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16 17:54:00 | By: 宅水一方 ]
 

41

 

出乎意料地,吴邪没有像往常那样生气。

在他们相识的日子里,他们共同经历过许多的磨难,在这些危险中,小哥不只一次地支开自己,可没有一次,他的心情被这样鲜明地表露出来。也许小哥其实是在期待的,他期待自己能像从前一样说服他,给他一个继续同行的理由。

可事实却是,这一次,吴邪无话可说。

吴邪甚至开始痛恨自己的清明。

锦衣卫已经将山脚团团围住,此刻他们插翅难逃。这山上地形并不复杂,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即便他们拖下去,对方也可能放火烧山,到时候他们就真的是死路一条。小哥已经受了伤,若是再带上自己,绝无希望逃脱,更不要说他的失魂症随时可能发作。吴邪不怕死,他怕的是他死也不能改变小哥的宿命,而他继续留下则会成为张起灵彻彻底底的负担。这一事实时时刻刻在烧灼着吴邪的内心,让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面对吴邪的沉默,张起灵垂下眼睑。

“前面不远有个山洞,你躲进去,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来。锦衣卫最迟明晚就会撤走,到时候你立刻下山找胖子,让他带你回吴家去,你家里会帮你安排后路,你听他们的,不要再和这件事扯上任何关系。”

吴邪静静地听着,没有点头也没有反对,只等张起灵说道最后一句,他才情不自禁地反问道:“那你呢?”

“我不知道。”张起灵道,“我的命运早在一开始就写好了结局,我试过用各种办法去改变,却只是顺着这条道路越走越远。”

突然,张起灵抬头,四目相对,他轻声道:“你是这条路上唯一的意外。”

——与你在一起的时日,更胜于我所走过所有的漫长岁月。

张起灵提起黑金古刀,转身离去。

他走的每一步都很沉重,像是要把背影印在吴邪心里。

 

 

这一次,张起灵真的走了。

面对空荡荡的树林,吴邪突然对自己产生了由衷的厌恶。

到头来,面对生死,他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他居然就这样任张起灵离开,任小哥背对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死地。他说过那么多漂亮话,他还说要与他同生共死,这一刻他却偏偏犹豫了。

吴邪,你为什么犹豫?你是贪生怕死吗?你连龙潭虎穴都陪张起灵闯过,又怎么会贪恋一个孤独的“生”,畏惧一个成全的“死”;你是不甘心吗?早在你得知张起灵命运的时候,不是便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又怎会在这一关头彷徨?

不,你什么也不怕,你又什么都怕。

你怕他拒绝你,怕他在失魂症发作后,彻底忘记你,你怕所做的一切,最后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的自作多情,你更怕小哥不再是小哥,张起灵也将不再是你的张起灵。就因为这些,你退缩了。

——吴邪,你是个胆小鬼

像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吴邪坐在地上,久久无法动弹。

突然,远处传来隐约的交谈声。吴邪这才想起自己还身处险境。他连忙按张起灵所说,找到那个隐秘的山洞,将自己隐藏起来。交谈声越来越近,听脚步声人数不多,应该是落单的官兵。

“这荒山野岭的,找两个人跟找两只蚂蚱有什么区别?这张起灵到底是什么人物,要动用锦衣卫出马?”

“孤陋寡闻了不是?这张起灵可是现任武林盟主,听说他武功深不可测,一刀就砍死了锦衣卫指挥使,好像还知道什么长生不死的秘密。”

“不是吧?长生不死?真有那种东西?”

“谁知道呢?要是真有这好事,就该说出来跟大家分享,那张起灵想要独吞,可真不是个东西。”

吴邪咬牙,强忍住揍人的冲动,继续听下去。

“不过这个张起灵这么厉害,锦衣卫都拿他没辙,叫我们来巡山不是送死吗?”

“上面交代了,咱们的任务就是把他逼上北山,那儿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他是插翅也难逃……”

北山?吴邪一惊,他突然想起小哥刚才可不正是往北走了?怪不得他们一路向北,官兵越来越少,原来他们是有意引诱小哥落入陷阱!不行,他必须赶快通知小哥!

待那二人一走远,吴邪就走出山洞,朝张起灵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这座山的地形不算复杂,连林子也没什么特点,走在里面很容易转向,更别提找人了。吴邪原本还担心张起灵已经走远,却发现每隔几步就有一些醒目的蛛丝马迹。或者是异常清晰的脚印,或者是齐刀削断的树枝,简直像是特意给追踪者留下的记号。难道小哥已经算准了他会跟上来,所以留了信号给他?

