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4-10-17 22:40:00 | By: 宅水一方 ]
 

37         

 

一晃三个月,已是深秋时分,南街热闹依旧,吴山当冷清如常。

近日来江湖风波渐止,吴邪却没来由地感到不安。距上次武林大会已过了小半年,朝廷,九门,神秘的张氏一族,这些势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这台面上的平静未必是真的平静,反而隐有山雨欲来之势。

像是应了他的猜测,没几日,吴邪便从拖把处听到了一件轰动江湖的大事——那个向来和朝廷来往密切的霍氏,霍家的龙头霍老太太,没了。

乍闻此信,吴邪心底一沉,惊得说不出话来。

没了?上次见面的时候,老太太身体分明还相当硬朗,霍家才迁居蜀地不久,这……未免也太巧了。听拖把说,霍家举家迁徙的事本就蹊跷,似乎是霍老太太得罪了朝廷,这才举家逃亡,更有甚者说霍老太太身体硬朗,没病没痛,死得莫名,是被朝廷一杯毒酒赐死了。霍老太太年事已高,即便即便真与朝廷旨意有背,朝廷也犯不着动这个手,新帝未免太沉不住气了。

市井留言虚虚实实,吴邪不敢尽信,也无法全不当真。他和霍老太太到底有过一面之缘,这女人一生刚强,又和他家老一辈有些缘分,如今骤然西去,叫人心生感触。而更令吴邪在意的是,在关于霍家的种种传闻中,并没有丝毫张起灵的踪迹,他也无推测此时是否与小哥等人有关,而他们一行又是否顺利。

胖子的信就在这时候被送到了吴山当,给坐立难安的小掌柜送来一副强心剂。

胖子在信上大概地讲述了他们和霍家会合之后的事。据说是霍老太带他们去了蜀地的一座山,指出小哥要找的东西就在那座山里。他们深入老林,走了三天,最后来到了一处地势险要的洞穴外。不过,进去的人只有小哥和霍老太太两个,所以里面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出来之后小哥什么也没说,霍老太太也一脸严肃。随即,两队人马分道扬镳,再未碰面。

这事大概发生在半个月前,而霍老太太去世是在近日,他们也是刚刚听说。胖子怕吴邪多心,这才送信来,叫他不要听信江湖传言。他们与霍家之间早已经两清,这事与他们是真真儿的没关系。

有了这封信,吴邪安心之余,也多少还有些许失望——看吧,连胖子都知道送信报平安,那杀千刀的闷油瓶子……枉他千里“相思”暗付,他却连只言片语都不愿意捎回来,当真没良心。

吴邪握着信,又是担心又是生气,左右睡不着,便去院子里练剑。

这趟回来,小掌柜算是知晓了江湖险恶,谨记着张大侠叮嘱,勤加苦练,这些日子也算小有所成——剑招虽然没什么威力,但总算磕磕绊绊地耍了下来。

一天明月,两袖清风,吴邪屏气凝神,细细回忆剑谱上的一招一式,长剑映着月光划过夜色,剑锋一侧,便好像映着那人的风姿,那夜的凝眸。吴邪一晃神儿,失去平衡,踉跄几步。

“噗!”王盟正在门口探头探脑,忍笑道:“老板,你这是什么套路啊?怎么跟我老家广场上晨练老大爷差不多!哈哈哈!”

 “王盟,胖子的信上说,有个戴眼镜的妖孽向你带好,此人不日将启程寻你把酒言……”

话音未落,就听王盟惨叫一声飞奔回房。

——区区一个王盟,也敢跟我斗,吴邪冷哼。

欺负了自家伙计一遭,吴山当的小掌柜觉得怨气似乎舒展了些,手中的套路也顺畅起来。兴起之时,口中更是小声地吟起剑招……突然,一个身影突兀地冲上前来,不要命地抱紧吴邪……的大腿。

“老板,你骗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你快跟我保证那个戴眼镜的魔头不会来的不会来的不会来的!”

吴邪咬牙:“王盟,你再不回房,信不信我叫他明天就出现在你面前!”

