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3 19:41:00 | By: 宅水一方 ]
 

33

 

再一次出现在霍家门前时候,吴邪和胖子策划了一次高调的出场。

胖子说,他们这趟吃了个大亏,兄弟三个差点被皇帝老子留下作伴,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行走江湖争的就是一口气,不能让人觉得他们好欺负。这次找上霍家,他们就是来说理的,得拿出架势来,让霍家的人一看就觉得心虚,觉得胆怯。吴邪深感有理,为此和胖子特意排练了一段开场。演练几遍后,连吴邪自己都觉得这一段实在是威武异常,胖子那刺耳的怪叫绝对能震摄住一般的武林高手;而自己那段掷地有声的讨文,也足以让霍老太太气得从轮椅上站起来揍他了。

可惜现实总是变幻莫测,当三人真正来到霍家门前时,却遇见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情景——霍家大门紧锁,拒不见客。

吴邪实在没想到霍老太的诬赖会耍到这种地步,胖子在门外骂了一刻钟,喝了两壶茶水,里面还是不见一点动静。吴邪只好询问张大侠的意见:“小哥,这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他们不出来,咱们就进去!走!看胖爷把这两块木板儿给卸了!”胖子甩开膀子就要开干,被吴邪拦住。

“这可是霍家的地盘,你把人家门板卸了,到时候老太太面子挂不住,还不叫人把你给卸了,我看还是别动手的好。”

“用不着动手。”张起灵突然道。

“还是小哥冷静,小哥……”

话音未落,张起迈步上前。一声巨响,烟尘四起,门板应声裂,歪歪斜斜地挂在门轴上,价值不菲的门环儿敲着铁皮,铛啷啷地发出呻吟。

吴邪与胖子面面相觑,最终瞥了瞥嘴:“看吧,小哥一言九鼎,说不动手就不动手。”

——他动的是脚。

张大侠一击绝踢报废了霍家大门后,说了声“不对劲儿”,便昂首阔步跨过门槛。吴邪心说不愧是老江湖,他和胖子想了一夜的下马威,都不及张大侠这一脚来得骇人。这下估计霍老太太想不出面都不行,再对劲儿的人也要不对劲儿了。

然而意外的是,这么大的响声,连街坊邻居都趴在门口围观了,霍家大院里却没有一点动静。好半晌,才有个瞎眼的老妇拄着拐杖一步三晃地地从内室走出来,侧着耳朵问:“有人吗?老太太耳背,隐约听见有人敲门,就不知是不是听错了?”

敲门?这样轻描淡写的描述小哥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含蓄。

最终,吴邪废了好大劲儿才问出事情经过。原来前些日子,霍老太太不知为何,突然决定举家搬迁,听说是老太太嫌北方气候干燥,要到蜀中天府之地去颐养天年。老太太是霍家当家的,她的决定再离谱,也不敢有人反对。可偌大个霍家,就算儿女们皆无疑义,要搬也绝不是一件容易事。霍老太太当即出了一大笔钱给下人,愿意跟的就跟,不愿意走和走不了的,也大可领了钱自行离去。这院子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出去,且就留着,日后给在外奔波的霍家人做个别院。

于是吴邪等人一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人去楼空,庭院深深再无昔日繁盛,只留下一个又瞎又聋的老仆独守空院。

胖子不信邪,里里外外的又搜了一遍,还真就没有别人。他往椅子上一坐,怒道:“还真是小瞧了这老太太。都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人家这次还真的就给咱们留了一间破庙,连木鱼儿都带走了!”

吴邪觉得这有些诡异。就霍老太太之前的态度看,这实在不像早有预谋,倒像是霍家出了什么事。要知道,像那样年岁的人,一些旧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怎么可能就为了一点事就抛弃老宅,举家迁徙?再说,这里到底是霍家的地盘,张起灵再厉害,也不至于真能在霍家讨到什么便宜,霍老太太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样就“畏罪潜逃”,是不是太夸张了?

那老妇人并不知道他们几个是来找茬的,还全当他们是霍家的客人,态度十分客气。就在吴邪等人灰心丧气时,她忽然问道:“恕老奴冒昧,请问三位里可是有姓张和姓吴的?”

