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4)
[ 2014-9-10 22:37:00 | By: 宅水一方 ]
 

34

 

不得不承认,张起灵的许诺让吴邪一直以来的不安奇迹般地得到了平复。皇陵一行之后,吴邪敏感地察觉到张起灵的一些变化。对于生死这件事,他不再只是一味地无视和放任,虽还和从前一般寡言少语,但是他会解释,又和他相约再会,这都是他以前不会刻意去做的。吴邪想,这一定是白玛公主的功劳。在最靠近死亡陵墓中,母亲留给孩子的不只是一条生路,更是一份生的意志和来自亲生母亲的祝福。

最终吴邪还是没有去成蜀中。此行张大侠执意不许他前去,多半真如他所说,自己的出现会引起对方的警惕。吴邪本意也并不想给张起灵添麻烦,如今那人做事已不像从前那般不顾生死,更何况还有胖子跟着,他倒也可以放心——至于那晚后半段乱七八糟的事情,吴邪还有些混乱,正好需要时间来整理。

原本就已延误了行程,吴邪以为他们会急着出发,没想到这二人不慌不忙,发呆的发呆,赌钱的赌钱。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在等送吴邪回家的人来。看样子张大侠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吴邪只要等着就行了。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等,便是三日。到了第四天,连张起灵也皱了眉头。而某人就这样带着欠扁的笑容,踩着张大盟主的底线姗姗来迟。

 “齐羽,见到舅舅怎么也不来拜见。”

吴邪一回来就看见一个老熟人在屋里咧着嘴角得瑟。一身粗布黑袍,一副招风黑眼镜,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人不是齐家的黑瞎子又是谁?而此事他也终于想起一件事——在外人眼中,他不是吴邪,而是齐羽,这黑眼镜的外甥。这其实还要归功于黑眼镜瞎搅合的能力。在他的推波助澜下,半个江湖已经都相信那日大闹武林大会的人是齐家体弱的小少爷齐羽了。这么说来,小哥安排黑眼镜送他回家,倒也合情合理。

不过张大侠的表情就没那么合理了,连吴邪都不禁为黑眼镜捏了把汗。

后者识相地道:“东家,你就别计较了,不就是晚到了三天吗?放心,我保准把你家小心肝安全妥当地护送到家,连一根腿毛都不会掉。”

吴邪正要反驳,却被张起灵一捞带回身后。而黑眼镜见张起灵一脸警惕,也不由一怔。

“哑巴,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舍不得媳妇儿,要別裤腰上?”

“少胡说八道。”吴邪瞪他一眼,回头问,“小哥,怎么了?”

张起灵连眼都没抬,沉沉地道:“理由。”

黑眼镜此人看着吊儿郎当,但并非误事之人。如今他足足迟了三日,不能不让人怀疑这其中另有原因。虽然以目前的状况他并不认为黑眼镜会倒戈,但既然存有疑虑,就不能把吴邪交给他。

黑瞎子一愣,随即两手一摊,苦笑道:“我倒是低估了你的谨慎,不过这次的确是你多虑了。迟到的是因为……因为……那个,小鬼头病了,我回去看看。喂,能理解吧?”

黑瞎子难得支支吾吾,不过很快又补充道:“不过没事,我已经看过了。病是装的,是为了骗我回去,不过到底折腾了一圈儿,路上耽搁了时间。唉,这个年纪的孩子就是皮啊,好话说尽了,他就是听不进去,还非要跟我出来,就跟……啧啧!”黑眼镜一拍手,道,“就跟你家小掌柜一个样,难缠得很。哎,哑巴,我这么说你一定懂吧?”

吴邪还在震惊中,连黑眼镜的话也没在意:“等等!你、你居然有孩子?”

黑眼镜抱胸,像是故意逗他:“我怎么就不能有孩子呢?”