小伙计眼睛一亮。

“祝老板神功早成,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用最快的速度拍完马屁,王盟飞也似的回屋,关门锁门熄灯,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吴邪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心说这缺心眼儿的王盟,刀剑无眼,就算他不要命,自己也不想背负“黑心老板为克扣工钱怒杀伙计”的骂名!缓和一会儿,吴小侠重又提起剑来,简单地比划了两下,回头见王盟的房门紧闭,这才放下心。

终于没人打扰了,吴邪松了口气,屏气凝神。

“刃走清风破,剑挑……”

突然,背后传来脚步声。吴邪神经一紧,看也不看便骂道:“王盟你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话音未落,一抹玄色身影闪过。不待吴邪看清,对方一手轻而易举地捉住他手腕,一手扶上他腰间,轻巧地带着吴邪转了一圈,手中一挑,一刺,使的恰恰是吴邪方才苦练的那一招。

“刃走清风破,剑挑明月光。”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鼻息倾吐在颈间,吴邪下意识身体一缩,那人却就势一转,又走了一式。

“掌若排山,身如行云,剑如流水,步若凌波。”

吴邪还在震惊当中,下一刻,长剑已被那人轻松夺走,转至院中央,就着月色将这一套吴邪苦练多时的剑法轻巧地使了一遍。

“落花未随流水意,清风不解明月心,天高云淡月亦冷,尤照人间白头吟。”

张起灵给吴邪的这套剑谱,很是不同。小哥曾说过,练这套剑,首先就不能有杀意,因为这不是杀人的剑法。吴邪当时听得似懂非懂,如今熟背剑谱后,却是有所体悟。正如张起灵所说,这一套剑法,剑锋走向奇巧精辟,未有一式杀招,却处处又暗藏杀机。尤其针对那些斩尽杀绝之人,简直是招招克制,而对于点到为止的对手,这套剑法又巧妙地避开了要害,不会无端伤人性命。看似简单的一套剑法,其中却有大意境,得饶人处且饶人,方能有“人间白头”。

像是刻意给吴邪看似的,那人的剑招走的比上次慢了很多。上一次他的剑法杀机迸现,这一次却多了几分悠然洒脱之感,似是随性而起,剑意悠扬。剑诀随清风入耳,和剑招一起刻进吴邪心里,映着一天明月光,连吴邪也有些迷茫,仿佛一朝回到了他们初时之时。只是那时候他的心态完全不同,兴奋,崇拜,激动……事到如今这些激烈的情绪通通淡去,全被那人的眼神凝成一阵阵的期盼,一缕缕的柔情。到最后,吴邪也不知道自己看的是剑,还是练剑的人。

突地,那人眉峰闪过一抹异色,剑锋一转使出一招吴邪见所未见的剑法。这一式前半段复杂精致,难分难解,最后一招却极其直白突兀,然而配合之前的婉转,突来的一击独辟蹊径,恰似一腔柔情中的刻骨铭心,叫人防不胜防。

收式,持剑之人回身,四目相对,吴邪心头一热,竟不知是怒是喜。

“小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依旧是淡淡的应对,语中却隐隐含着些清扬。

吴邪不禁道:“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在信里知会我一声?”

“什么信?”

吴邪一怔,忙把胖子送信一事一五一十说与他。不料,张起灵听罢摇头:“我下山之后,便快马回来你这里,并未与他们同行。”

吴邪恍然大悟,心说怪不得胖子只字未提小哥的去向。他有些诧异道:“小哥,你既与他们分手,可是又有什么急事?”

张起灵点点头。

吴邪心中一紧,小心翼翼地试探:“那……事情可是办完了?”

“尚未。”

果然。

原来他只是来打个招呼,转身又要走。满腔的欣喜骤然被浇了一桶冷水,吴邪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他转过身,故意转移话题道:“小哥,你刚才那一招叫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张起灵缓缓道:“这是我回来路上想到的一套剑法,统共只有四式。”

“噢?”吴邪似乎很有兴趣,“说来听听。”

“平生未尝相思子,回首已入相思门,从来未解相思意,早有相思入骨深。”

好一个“相思入骨深”。

这样的表达已然不算隐晦,恰像是那最后的温柔一剑,将吴邪逼退到情感崩溃的边缘。他原本还能强作镇静,这一刻却全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复杂。一别三个月,小哥终于回来了,事实上这件事之于吴邪并不全是喜悦的,近日来累积的不安,委屈,甚至是愤怒,在见到张起灵的那一刻,几乎一股脑儿地涌上来。

——他果然收到了那枚骰子,他果然还是懂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既懂了我的意思,至少该报个平安,就算写封信,捎个口信也好!”先是自言自语式的呢喃,渐渐的,情绪从决堤处一股脑地涌出,越来越汹涌,越来越近似愤怒。

“三个月,三个月你音信全无,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多担心,总算你是平安回来了,结果他娘的居然还要走!”

