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40)
[ 2014-11-9 18:50:00 | By: 宅水一方 ]
 

40

 

“锦衣卫奉旨捉拿朝廷要犯张起灵,有窝藏要犯,同流合污者,杀无赦!”

话音未落,燃烧的箭矢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

这一剧变来得如此突然,飞火流星划破寂夜,吴邪惊呼一声,堪堪躲过一支火箭,灼热的火焰炙烤得吴邪脸颊生疼。他向下望去,只见下面竟黑压压的满是官兵。

“大胆贼人!还不束手就擒!”

面对如此阵仗,吴山当的小掌柜不由慌乱:“小哥!怎么回事?锦衣卫怎么会……”

“走!”

不等吴邪说完,张起灵捞起他飞身一跃,窜向院内。

火势很快就在院子里蔓延起来,朝廷之人来势汹汹,显然是有备而来,根本没有和他们解释的意思。吴邪知道此刻不是追问的时候,但吴山当是他的心血,要他眼睁睁地看着这里被一把火烧掉,他如何能做到!

“小哥!”吴邪咬牙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调动锦衣卫的只有一个人。”张起灵突然道。

吴邪一怔:“是当今圣——”

吴邪下意识地掩口,心头随之一沉。

原来如此,霍家的事,霍老太太的事……都得到了解释,原来‘他’也和他父亲一样,想要‘长生’。”锦衣卫既然在此,小哥的身份必然已经暴露了。且不论此事是谁泄密,如今铜鱼已毁,小哥就是世上最后一个见过天书的人,他们还会给小哥留活路吗?吴邪不敢想,他也没有时间想,因为锦衣卫已然闯入大宅。

“得通知胖子他们。”吴邪焦急道。

“没时间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们,走!”

吴邪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脚下一空。转瞬间,张起灵已经带着他飞身跃下屋檐。黑金古刀划破夜空,手起刀落之间,便有一人惨叫落马。吴邪记得这个声音,这便是刚才喊话的锦衣卫指挥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小哥这一刀毫不留情,那人落马之后抽搐了两下便没了气息。

那指挥使身边的副官吓得脸色铁青,怒道:“张起灵!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害朝廷——啊啊啊!”

话音未落,张起灵一刀削断了他的发冠,那人大惊,披头散发地跌坐在地上,再一抬头,黑金古刀已然指上他的鼻尖。

“叫你的人退下。”

张起灵的语气依然无甚起伏,好像在说一句最平常不过的话,做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

那副官已然被吓得破了声,紧张地挥手:“退下!都退下!”

锦衣卫原都是一等的高手,可此刻见张起灵一刀斩了他们老大,副官又性命不保,也不敢轻举妄动。吴山当已是一片大火,而眼下锦衣卫全都围在这里,吴邪只盼他们拖的这一时半刻的时间,能为王盟等人留一线生机。

眼看着锦衣卫纷纷散去,在他们身前让出一条路来,张起灵才对吴邪低声道:“上马。”

吴邪顿时领会,想也不想地蹬上指挥使的马匹,又朝张起灵伸手道:“小哥!”

张起灵却没有动。

吴邪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心中一紧:“张起灵!你想都别想!你不走我也不走!”

说罢,吴邪作势便要下马。这一迟疑间,一支冷箭朝吴邪射来,张起灵眼神骤然一冷,一刀将已近吴邪鼻尖的箭矢生生劈开,箭矢偏离,在吴邪脸侧划过一道血痕。张起灵飞身上马,挡在吴邪身后,两指一挑,便将那半支箭矢飞射向人群之中。

一声惨叫,射箭之人应声倒地!

吴邪惊魂未定,就听张起灵利落地道了一声走:“走!”

那人体温靠近的瞬间,吴邪心中大石落定,立即捉紧缰绳,大喝道:“驾!”

冲天的火光中,骏马载着二人冲出重围。不等下令,如雨的箭矢朝他们射来。吴邪回头,只看见冲天的大火,如雨的箭矢,震人的杀意。吴邪夹紧马腹,催促马儿快跑。然而跑了一路,身后的人却是紧追不舍,吴邪不禁焦急。

“小哥,甩不开他们!”