不对,吴邪很快否认了这个猜测。依他们别离时的情况看,张起灵是铁了心要走,小哥这人做事绝不会出尔反尔。也就是说,他的记号并不是给自己留的,那么就只有……吴邪心一沉。

他是在故意引诱追兵,将追兵引致北面,为自己营造逃跑的机会。那么小哥本人呢?他此刻又藏身何处?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

吴邪大惊,心知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踪,拔腿就跑。

“站住!别跑!放箭!”

这一次没有张起灵掩护,以吴邪的速度根本躲不开身后的箭雨。他一路玩命狂奔,哪里还顾得上分辨东南西北。一支流箭冷不防地射过来,吴邪脚下一软,顺着山沟便滚了下去。一片天旋地转之,他头上身上都疼得要死,却依然没有停止趋势,仿佛这辈子就要这么滚死,一直到他停下许久,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他被埋在了一片厚厚的腐叶之中,像落在了棉絮上一样,总算没有直接摔死。

上面依旧是一片喊杀声,吴邪却一动也动不了。他知道官兵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下来的路,而他除了在这里等死也没什么办法。这辈子从没这么狼狈过,头被撞破了,腰间也是一片湿濡,他连看看自己伤在哪里都做不到,身上疼得已经没了感觉。吴邪悲催地发现,虽然他是来救小哥的,却很有可能死在小哥之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的伤得不轻,血液带着他的体温缓缓流失,只希望自己的死状不要太难看。看来他的决定没错,他留下只会成为张起灵的拖累,只愿自己能引开卫兵的视线,为张起灵留一条生路。只不过,在临死之前……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他还有机会的话,真想再见张起灵一面啊,想对他说一声——老子不怕死,也不怕你那什么失魂症,小爷他娘的就想跟你在一起,生生死死都在一起。

突然,像回光返照似的,眼前突然照进一缕曙光。“沙沙”的声音传来,竟是有人蹚进了这片腐叶之中,一点一点地将他挖了出来。是谁?是锦衣卫吗?还是……

“吴邪!”

猛然呼吸到大把新鲜的空气,脸颊被用力地拍着,吴邪的意识渐渐转而清明。他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面庞,生怕自己是在做梦。

“小哥?你怎么会……”

“吴邪!”向来平静无波的眼眸中难得地染上了焦急,密林阴暗,吴邪半边身子还在腐叶掩埋之中,他并不晓得他伤势如何,不敢轻易移动吴邪的身体。

吴邪喜极欲泣:“我竟真的见到你了。”

见吴邪情绪有恙,张起灵请问:“吴邪?”

吴邪像是突然回过神,撑着虚弱道:“北面有陷阱,别去!”

张起灵眸光一暗:“我先带你到安全的地方。能动吗?”

吴邪点点头。

张起灵背过身,让吴邪趴在自己肩上。吴邪似乎迟疑了一下,张起灵听见吴邪极低地呻吟一声,他正要发问,却被吴邪抢先。

“没事,伤口有点疼。”吴邪道,“我们走吧,快离开这里。”

张起灵“嗯”了一声,背着吴邪迅速地沿着山谷中的小道南行而去。

正如吴邪所说,追兵似乎已渐向北行,南边并无太多关卡,只是要想下山也没那么容易。吴邪有伤在身,张起灵不敢冒险,只能背着他一路向山顶走。

吴邪伤得的确很重,一路上,他一反常态,十分沉默,反是张起灵时不时会询问。

“没事,小哥,我没事。”吴邪搂紧张起灵的脖子,“对了,你怎么会回来的?”

“……我听见你叫我。”

吴邪一怔。

骗人。

这么拙劣的谎言,换做平时,张起灵根本不会说。即便曾经意识模糊,吴邪也记得,他根本没有叫过张起灵,定是他不放心自己,去而复返,又悄悄地跟着他,不愿现身。

突然,吴邪道:“小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那次,你带着我的时候被人追杀,也曾这样背着我。”

张起灵略微怔忪:“你记得?”

