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8)
[ 2014-10-25 20:15:00 | By: 宅水一方 ]
 

38

 

吴山当的铁面门神归来,高兴的却不只有吴邪一个。

这一次,王盟终于可以牢牢握紧自己的二两工钱,再也不用担心张大侠抢他饭碗。叱咤江湖的武林盟主如今分文不取地坐镇吴山当,跟他们家老板过着蜜里调油的小日子,一张冷面多了几个还算柔和的表情,为初冬的南街带来丝丝凉意。

这样的日子很好,连王盟也不禁对张起灵也改观。他觉得这个小哥不错,跟他记忆里的那些都不太一样,至少老板没有白等,也不用追着一去不回。最重要的是,多了一个人看店,他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可是,还没来得及窃喜几天,王盟又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张大侠似乎对他有所不满。

按说张小哥这么一个表情匮乏的人,鲜少对他家老板以外的人或事表现出什么情绪。可王盟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张大侠很不待见他。比如,张大侠时常一言不发地瞪着自己,眼神冷得骇人。可每当老板一出来,他又像是想到什么,下一刻杀意尽数化为柔情缱绻,是个人都能被他看化了。因此王盟每次和吴邪告状都要被训一通,说他是做贼心虚,痴心妄想。王盟觉得很委屈,说他做贼心虚也就算了,张小哥回来以后,他的确是偷了不少的懒,但是说他“痴心妄想”就过分了,难道在老板眼中,被小哥多瞪两眼,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吃过晚饭,王盟认命地蹲在厨房洗碗,忽地背脊上升起一股寒意。这种感觉近来他实在太熟悉了。小伙计战战兢兢地回头,果然见张起灵在门口不发一语地看着他。那眼神就像在问——你是个什么怪物?为什么会在吴邪的厨房里洗碗?

王盟很想说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让给你,不过今天的碗,尤其是老板用过的,他已经洗完了,他干活很干净,所以大概已经没有什么使用痕迹了……两相僵持,就在王盟考虑如果张大侠拔刀,自己是要伸脖子过去死个痛快,还是拔腿逃跑然后死无全尸的时候,救星终于出现了。

“小哥,有空吗?来库房帮我搬点东西。”吴邪的声音传来。

张起灵微怔,转身朝吴邪走去,好似眼里根本没王盟这个人一般,。

打开库房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尘土,吴邪看了一眼里面的狼藉景象,不由叹气:“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上半年他人不在家,库房里的东西基本都没有动过。王盟当班的期间只负责收货,不负责任出货,因此库房里堆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吴邪想要分门别类,重新整理,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慢慢来。”张起灵说着,率先搬起了最终的箱子。

他搬的轻巧,手劲儿也稳,吴邪看着那人连忙碌中也是一板一眼规规矩矩地动作,不由失笑。

“小哥,这点东西我还是搬得动。”

事实上,他也并不是真的要张起灵来帮忙。这些日子,小哥有了不少变化,比如说表情多了,人情味儿浓了。吴邪能感觉到,张起灵这一次是真的放下了,他是真的要留在吴山当,和自己共度余生。不过欣喜之余,吴邪也注意到,近日来,小哥对王盟的态度的确有些奇怪。也不知道王盟那小子是哪里开罪了张大侠。虽然王盟每次来诉苦都被他息事宁人的呛了回去,但是吴邪心里清楚,王盟所言并不都是夸大其词。比如刚才,连他都感受到了张起灵身上的杀气……

“小哥,王盟有什么问题吗?”

张起灵似乎意外于话题的跳跃性,微微皱眉:“王盟?”

“你不会是怀疑他吧?”吴邪道,“之前瞎子也对王盟有些看法,把王盟欺负得很惨,现在一提瞎子他还要做恶梦。我是觉得你们多虑了,这小子虽然笨了点,懒了点,但是人不坏,身世也挺可怜的,如果没什么大事,你们就放过他吧。”

张起灵动作一顿,刚舒展开的眉头又聚拢起来,看得吴邪心里一紧。让张大侠皱眉的可不会是什么好事,总不会是小哥不满意同在吴山当干活,王盟却拿了他那份工钱吧?

