匆地道:“九爷,九爷不好了!”

“你九爷好得很。”解雨臣回过头,在小丫鬟头上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说了多少次了,做事别慌慌张张的,什么事?”

小丫鬟慌乱地行了个礼,才道:“九爷,张大侠他走了!”

解雨臣刚要说话,却听“噗通”一声,回头见吴邪已经从床上掉了下来。

他不顾解雨臣和丫鬟的搀扶,反而捉住小丫鬟的袖子,焦急地道:“他……他去哪儿了?!”

“这……奴婢也不知道。张大侠只叫奴婢将此物交给吴家少爷,便向北走了。”

看到掌心之物,吴邪脑中竟是一片空白。

突然,他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猛地推开解雨臣和小丫鬟,冲向门口。

“我去找他回来!”

“吴邪!”解雨臣望着不要命的发小,叫又叫不回来。最终他狠狠地叹了口气,匆匆吩咐了一句“跟上”,便追着吴邪出了屋。

 

 

——为什么?为什么!

吴邪被激烈的情绪冲击着,早忘了身上的伤痛。他不要命地向北跑,不料没跑几步就来到江边。看到眼前的景象,吴邪忽然怔住。

寒江清雪。

这个时候江面还没有上冻,但是江边已经被薄雪覆盖。他记得他们逃亡时候还是深秋时分,遍地枯叶,如今却已经寒风瑟瑟,冬意凛然。

他竟是昏迷了许久,久到冬天都已经来了。那小哥呢?小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他如今岂不是……

吴邪摊开掌心,那张起灵还给他的象牙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怪不得你要走,你终是忘了,连同这“相思”一并忘了。

刹那间,他感觉到身体的力量都被抽空了,吴邪脱力地跌坐在地,面对寒冷的江水,竟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一叶扁舟缓缓划过,舟上背对他坐着一位白发老翁,一身蓑衣,一顶斗笠,佝偻着腰,似垂钓一般闲坐在船上。

天色阴冷,这天气并不适合行船,渔人不该不懂得这个道理。难道……是有人要渡江?

吴邪心中一紧,他极力向船舱望去,奈何里面遮得严严实实,看不到一点人影。

“老丈,您是要渡江吗?”吴邪强撑着起身,大声问道。

渔翁没有动,像是没听见他的话。

吴邪又问道:“老丈,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年轻人,身形和我相仿,带着一把刀,他也要渡江。”

这一次,那老翁倒是有了些反应。

他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向南面指去。

吴邪顿时狂喜,道了一声“多谢老丈”,便一路往回跑去。

他心中燃起些希望,也许小哥改变主意,回去找他了。不料他才走几步,正迎上解雨臣等人。那丫鬟见了吴邪,忙把手上的狐裘大袄给他披上,碎念道:“吴少爷,这大冷天的,您大病初愈,怎么禁得起如此折腾呢!”

吴邪却像对寒冷毫无知觉似的,追问道:“小哥呢?你们看到他了吗?”

解雨臣和丫鬟面面相觑,问道:“你不是出来追他了吗?”

“有人看到他回去了!我们快回去找他!”

吴邪说完便要走,却被拉住:“等等,是谁告诉你的?”

吴邪指向身后:“就是那位老丈……咦?”

吴邪一怔,只见他身后寒江连天,残雪沿岸,哪里还有什么扁舟和白发船翁。

解雨臣略微思索,突然脸色一变,问道:“吴邪,那老人是何样貌?事情可是他亲口告诉你的?”

吴邪不解解雨臣用意,但还是一五一十地把刚才的情景复诉给他。不料听完他的描述,那小丫鬟却是捂唇,喃喃道:“九爷,他这说的……怎么好像就是张大侠……”

“多嘴!”解雨臣狠狠呵斥,却还是来不及阻止。

吴邪感觉脑子里轰鸣一声。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丫鬟被吴邪抓得眼泪直流,怯生生地道:“吴少爷,奴婢……奴婢也是猜的!”

吴邪仔细回想着方才的情景,那人穿着蓑衣,身形不甚明显,再加上一头白发如雪,他便先入为主地认定了那是未老人,可是……可是……

“她说的都是真的?”吴邪追问解雨臣,“小哥的头发怎么会白的?他不是已经失忆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雨臣看了他半晌,终是叹息道:“他没失忆……不,他至少还记得你,不然也不会……”

吴邪怔忪。

“那日我们虽然下了山,但是你伤太重,好几次都没了心跳,我们都以为你没救了。张起灵守了你一天一夜,等我们再见到他时,他的头发便已……”

伤心几许;

一夜白头。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8-7-6 1:47:00 | By: 访客aga(游客) ]
     
    访客aga(游客)我为什么要半夜看文承受这样的痛苦orz
    在水太太写得太好了!!虐得是刀刀都扎在肉上(抹泪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6 17:05:00 | By: 访客p74Wob(游客) ]
     
    访客p74Wob(游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4 11:40:00 | By: 访客Imd5GT(游客) ]
     
    访客Imd5GT(游客)楼主你是虐了给糖吃,吃完接着变本加厉啊!出来咱们一起谈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4 2:30:00 | By: 访客0fv3Am(游客) ]
     
    访客0fv3Am(游客)完结了??!作者出谈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3 11:39:00 | By: 访客Nri7Lx(游客) ]
     
    访客Nri7Lx(游客)说好的he呢 来 我们来谈谈人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2 23:26:00 | By: 浮生一慕(游客) ]
     
    浮生一慕(游客)好虐……啊……我去缓缓……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2)
    [ 2014-11-22 22:11:00 | By: 访客0FVi84(游客) ]
     
    访客0FVi84(游客)桑心……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