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9)
[ 2014-11-1 19:05:00 | By: 宅水一方 ]
 

39

 

“胖子。”

张起灵说完,胖子装模作样地捧了碰小心肝儿,道:“小哥,你可吓死奴家了。”

即便如此,吴邪也高兴不起来。事实上,不只是对于黑眼镜,当吴邪提到解雨臣,张海客这些人时,张起灵也出现了陌生的神情,连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王盟,张起灵的印象也并不深刻,怪不得他之前对王盟的态度那么怪异。

吴邪暗骂自己粗心,这件事早有蛛丝马迹,他却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全没放在心上。如今看来,小哥的记忆似乎在有层次地淡化。虽然他现在还能记得胖子,但是也许不出几日,胖子在他眼里就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而终有一天,小哥也会用那样陌生的,猜疑的,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想到这里,吴邪心中不由一阵刺痛。

“怎么会这样……”吴邪有些慌乱。

“天真,你先别慌,我看这事蹊跷,我们得先找出原因。”胖子大概是如今这里最冷静的人,他问道,“小哥这个样子多久了?他最近见过什么人没有?”。

吴邪细细回忆,最终摇头。张起灵回来也不过一个月,这一个月间南街风平浪静,张起灵也并未离开过吴山当,若说发生了什么,也只会是在他回到吴山当之前。

自始至终,张起灵沉默不语,对于众人的说法没有表现出任何态度。只是,当吴邪将目光投向他时,他别开了视线,转身独自走开。

“小哥!你去哪儿?”

吴邪心中一紧,正要跟上,却被胖子拉住。

“天真,让小哥静一静也好,这事儿说到底,还是得靠他自己想起来。”

“是啊小三爷,”黑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靠了过来,难得认真地道,“正好,我们也有件事想跟你说。”

 

 

“你说什么!”

吴山当后院,吴邪拍案而起,大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解雨臣的确是这么说的,至于真假,只有哑巴自己知道。”黑眼镜无奈。

胖子跟着点头:“天真,瞎子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证明。你那人妖发小说的话我本来也不怎么信。但是看小哥现在的情形,这多半是真的。”

三人方才坐定,胖子便将他们路上的经历娓娓道来。

跟小哥所说的一样,下山后,他们便分道扬镳,虽未多言,但胖子和黑眼镜大概也猜到了他的去向。他们只当事情已经解决了,张大侠迫不及待回吴山当看媳妇,还合计着回来以后要怎么取笑他们俩。胖子和黑眼镜休整了几日,便准备打道回中原,没想到巧遇了正在蜀道一代游荡的解雨臣。

上次在霍家分手后,他们与这位解家少爷便没了联系,此番相遇,解雨臣也很意外。胖子和小花本就不熟,没什么好说的,倒是黑眼镜和这解家少爷有点亦敌亦友的意思,见了面总要斗上两句。三人聊了一会儿,解雨臣就追问起吴邪的去向,在得知吴邪并未来蜀中后,他似乎是松了口气。

原来解雨臣是为帮霍家小丫头霍秀秀解围而来。霍家子女众多,向来不睦,全靠老太太这杆龙头杖压着。如今老太太一死,小丫头的姑姑舅舅全都撕做一团,根本没有人把秀秀这个接班人放在眼里。霍家内部势力盘根错节,而秀秀年轻,实力和手腕都还有欠,霍老太太走得匆忙,她不得不先求助青梅竹马的解雨臣,伺机对付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叔叔阿姨。

霍老太太临死前交代了秀秀很多事,其中有一件,正是关于蛇眉铜鱼。解雨臣因此得知了一件让胖子和黑眼镜都很震惊的事——霍老太太曾亲口承认,第三条蛇眉铜鱼早在先帝殡天的那一年,就被先帝命人沉入南海之滨,而蜀地山洞里的那一枚,原是假的。

假的?假的!

吴邪听到这里,手中关节已经攥得发白:“不可能!小哥找了铜鱼这么多年,如果铜鱼是假的,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当然看得出来,”黑眼镜道,“霍老太太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山洞里,老太太就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哑巴。”

“小哥都知道了?那他还——”

话音未落,吴邪脑中突然一阵清明。

面对黑眼镜和胖子严肃的表情,他心中顿时一阵揪紧……

原来是这样。

他懂了,他全都懂了。

这就是小哥所说的“结束”。世上最后一枚铜鱼已经沉入南海,天书下卷的最后一条线索到此也彻底切断,他的失魂之症恐怕也再不可能痊愈。

怪不得回来以后,他对这些事绝口不提,怪不得他对自己的异样丝毫不感到惊讶。原来他那样着急地赶回来,他这些日子对自己那样体贴,好似想把下半辈子的温柔都给他,原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那不过是因为他早已知道——这已是他们最后的时日。只是大概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而且是以这样几近残忍的模式。

吴邪脱力一般地坐了下去。

胖子有些不忍,他想要劝吴邪,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骂道:“他娘的,都是皇帝老子的错!虎毒还不食子呢!什么狗屁皇帝!”

这算是十分大逆不道的话,此时此刻却骂出了众人心中那口恶气。不过吴邪却早已听不进去这些了。

突然,他问道:“瞎子,失魂这种病,你了解多少?”

黑眼镜摇摇头:“这病很少见,我也只是听说。患上失魂症的人,初时会变得十分健忘,也许只是一些小事,构不成什么影响,但是随着症状加重,他们会开始忘记不常见面的人,不太重要的小事,接着是朋友,亲人……到最后,会连自己的身份也忘记,失去自我,就像丢掉了魂魄一样,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最终疯狂而死。”

“这个过程大概有多久?”