吴邪揪起那人衣襟,干架似的嚷:“你都收了小爷的东西,你还要走到哪里去!你要走就把东西还给我!听到没有!你要走,我就不给你了!我给谁也不给你了!我……我给胖子去!”

吴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最后连什么胡话都说出来了。张大侠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吴邪发狠,眼睛里的月色像一层雾霭,照得那人的眼神更加深邃。

被这样盯着,吴邪却反而不自在起来。

“你……你会不会吵架?倒也说句话啊!”吴邪认输似的别开目光。只有他一个人在嚷嚷,这架怎么吵得起来。

半晌,张起灵垂下眼,淡淡地道:“我收到它,很高兴。”

说着,他自怀中掏出那一枚玲珑细致的象牙骰子——正是吴邪拖人带去的那一枚。吴邪脸一热,抬手去抢,张起灵五指一收,连着吴邪的手一起攥在了掌心。吴邪挣扎不开,只得听那人继续说话。

“我一离开蜀地,就和其他人分头,他们坐马车,我走水路,上岸后便骑马,一连跑了七天七夜,就为了一件事。”

吴邪不由又紧张起来:“难道是天书的事?”

他虽然气,但始终还是最担心张起灵安危的。

那人却摇摇头,清楚而郑重地说道:“我答应一个人,我要回来赴一个约,我还欠他一句话。”

吴邪心里一紧,久久沉默。

半晌,他闷闷地问:“什么话?”

将手又得紧了些,张起灵低低地笑了一声:“我回来了。”

答应你回来,答应你平安。

即便没有说出口,这些看似和他丝毫不搭调的事,他张起灵终究是做到了一回。只因有人在千里之外,用一枚小小的骰子,紧紧地拴住了他的魂魄,让他日思夜想,让他片刻也不想耽搁。

他跑了七天七夜,累死三匹马,就为了见一见那一个人,亲口说这一句话。

“吴邪,事情结束了,我回来了。”

很久以后,吴邪始终忘不了这个月色朦胧的晚上,他时常会想,如果一切就结束在这一刻多好,如果他们的故事在这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点多好。这样列为看官合上书卷,便可以畅想一个好人有好报的故事,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一个圆满幸福的故事。好不容易,他真的以为自己走进了这个人的世界,他乐观地相信了他终于可以分担张起灵的命运,然而……

 

  • 标签:瓶邪 在水一方 
  • Re:【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5-3-3 12:32:00 | By: 访客rVMy51(游客) ]
     
    访客rVMy51(游客)唉,看了后面,果然大虐…然而,我心肝碎了一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4-10-21 23:42:00 | By: 访客IMDp26(游客) ]
     
    访客IMDp26(游客)然而。。怎么会这样?!骰子还是给胖爷吧~╮(╯▽╰)╭等下,老张别来砍我〒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4-10-18 1:22:00 | By: 访客01Vh84(游客) ]
     
    访客01Vh84(游客)卧槽,这么甜最后来个大逆转瞬间就虐死了。。。

    这文不是he么?不是的话真没法看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4-10-18 0:19:00 | By: 浮生一慕(游客) ]
     
    浮生一慕(游客)哦漏!!!更新了!终于等到了!!!
    T T前面好甜好棒啊,小哥突然出现亲手教吴邪练剑,太浪漫了!!!舞剑真是我最喜欢的情节啊!小哥快马加鞭回来找吴邪!!真的好戳啊!!
    不过看到后面的然而有点心塞塞,还是要小虐一下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7)
    [ 2014-10-18 0:08:00 | By: 白衣(游客) ]
     
    白衣(游客)娘诶~~您这然而,让人的小心肝~~~~~~~~~~~~~~~~~~~~~~~~~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