张起灵揽在吴邪腰间的手紧了紧,道:“出城。”

“这个时候城门还没开。”天还没亮,正是宵禁的时间,他们很难逃到城外。

“闯出去!”

张大侠说完,用刀柄在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下。马儿吃痛,扬起前蹄长鸣一声,风一样冲了出去。

吴邪使出吃奶的力气驾马来到城门口,果然见城门紧闭,他猛地收紧缰绳,四下寻望。锦衣卫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用不了多久就会赶过来,若被他们集合了守城的士兵,他和小哥便是腹背受敌,绝无生路。

突然,轰隆的声响传来,奇迹般地,巨大的城门竟在他们眼前缓缓开启。

“天真!”

吴邪循声望去,见胖子站在高墙之上,正在得瑟;另一头,黑瞎子刚刚放倒一个卫兵,风骚地摆了摆手:“屋里闷,出来放个风,好巧啊小三爷!”

见他们平安,吴邪心中一喜,正要说话,身后却是一片喊杀声。

“孙子儿们!爷爷在这儿呢,有种的就上来!”眼看追兵已至,胖子大喝一声,又对城下的吴邪道:“快走!这里交给我们!”

城门缓缓开启,吴邪看见天边已经翻起了隐隐的鱼肚白。天一亮,他们将更难躲藏,这时候也由不得他犹豫。在心底默默地念了一声“珍重”,吴邪咬牙道:“小哥,抓紧了,我们冲出去!”

骏马像离弦的剑一般冲向城门,生机近在眼前,吴邪片刻也不敢松懈。突然间,一声清脆的口哨响起,那马竟像是听到了什么指示一般,猛然扬起前蹄,朝原路跑去。

吴邪大惊,狠命扯紧缰绳:“回来!给我回来!别跑了!”

然而那马却像疯了一样,对吴邪的阻拦毫无反应。

这是驯马人的信号,锦衣卫的马匹都经过严格的训练,绝不会违背驯马人的意志。说时迟,那时快,张起灵眉间一凝,突然抽刀一挥,利落地朝马的后退刺去。马儿吃痛,扬起前蹄,狠狠地将二人甩下马背。吴邪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撞上地面,却在紧要关头被张起灵抱着一滚,躲过了撞击的同时,也躲过了飞射而来的箭雨。隐约间,他似乎听见张起灵闷哼了一声。

吴邪忍着头晕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同样落马的张起灵:“小哥,你没事吧?”

“快走。”张起灵二话不说,拉着吴邪的手再度像城门逃去。

没有了脚力,他们很快就会被锦衣卫追上,这附近唯一适合躲藏地方就是山上,如果能在天大亮之前躲进山里,他们就还有一线生机。胖子和黑眼镜还在城墙上拖延时间,一片喊杀声中,城门在身后闭合。吴邪不敢回头,在张起灵的牵引下,向小路跑去。

 

 

山路蜿蜒,树林茂密。

一小队卫兵穿过小路,在山腰处和另一对人马汇合。

“报!山腰没有发现逃犯踪迹!”

“继续找!给我仔细地搜!圣上有令,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是!”

两队人马交错开来,继续向其他方向找去。在他们的头顶,精疲力尽的青年虚脱般地松了口气。

茂叶之间,树杈之上,张起灵带着吴邪隐身其中,将下面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小哥,现在怎么办?”吴邪抓紧了张起灵的衣襟,轻声询问,逼迫自己忽视树枝的摇曳和那让他冷汗直流的高度。

半晌无声,吴邪只当张起灵是警惕对方没有走远,忙也屏气凝神地等待。然而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顿时心中一沉。

只见张起灵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眼睑半眯,瞳孔涣散,似乎正在忍受什么煎熬。

是失魂症!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发作,莫非真是天要亡他们?

“小哥!小哥!”

吴邪急的冒汗,他身体全靠张起灵支撑着,双手用来维持平衡,根本不敢乱动,又担心引来追兵,连大喊大叫也不敢。眼看张起灵状况越来越不对,他脑中一片空白,情急之下竟是想也不想,仰头在张起灵颈子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脖颈是武者命脉,最容易激起一个人下意识的反应,吴邪已经做好了下一秒被揍飞的准备,然而出乎意料地,张起灵吃痛后闷哼一声,手中却并未动作。吴邪看去,不禁又是一惊。

只见张起灵的右手腕不知何时已经肿得不像样子,连弯折的姿势都十分诡异。他这才想起之前落马时的情景,心说定是小哥为了护住自己而受了伤。吴邪心里着急,也顾不得声响,只能用尽浑身解数,又踢又咬,总算是把张起灵涣散的神智喊了回来。

“小哥!小哥快醒醒!你看看我,我是吴邪!”