吴邪一时无话。

是啊,谁也没规定人格有缺陷就不能成家立业。只是黑眼镜这人做事神神叨叨,很难把他的人生和一般人联系起来。就不知道是怎样彪悍的姑娘,才能降得住这匹野马。不过张起灵果真没有再追究黑眼镜迟到的事,看来是相信了他的话。也就是说黑眼镜还真没撒谎,他的确已经成家了。

离别的伤感被这场闹剧冲淡了不少。既然接吴邪的人已经来了,那么事不宜迟,张起灵和胖子也即刻出发去追踪霍家。临走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多说话。吴邪是因为想说的太多,又不敢说,他不愿去考虑这次旅途的危险,故意云淡风轻地送别二人。胖子向来豁达,自不会做儿女态,而小哥……他原本话就不多,他在想什么,又有谁知道呢?

不过没关系,反正这一次,他们约好了会再见。

 

 

吴邪和黑眼镜是第二日清早才启程的。

黑眼镜带他走了一条僻静的山路,他说自己其实是被官府通缉的要犯,不适合在官道上散步。这人向来疯言疯语,也分不出真假,不过吴邪觉得这个身份倒是很符合他的气质,索性将就着信了。山路难行,黑眼镜尽职尽责地在前面开路,吴邪一路跟紧已经有些吃力,倒也省了胡思乱想的力气。可是一休息的时候,脑子里就全是那天晚上的事,为了不让自己露出异样,吴邪只能刻意地去想些其他。

说起来,他这次出来已经有小两月,连封信也没有给家里捎,不知道王盟一个人把店看成什么样。这些日子跟着张大侠风里来雨里去,他几乎都适应了这种危机四伏的生活,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家像样的营生,还有一个看店的伙计。这次回去,如果王盟还在的话,一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他。

“小三爷,我也很辛苦啊,不一道犒劳吗?”黑眼镜笑着递水给他。

吴邪有些无语。

这人一路上嘴就没闲过,一口一个“小三爷”,叫得吴邪很不自在。吴邪一问,才知道黑眼镜以前跟着三叔干过,三叔在道上人称“三爷”,吴邪作为他唯一的亲大侄子,自然就是“小三爷”。三叔现在专做南方生意了,黑眼镜去了北方,后来欠了张家人情,这才会和张大侠合作。

其实吴邪对于这些事并不关注,他更好奇的是黑眼镜有个孩子这件事。可到底是人家的私事,他贸然追问似乎也不妥当,于是三番两次话到嘴边,都被吴邪吞了回去。最后倒是黑眼镜忍不住大笑,笑得吴邪一头雾水。

“小三爷,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答应过哑巴照顾你平安到家,你这路上要是憋出病来,不也是我的不是了?”黑眼镜满脸了然,“你是想问我家那小鬼头吧?”

被看透的吴邪有些尴尬,不由道:“只是好奇。”

“若是换了别人,我自不会说,但是小三爷你的话,知道也没什么大碍。”黑眼镜一边开路,一边道,“关于小鬼头的身份,之前是逗你玩儿的,那小子已经十五岁了,黑爷风华正茂,可生不出这么大的儿子来。”

就是说,这个小孩儿跟黑眼镜其实没有一点儿关系,那为什么黑眼镜一听他病了,会大老远地去看他呢?吴邪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于是道:“黑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没什么,闲着无聊就给你说说,”黑眼镜笑笑,“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以前是个亡命之徒。”

“谦虚,您现在看起来也是。”

“冤枉啊小三爷,妾身从良多时了。”黑眼镜没个正经地道,“我以前是个不怕死的,和你家那哑巴有点像,但又不像。他为人太死板,会特别介意一些原则上的问题。可我觉得,那些都是狗屁,黑爷是个豁达的人,向来率性而为,从不用道德良知这些东西来为难自己。”

“我懂,小哥是好人,你是坏人。”吴邪总结。

“精辟。”黑眼镜赞许,随即将事情娓娓道来。

这大概是一次“黑吃黑”的故事。

用黑眼镜的话说,他曾是道上有名的杀手,名气大,价钱自然也高,请他的雇主也都不是一般人。可是有一次,他杀完人回来,却发现雇主被人杀了。雇主一死,他的报酬自然也泡汤了。案例说,他跟雇主素不相识,而这一笔也不是什么大买卖,换了别人可能就认倒霉了,但黑眼镜不能忍。他是一个杀手,同时也是一个怪人,他认为杀手的每一笔财富都是用人命换来的,他既然杀了人,就要为这个人的价值负责,空手而回是对死者的侮辱。而这伙人既然犯了他的忌讳,自然要付出代价。于是他一个人上山挑了那个山寨。