张起灵和吴邪齐齐抬头。

对方只是个普通老妇,不会一点武功,张大侠开口恐怕会吓到老人家,于是吴邪客客气气地道:“老人家,在下正是姓吴,我旁边这位朋友便是姓张的。请问您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那便是了,那便是了,”妇人点头道,“太太说过,若是有姓张和姓吴的客人来访,便把这封书信交给他们,就在这里。”

老妇人从袖中掏出书信递与吴邪,吴邪带着疑问展开一看,眉头不由皱起,随即将信件给了张起灵。

看来霍家举家迁走果然是事出有因。这霍老太太似乎早已料到他们会回来找她,所以留下了书信,告知他们霍家将去往的地点,旨在希望他们能前往会和。这可怪了,她将他们骗得这样惨,难道就丝毫不心虚,居然还希望他们能跟上去?又或者这是什么陷阱,老太太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等着他们去自投罗网?

张起灵却摇头:“她不会,霍玲的遗骨在我们手上。”

吴邪恍然大悟,发生了太多事,她竟忘了这茬。霍老太太爱女心切,这恐怕才是她记挂他们一行人的原因。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更加被动了,小哥,你有什么打算?”

胖子也应声道:“如果要追,我们就要快,最好能在路上趁乱把老太太劫住,不然等老太太到了蜀中安身落脚,就更不好对付了。”

吴邪以为张起灵会毫不犹豫地转身上路,直奔蜀中。可出乎意料的,张起灵却对着信出起神来。半晌,他突然道:“先回客栈。”

 

 

张起灵在白玛公主墓前说要去霍家的时候,吴邪的心中本来是忐忑的。他由衷地担心小哥被悲痛冲昏了头脑,去找霍家拼命。可是当他们眼神相对的一刻,吴邪的一颗心就放了下来。因为那就是“张起灵”的眼神,深沉,平静,叫人什么也看不透,却偏偏说不出的信赖。正是这个眼神,让吴邪在无数次惊心动魄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信赖和支持。

这次也一样,他义无反顾地跟小哥来霍家讨说法,心底其实是有一丝窃喜的。这一次小哥丝毫没有排斥他的跟随,理所当然地默许了他的陪伴,他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有所改善了。可这种踏实只到刚才为止,在张起灵沉默的那一刻,吴邪心中久违的不安再度浮上心头。

夜里,吴邪翻来覆去,心头总是萦绕着一种熟悉的担忧。终于,他忍无可忍地起身,来到张起灵房间外。

张起灵过了一会儿才来开门,他披着头发,仅着中衣,显然是已经睡下有一会儿了,并没有要连夜走人的迹象。吴邪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也许是自己真的想多了。

“有事?”张起灵问道。

吴邪自嘲地笑道:“没什么,我以为……以为你又要不声不响地一个人走了。”

张起灵一怔,似乎十分意外,随即,他陷入沉默。这是和白天如出一辙的沉默,而这样的沉默,恰恰是吴邪最不想看到的。

“该不会你真的……”吴邪的笑容僵在脸上。

“不会。”

吴邪正要松了口气,却听张起灵道:“我不会再不告而别。”

咦?

这句原本该让吴邪放心的保证,此刻听来却有哪里不对。

“我会叫人先送你回去。”张起灵说道,不是询问,不是商量,是肯定的语气。

——他的预感向来十分准确。

吴邪闭目,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小哥,我们这样没意思。你现在赶我走,我也还是会追过去,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

“我不是一个人,胖子也会一起去。”

“什么?”吴邪一惊,心里突兀地涌上一股火气,揪住张起灵的衣襟:“你连胖子都带上,就单单不带我?”

吴邪觉得很愤怒,他深深地感觉到自己被排挤了!怪不得这两个人回到客栈就勾肩搭背,背着他嘀咕不停,原来早就狼狈为奸了。平时也不见他们有什么交流,怎么关键时刻就突然这么要好了?居然还知道统一战线来排挤他了!

眼见吴邪像一只炸毛的小犬,好似下一刻就要扑过来咬他。张起灵抢先一步安抚住小动物的爪子。

“吴邪,这次不一样。”张起灵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如何解释。半晌,他缓缓地道,“霍家迁走的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可能和朝廷有关。这一趟,我只是找霍家要一个答案,霍家有把柄在我手里,我不会有危险。可你是下一任武林盟主,你若出现,事情会变得复杂。”

又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武林盟主顺位”!