“多则半年,少则……一个月。”

吴邪闭目。

一个月……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以为终于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却到头来,他依然什么都被蒙在鼓里,依然是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天真无邪。

 

 

明月高照,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吴邪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白天的时候,张起灵就是在这里离开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他知道,小哥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不会离开的,除非小哥已经忘记他了。不,不会那么快的,瞎子说了,还有一个月,他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像一辈子那么长的一个月……

夜风带来丝丝凉意,吴邪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突然,一抹光亮照进眼瞳,晃得吴邪偏头,恰看见屋顶上熟悉的身影。那人正认真地擦拭着黑金古刀,刀刃的光芒若有似无滴折射在吴邪的脸上,也不知这样坐了多久。

“你回来了,”吴邪平静地道,“我一直在等你。”

张起灵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没等吴邪看清,那人已然飞身跃下,又在吴邪腰间一揽,轻轻松松地带他回到屋顶。

吴邪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轮皎洁的满月,这里能看见南街的大片街景,而一回头,又能回归小院的安宁,恰似一道江湖风雨的分水岭。而他们,如今就站在这一条“界限”之上。

“小哥,他们都告诉我了。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你打算瞒着我多久?”吴邪看向他,“为什么?我不值得你信任吗?我不能帮你分担吗?”

张起灵沉默半晌,低声道:“有些事,不知道更好。”

吴邪攥拳,咬牙道:“小哥,天下之大,未必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即便没有铜鱼,我们还可以去找天书的下落,我可以发动其他人帮你去找,我们自己也去,我不相信就没有办法!”

“没有时间了。”张起灵垂下眼帘,“我的失魂症发作越来越频繁,连我自己也难以控制。吴邪,即便找到三枚铜鱼,我也只有五成的把握能够恢复。而如今第三枚铜鱼既已沉入南海,再无人能得知天书下落……他容不下我,这些他早已预料到。”

这个“他”不是别人,正是张起灵的父亲。

吴邪双手紧攥,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他咬牙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狠心,你到底是他的亲生儿子。”

“皇家之事,父子相争,兄弟阋墙,历朝历代皆是如此。张氏一族与历代皇室都有所接触,皇家对他们既依赖又畏惧。而‘终极’内附长生奥秘,若我当真修成,且不论我本意,张氏一族很可能会以此为由,由暗处转向明处,光明正大地参与皇位之争,这是他的江山,他不敢赌。”

“没有人稀罕他的狗屁江山!”吴邪愤恨地道:“小哥,我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他凭什么这样对你!他凭什么决定你的生死!他凭什么这样对我!”

生平第一次,吴邪感受到彻骨的恨意,他觉得自己骨子里的善良都要被这份恨意啃食殆尽,他仿佛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世间的美好。张起灵就要死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当一个什么也不能做的旁观者,这好似要活生生地凌迟死他。

“吴邪。”看着颤抖的青年,张起灵轻唤他的名字。

他知道,吴邪是在为他生气,为他伤心,为他难过,打从相识起,吴邪的心情便总是毫无保留地记挂在他身上。可惜他们没有缘分,这样好的一份深情,终究只能是错付。

在蜀地的时候,他不只一次想过一走了之,他知道就此离开,从此和吴邪两不相见,对自己,对吴邪都是最好的。可是当他上马的时候,当他向大漠行进的时候,那枚骰子毫无预警地从怀里掉了出来。他将骰子握在手心,过了一会儿,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似的,调转了马头,飞奔回到吴山当。

这是他这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却也是最正确的。至少一次,他想完成一个承诺,给吴邪的等待一个答复,哪怕这个答复只是一个短暂的,虚幻的泡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活了这些个虚无的年头,居然再最后才明白这件事,然,仍觉得有幸……

“幸好,在最后遇见了你。”

微笑之后,他用最轻的声音说了这句话,却用最重的力量撞击了吴邪的心。

吴邪突然抱住他,狠狠地,紧紧地,好像这样就能挽留住小哥逐渐流失的记忆和所剩无几的时间。

“不要走,小哥!”吴邪痛苦地道,“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

张起灵轻轻地拥着那人,垂下眼帘,心中怅然。

——你要的这样简单,我却偏偏给不起。

 

 

忽地,张起灵目光一凛。

一道银光闪过,打破夜的宁静。张起灵揽着吴邪侧身一旋,抬手一挥。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吴邪一怔,却看见张起灵手中多了一枚铜铃。这东西他有印象。

“张家的铜铃?是张海客?”

张起灵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他轻轻一捏,银铃中便滑出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四个字——敌至,速离。

几乎与此同时,吴邪立刻闻到了一股焦灼的味道,他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卧室之内已然隐约出现火光。

“走水了!”吴邪大惊,正要下去,却被张起灵捉住胳膊。

“来不及了。”

“什么?”

吴邪抬头,看见月光下,张起灵面色严峻。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竟燃起无数火光。大门外传来陌生而冷然的声音——

“锦衣卫指挥使奉旨捉拿朝廷要犯张起灵,窝藏要犯,同流合污者,杀无赦!”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39)
    [ 2014-11-2 22:16:00 | By: 访客8dt2Wj(游客) ]
     
    访客8dt2Wj(游客)天啊,zf又要来抓张起灵了~赶紧改名~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9)
    [ 2014-11-1 21:04:00 | By: 访客M62Tk8(游客) ]
     
    访客M62Tk8(游客)啊啊啊啊!!!好看好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9)
    [ 2014-11-1 20:04:00 | By: 浮生一慕(游客) ]
     
    浮生一慕(游客)啊啊!希望吴邪能找到治愈小哥失魂症的方法!!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