听到这里,吴邪有些兴奋,虽然他不清楚黑眼镜为什么要给他讲这些“光辉历史”,也不知道这些和那孩子有什么关系,但是对故事本身的兴趣让他暂时偏离了原本的目的,聚精会神地听了下去。可惜结局并不如他所期待。黑眼镜单枪匹马力战山寨众人,虽然大逞威风,但是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他最终还是精疲力尽,被揍成了狗熊。不过他也没吃亏,一刀剁掉了对方老大的脑袋,没了领头人,这山寨剩下一群乌合之众,以后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惹了这么大的事,底下的人不想让他死得太便宜,便将他关了起来,断水断粮,要活活饿死他。

听到这里,吴邪不禁皱眉:“这下可难办了,他们一定把你看得很紧,你要怎么逃呢?”

“逃不掉,十二条精铁链,换了你家哑巴也没辙。我当时觉得我是死定了。”黑眼镜叹息,无视吴邪小声地嘀咕着“那可不一定”云云。

“那……就没人去救你?”

“有。”

“谁?一定是个了不起的武林高手……等等,难道是小哥?”吴邪想起黑眼镜说过他欠张起灵人情,而小哥其人,总是很适合在这种危机关头出场的。

不想那黑眼镜却笑个不停:“怎么可能?那时我们还不认识,而他身为武林盟主,不砍了我这个恶人已属不易,怎会出手相救。小三爷,不要把你家哑巴想得太纯良,他对你之外的人可没那么靠谱。”

“咳!”吴邪忙转移话题,“那是谁?总之是个很厉害的人吧。”

“是啊,他可厉害了。村里私塾先生的儿子,被绑票来的,还不到你肩膀高,一点儿武功都不会,平时就拿着一本书,在牢房里安安静静地看。他从不求救,更不哭闹,别人都怕我,躲得远远的,他却坐得很近,还偷偷把自己的食物和水让给我。”

“等等,难道你说的小鬼头就是他?”

“没错,就是他,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讲起这段凄惨的经历,黑眼镜却扬起嘴角,非但毫无芥蒂,还有点儿骄傲似的。“那小子不仅分给我食物和水,还装病骗来草药,帮助我治伤。因为他的命是用来要挟家里交赎金的,所以山贼暂时不会拿他怎样——你是不是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吴邪想了想:“也许这是个善良的孩子。”

“你想多了。他说,因为当时我是牢里武功最高强的人,他想获救,只能依赖于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活着,他才有活着回家的希望,而水和食物应该留给最有价值的人。”

听了这番话,吴邪难言讶异。他怎么也没想不到,十四岁的少年居然已经有了这样缜密的想法。

“其实,一个小鬼说的话太过成熟,很容易让人觉得他不知天高地厚,我当时也只是觉得,这小孩儿很有意思,然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听了他的计划。”黑眼镜略微停顿,想了想,才继续道:“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就在我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找到了一次机会。这段时间里锁着我的十二道铁链都被小鬼动了手脚,而一旦没有了这些束缚,外面的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结果呢?”吴邪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黑眼镜停顿半晌,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

“我们失败了,严格的说是失败了一半。我逃走了,而小鬼为了替我引开追兵,再一次落到了他们手里。”

 

Re:【瓶邪】武林盟主(34)
[ 2018-7-5 14:54:00 | By: 访客aga(游客) ]
 
访客aga(游客)“逃不掉,十二条精铁链,换了你家哑巴也没辙。我当时觉得我是死定了。”黑眼镜叹息,无视吴邪小声地嘀咕着“那可不一定”云云。

大邪对老张真是没有原则的盲目崇拜啊XDDD
黑苏大概是一对吧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4)
[ 2014-9-11 16:02:00 | By: 访客817Gwk(游客) ]
 
访客817Gwk(游客)少年手札干嘛不写了吖!!!

嗷嗷嗷嗷嗷嗷嗷那可是我的真爱吖!!!虽然在水大大的每一篇都是我的真爱....

可是可是,为了看少年手札,我还特意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里充值了吖,你不写,我的钱就被中国移动坑了吖!!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