吴邪心中陡然失落:“是说我会拖累你?”

“不,”张起灵低声道,“你去,我会分心。”

吴邪一怔。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足够直白了。从来都不是只有吴邪在担心张起灵的。当铺的小掌柜不会武功,不懂江湖恩怨,更不了解庙堂上的诡谲风云,却一直舍命相配,以身犯险,为了一个本不该有瓜葛的人操碎心,耗尽神,还几番差点赔上性命。怎能不让人担心?

“吴邪,听话,回家等我。”

这还是张大侠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同他道别,他甚至还给了他承诺。可是吴邪就是没法说服自己点头,说到底,这人前科累累,怎么可能哄一哄就叫他放心。半晌,吴邪咬了咬牙,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这次真的没有骗我?你至少得证明些什么。”

“比如?”

吴邪想了一会儿,皱起眉头:“比如……比如你和从前哪里不同了,你——”

未出口的话语随着舌尖的律动都被人点滴不剩的吞了下去。吴邪难以置信地瞪着眼前骤然因靠近而放大的脸庞。鼻尖相对,唇舌相交,这一吻来得突然却温柔,轻而易举地打断吴邪的思路。

前几次的印象还留在心头,吴邪一慌,挣扎道:“小哥你是不是又喝多了!”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张起灵骤然加深了这个吻,迫不及待地回应了对面的疑问。风暴来袭,吴邪举得自己的意识像大海中的小舟,随风飘摇,根本找不到航向。而等他终于彻底明白“张起灵这次他妈的压根就没有喝酒也没有走火入魔”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精力去计较了。耳边全是两人的喘息,脑中茫然,手足无措,只有舌尖本能地回应着对方的邀请,缠绵悱恻。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起灵的嘴唇贴着他的鼻尖,呼出的气息直接拍打在他睫毛上,根本没有一丁点的酒味儿。他果然是清醒的,没有喝酒,更说不上走火入魔,总不会是梦游吧?

“你、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要我证明和从前有什么不同?”张起灵认真地道,“以前喝酒了才会这样,今天我没喝。”

这……这他娘的,谁让你证明这个了!吴邪在内心咆哮。闹了半天他就是告诉自己,以前他喝酒了才会发酒疯,现在不喝酒也会耍流氓了?好歹看看对象好不好,他可是男的,男的!神志清醒还对他亲个半天,那不就好像是对他有意思似的……这是叫他安哪门子心!

“你不信?”张起灵见吴邪表情微妙,微微皱眉,随即,张大侠用十分郑重的语气道:“我可以再证明一……”

“不用了!明天见!”没等张起灵说完,吴邪一溜烟地跑回房间。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20 20:11:00 | By: 阿淵(游客) ]
 
阿淵(游客)吴邪实在没想到霍老太的诬赖会耍到这种地步
→「無」賴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13 21:14:00 | By: 访客130Ld5(游客) ]
 
访客130Ld5(游客)好棒哈哈哈,以前和现在的不同什么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7 14:22:00 | By: 一生换十年(游客) ]
 
一生换十年(游客)舍!命!相!配!!!

太精准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7 9:52:00 | By: 访客qul8Ob(游客) ]
 
访客qul8Ob(游客)流氓哥神马的好萌【捂脸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5 9:50:00 | By: 访客uyp0Sg(游客) ]
 
访客uyp0Sg(游客)舍命相配虽然是错别字,但是这个配真的好写实,舍命相配了都,亲一下就别计较了嘛嫂子~\(≧▽≦)/~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4 22:54:00 | By: 访客817Gwk(游客) ]
 
访客817Gwk(游客)23333333333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4 19:43:00 | By: 访客w06Ev2(游客) ]
 
访客w06Ev2(游客)艾玛!!!小哥耍流氓了!!!!!吴邪你别那么别扭嘛,千里追夫还问小哥亲你干啥233333 要是当着小哥的面说出我们是朋友,小哥要立刻发病的节奏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4 12:52:00 | By: 访客JOf6IU(游客) ]
 
访客JOf6IU(游客)亲上了亲上了!!!
哈哈哈哈哈(仰天长笑~~~

其实再证明一次我们会更开心~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3)
[ 2014-9-4 11:18:00 | By: 访客w0Re73(游客) ]
 
访客w0Re73(游客)终于更新了,开森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