“你都没忘,我自然也不会。”吴邪轻声道。

提到记忆,张起灵又沉默起来。

“小哥,带我一起走吧。忘了我也没关系,我会把我们的事告诉你,让你重新认识我,忘多少次都不怕。”

张起灵的脚步似乎迟疑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稳。贴着张起灵的背脊,吴邪听见那人胸腔里的叹息:“你这又何苦。”

吴邪摇摇头:“小哥,你不知道,刚才我以为我要死了,我那时候脑中竟只剩下后悔,后悔我为什么就那样让你走了,我原以为,没了我这个累赘,你总有机会逃走,我们也总会再见面,可是万一我死在你前面呢……”

吴邪说着,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全是叹息:“还好,你回来了……”

张起灵微微皱眉:“吴邪?”

无人应声。

张起灵陡觉异样,他停下脚步,将吴邪小心地放在一块大石旁边,回头一看,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瞬间凝结。

只见吴邪的半边身子已经被血染红,他腰间插着一支断箭,而箭尾被人强行折断,是以他才一直未察觉吴邪的伤势。

能做这件事的,只有吴邪自己。

“吴邪!醒醒,吴邪!”

吴邪失血过多,早已晕了过去。张起灵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以内力护住他心脉,大约过了一刻钟,吴邪才幽幽转醒。

“……我已经死了吗?”

醒来的第一句竟然是这样。张起灵以手背轻贴青年的额头,道:“你不会有事。”

吴邪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势。当看到自己满身的血迹时候,他先是一怔,随即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调皮地笑了。

“小哥,你又在骗我。”

 

 

天已经大亮。

他们靠坐在一处岩壁边上,后面是茂密的树林,暂时可以隐去他们的行迹,前面便是峭壁,低头就能看见下面的官道上,三五成群的官兵像鬼魂一般来回游荡。

吴邪的身体越来越冷,张起灵还在将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向他体内。吴邪不是习武之人,仅会那几招外家工夫,张起灵的内力他根本吸收不了多少,可那人怎么也不愿放弃。过了一会儿,吴邪恢复了些力气,他第一件事便是按住张起灵的胳膊,道:“小哥,别白费力气,你快逃吧,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以张起灵的功夫,一个人一定能走掉。如今既然自己已经快要死了,总不能再拖累小哥。

“不要说话。”

张起灵瞪了他一眼,再度运功,他早已点住吴邪周身大穴,又以内力死死护住吴邪心脉。可是他伤得太重,失血太多。而用不了半个时辰,锦衣卫就会找到这里。

“小哥,你不要难过,我并不怕死。”吴邪叹息,虚弱地道,“我大概也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可惜,我到最后也帮不了你……”

“吴邪!”张起灵瞪他,“别说了!”

吴邪摇摇头,道:“带我走吧。”

张起灵的身体一震。

吴邪气息越发虚弱,却还是坚持说话:“我其实还是很害怕……我怕你忘了我。小哥,天涯海角,你去哪里就带我去哪里,也许这样你就能多记得我一会儿……”

他到底还是不甘心他们的一切被遗忘,他马上就要死了,若是小哥忘了,便没有人再来告诉他他们的过往,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将化作一场幻梦,不留痕迹。这是他这一生最宝贵的记忆,他不想这样。

——哪怕一会儿也好,你还是我的小哥,是记得吴邪的张起灵。

追兵越来越近了,吴邪仿佛都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

突然,张起灵将黑金古刀狠狠插入地面,面向青山,单膝跪地。

“苍山为证,张起灵在此立誓,碧落黄泉,生生世世,魂梦相随,永不忘君,。”

张起灵一字一句,没有丝毫迟疑,像是要把每一个字都刻进吴邪心里。

吴邪怔忪片刻,待回过神时,眼眶竟是一阵湿热。

“一言为定。”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25 3:11:00 | By: 访客uYPc6G(游客) ]
     
    访客uYPc6G(游客)在水笔下的瓶邪好像都是波折重重的,泪,求he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19 22:57:00 | By: 访客01UHy4(游客) ]
     
    访客01UHy4(游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19 7:59:00 | By: Kamio(游客) ]
     
    Kamio(游客)看的泪奔。许久不来,一来就看到如此伤感的一掌。。。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17 19:42:00 | By: 访客8et2XK(游客) ]
     
    访客8et2XK(游客)“碧落黄泉,生生世世,魂梦相随,永不忘君”,让我的眼泪尽情流一流。太想知道他俩在这故事里的结局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1)
    [ 2014-11-16 20:49:00 | By: 花狸(游客) ]
     
    花狸(游客)艾玛~看得我泪奔啊~~~在水姑娘写得真棒!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