“小哥,到底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事,”张起灵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平静地道,“吴邪,没事的。”

他的声音与往常一样,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夜色般深沉的眼眸一如平常,吴邪见他身上戾气已不复存在,暗暗松了口气。

“小哥,其实还有件事……”停顿了一会儿,吴邪才道,“我想离开吴山当一阵。”

意外的,张起灵丝毫没有惊讶,只是理所当然地道:“我和你一起去。”

“咦?你都不问问我去什么地方?”

“外面不平静,你身份特殊,最好不要走动。若一定要出去,必须有我同行。”张大侠的思路条理清晰,中规中矩,似乎已经面面俱到地考虑过了,却独独未对吴邪的去向有任何质疑。

吴邪感动之余也不由失笑:“小哥,我不是去闯祸,我只是想回家一趟。这次出门险些惹了大麻烦,如果吴家真如你说和九门有关,想必我爹娘也早就知道了,我不想他们为我操心。另外,我……我也想让他们见见你。”

张起灵低下头,半晌未言语,这让吴邪有些紧张。

“小哥,若是你不喜欢,我一人独行便可,我会记得速去速回,不生事端。其实我也没想好要跟他们怎么说,也许先说我有一个朋友,再慢慢……”

“吴一穷有什么喜好么?”

“啊?”乍一听到自己老爹的名字,吴邪一愣。

张起灵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又换了一种说法:“我去拜访,总不能空着手。”

 

 

打从他们相识,小哥这人就是一身不染世俗的孤高气质,甩甩袖子自带仙气,好像连五谷杂粮都不用进。可越是接触,就会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张起灵非但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还非常能吃,非常会吃。犹记得他们初相遇时,张大侠一顿饭姿态优雅地用掉几个人的份量,看得吴邪一阵心酸,心说这是哪里来的苦命娃子,以前一定都没人给他做吃的。而现如今吴邪又清楚了一件事——张起灵非但不是不通世故,还是一个非常精于此道的人。那日的话题,吴邪也只是随口一说,他万万没想到张起灵竟对此事上心,活像谁家的女婿要见丈母娘——啊呸!什么烂比喻。

这天晚上,吴邪做了个梦,他梦见张大侠拎着贺礼大包小包跟自家爹娘在门口寒暄,然后实在没忍住,在梦里笑出声来。吴邪还想看看这个梦的后续是什么,却被一阵打斗声吵醒,睁眼一看,天已大亮。

当初张大侠来到吴山当,便已抽空把南街所有的混混都“教育”妥当,俨然“南街一霸”,最甚时,吴山当门口昼夜都有“小弟”看守,连吴邪上街买个菜都有三五保镖,自称为“吴山卫”。因此听闻打斗声,吴邪不由诧异,试问南街的小贼现如今还有谁胆来吴山当房顶揭瓦?

然而,当吴邪看到屋顶上狼狈逃窜的黑衣妖孽时,他还是吓了一跳。

那屋顶被追杀的不是黑眼镜又是谁?但见张大侠一身戾气,招招杀手,面向好久不见的黑眼镜居然毫不留情,好似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黑眼镜原本擅长的就是偷袭暗杀的低调路子,哪里禁得住张大侠这样刚猛的正面拼杀,再加上被打了个出其不意,这会儿被黑金古刀节节逼退。

眼看黑眼镜快要招架不住了,吴邪不禁喊道:“瞎子,你闯了什么祸?为什么小哥这么生气?”

“生气?”黑眼镜气急败坏地道,“你确定他这是生气?他这分明是要宰了我!我说哑巴,我按你交待把你媳妇儿平安送回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至于非要我命不可吗!”