焦点渐渐凝聚,张起灵目光恢复清明,低头,看在扔在颈间蹭个不停的头颅,微微一侧,便有意无意地和吴邪四唇相对。

“吴邪?”

吴邪一喜,连尴尬也顾不上,忙道:“你醒了?”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但是从气息来看,他应是已无大碍。确认了周遭无人后,张起灵带着吴邪从树上落下。

一着地,吴邪立刻道:“小哥,你的手受伤了?”

张起灵看看自己肿得不像话的右手,活动了几下,皱了皱眉头,随即把黑金古刀换至左手,轻描淡写地道:“小伤。”

都肿得像碗口那么大了还叫小伤?吴邪懒得和他争,直接抢过他的右手,道:“这个地方他们已经搜过了,暂时不会回来,我抓紧时间帮你包扎一下,别动!”

吴邪目光坚定,不容置疑,张起灵看了看他,也不再坚持。

他们逃得匆忙,没什么药物在身,吴邪只能用碎布条将他受伤的手腕简单固定住。一想到这又是因自己而得的伤,他心里难免失落。不过如今这形势,也容不得他自怨自艾,小哥的状况反而更让他担心。吴邪敏感地注意到,对于自己失魂症发作这件事,张起灵似乎也并不感到差异,平静的有些过分。莫不是这些事已经不是第一次?

注意到张起灵眼眸低垂,略显疲态,吴邪道:“小哥,我去给你取点水来。”

没等起身,手腕便被捉紧,张起灵没有抬头,只是沉沉地道:“别去,危险。”

吴邪怔忪,随即心中一紧。

半晌,他才将掌心覆在那人手上,耐着性子道:“没事的,你看,水就在前面。”

那流水的声音,连他也听得真切,溪流分明就在他们十步开外,张起灵却仿佛毫无知觉一般。看来失魂症每发作一次,对他整个人的腐蚀都相当厉害,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便连自己的话也听不进去了……吴邪不敢细想,匆匆去找水,用大片的叶子包着带回来。

张起灵喝过水,眼神渐渐恢复沉稳透彻,似已无碍,吴邪松了口气,挨着他并肩坐下。

“是我的错。”

吴邪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向张起灵。

“什么?”

张起灵却摇头:“我不该犹豫。”

如果那一刻让吴邪率先突围,由他来吸引锦衣卫,吴邪就可以趁乱躲起来,有吴家在,过一段时间,他自然可以安全回去,偏偏……他犹豫了。他居然想不顾一切地把吴邪留下,想他多和自己待一会儿,而他所奢求的这最后一点点的时间,却差点把吴邪害死。

吴邪听着,眉头越皱越深,他不由道:“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就算你把我支走,我也还是会你找你。”

“即便我已经不是我?”

面对突来的质问,吴邪哑然。

若是从前,他不然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可是这一刻,在他亲眼见识了失魂症的厉害之后,他却犹豫了。就刚才的状态来看,小哥的失魂症日益严重,用不了几日大概就会连他是谁都不认识,届时若张起灵真的要甩开他,他根本毫无办法。

面对吴邪的沉默,张起灵轻声叹息。

“回去吧。”他抚上吴邪脸庞的血痕,平静地道,“后面的路,只能我自己走。”

——而我,已经没有能力再保护你了。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40)
    [ 2014-11-16 16:46:00 | By: 安忆烟(游客) ]
     
    安忆烟(游客)这虐的…捉虫一条~“利落地朝马的后退刺去”,退→腿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0)
    [ 2014-11-10 21:30:00 | By: 访客8EUg8K(游客) ]
     
    访客8EUg8K(游客)开虐了开虐了〒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40)
    [ 2014-11-10 0:50:00 | By: 访客1JAm15(游客) ]
     
    访客1JAm15(游客)啊啊要虐了的节奏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