吴邪也道:“是啊小哥!有话好说,你先停手,停手——啊呸,什么媳妇,别他娘的乱叫!不是,小哥我不是说你,是说他,哎刀下留人!留……留眼镜!”

“唰”地一声,黑金古刀停在黑眼镜鼻尖一寸处。张起灵看向吴邪,似乎对于吴邪的干预很是不满。

见黑眼镜的小命保住了,吴邪抹了一把冷汗,好言道:“小哥,大家都是朋友,瞎子有什么错处,你随随便便揍一顿便是,犯不着动真格儿的。”

“小三爷你这话就偏心了,你家哑巴随便揍一顿我还有命了吗?”瞎子生死关头不忘抗议。

张起灵似是陷入疑惑,他刀刃一指,冷冷地道:“江湖第一杀手暗影黑煞,我与他并无交情。”

不只是吴邪,连黑眼镜也是一愣。

“哑巴,你这样拿我当年的身份说事,也未免太刻意了些,老子金盆洗手的年头都快赶得上苏万的年岁,你现在说要为民除害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什么黑什么煞?到底出了什么事非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吴邪压根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纠结地道:“听我说,打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如我叫王盟炒两个菜,准备点酒,大家坐下,有什么事,好好聊一聊,如何?”

“什么?喝酒?谁要请胖爷喝酒啊!”

一声震耳的吆喝传来,吴邪一阵,回头果然见硕大圆润的身影大摇大摆地进门。

“哎嘿,小吴真是越来越懂事了,知道胖爷路途辛苦,把酒都备好了。”

“胖子!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送个信儿!”一别多日,又见到胖子,吴邪简直开心极了。

“人都到了还送什么信儿?快把酒拿出来,咱哥几个好好叙叙,对了,老黑呢?他应该比我先到呀?”

吴邪听罢,看了看屋顶。胖子顺着他的眼神瞄去,瞧见屋顶上那两位高人,不由一怔。

“天真,这大清早的,他们两个爬那么高干什么?”

“他们……在帮我治落枕。”

吴邪看了看屋顶上的人,又对胖子点了点头。

对,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吴山当的小老板费劲口舌,总算把屋顶的两尊大佛请了下来。这会儿张大侠独自在院子里眼观鼻,鼻观心,黑眼镜则在他两丈开外的安全距离跟王盟“叙旧”,当然,是他单方面的。

得知了事情经过的胖子扯着吴邪到一旁,小声问:“天真,小哥这是怎么回事?老黑这段时间都和我一路,不可能做什么呀?小哥这通火发得没道理。”

吴邪心说,我哪知道,昨天还好好的,今早就突然和黑眼镜大打出手。最让吴邪担心的是张起灵的眼神,他刚才的眼神和那夜里对王盟时极像,好似寒夜里的野兽,冷漠,警惕,杀意袭人,连他看了也不寒而栗。

“小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吴邪担忧地道,“瞎子帮了我们不少忙,你要动手总也得有个理由。”

张起灵皱眉:“我并不认识他。”

张起灵话中并无半点玩笑之意,吴邪一时怔忪:“小哥,你在说什么?”

张起灵却道:“吴邪,我应该认识他吗?”

面对张起灵认真的神情,不详的预感突然充斥吴邪内心。不对,这不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显然,张起灵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不认识黑眼镜。

胖子见气氛骤僵,干笑了两声,故意热络地道:“我说小哥,我和老黑千里迢迢赶回来,你可别开玩笑,你不会也不认识兄弟我了吧?哈哈哈哈!”

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不料张起灵却是一怔,对着胖子陷入沉思。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38)
    [ 2014-10-26 3:03:00 | By: 访客p74Wob(游客) ]
     
    访客p74Wob(游客)这是慢慢格盘的节奏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8)
    [ 2014-10-25 22:23:00 | By: 安忆烟(游客) ]
     
    安忆烟(游客)补完全金和人参再一路追下来终于追平进度啦~所以这是小哥系统还原了只记得和吴邪之间的事情了么…但是又为什么要欺负王盟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