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4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12 20:16:00 | By: 宅水一方 ]
 

30

 

对于吴邪的反驳,张起灵只是摇了摇头:“幼年那次,你亲眼目睹我发狂,受惊过度,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后似乎就忘记了这段记忆。”

吴邪心说原来如此,随即又脸上一热,道:“那时候还小,那怎么能算数。”

张起灵却摇摇头:“你幻境中见我发狂,未必不是受了那时影响。我是个危险的人,你该离我远一点的。”

“小哥,你又——”

“我不想伤害你。”

吴邪心中一哽,狠话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竟是说不出的难受。这还是张起灵第一次对他说起自己的心情。原来这就是他一直不接受他人关心的原因。可想而知,这么多年他一直是这样。一条绝路,一个人走到底,连个信得过的朋友都没有。久而久之,连身为一个人渴求温暖的本能都忘记了。

“小哥,你不会伤害我的,你也别指望我会因此害怕你。我从小运气都很好,爷爷说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们一定能出去。”吴邪深吸一口气,仰起头看着黑漆漆的上方,尽量让自己语气轻松,“你放心,等找到下卷天书,治好了你的毛病,咱们就去游山玩水,吃好的喝好的,再多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改一改你这闷不吭声的臭脾气。到时候我们一起,天南地北地把酒言欢,享受人生,把你前半生错过的都补回来,怎么样?”

张起灵静默了一会儿,才低低地问了声:“我很闷?”

吴邪猛地咳了一下,心说小哥这重点抓得略犀利啊。他慌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你只是……性格内向了一点,话少了一点,不告而别的时候……多了一点……”

张起灵似乎是觉得吴邪矛盾得有点好笑:“那你还跟着。”

吴邪气血一涌:“我就喜欢闷的行不行!你不也嫌我吵吗?”

“没嫌。”

咦?

“你声音很好听,不吵。”

一室沉默。

墓室中原本就没什么光,这会儿他们俩靠在黑漆漆的墙角,吴邪简直想象不出张起灵说这话时到底是什么表情。他只知道自己的脸快要烧着了。危险,这个男人简直太危险了!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张大侠这么会说话呢?自己要是个小姑娘儿,这会儿恐怕已经化了——不,他现在也随时都有融化的危险!

突然,张起灵起身,向吴邪伸出手来。

吴邪第一个想到的是,这是要立下什么誓言吗?难道小哥怕他出去以后反悔,所以拿出了什么江湖规矩来?吴邪生怕自己回应得不妥当,连忙搭手。可是对方一动不动,只握着他,兀自出神。手心里传来那个人特有的温度,这双手他无数次触碰过,都没有这一次来得让他紧张。

突然,张起灵道:“走吧,该出去了。”

嗯?

吴邪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便已双脚离地,被张大侠一手捞了起来。他被吓了一跳,然而随之而来的浓重血腥味儿却叫他皱了眉头:“等等,你——”

话音未落,吴邪脚下一空。张起灵带人一跃,竟升起一人多高,他凌空一个回旋,脚下踩上貔貅烛台。吴邪只听“咯”的一声,烛台像是被什么机关挂住,居然没有抬起,而与此同时,张起灵也踩下了第二个和第三个,同样的两声响音之后,一侧的烛台之上顿时开启了一个容纳一人进出的开口。张起灵一刻也未停歇,直接朝上方飞去。吴邪吓得大叫,眼看自己的脑袋就要撞上石头,整个儿人却被一推,一送,一下子飞出了石室。

他心中一凉,顿时明白了张起灵的意图,然而落地的瞬间,一块巨石重重落下,堵住了出口。

“小哥!”

吴邪几乎是立刻去推动机关,然而,巨石纹丝不动,将张起灵的生路牢牢堵住。

“小哥……小哥!张起灵!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把门打开!”吴邪被吓到了,他不顾一切地对着石壁大喊,心却已经被一个越发清明的念头逼上了绝路。

一下子,那个人之前所有的反常都得到了解释。就说他怎么会突然把那些他一直讳莫如深的事情告诉他,怎么会性情大变,还说些好听的来哄他,原来都是早有预谋的!而那股奇怪的血腥味儿……吴邪低头一看,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他右肩居然印上了大片的血迹,几乎遍布他整条右臂。他没有受伤,这血自然不是他的……是小哥的,他受伤了?流了这么多血,绝对不是一时半刻的事。他说那些事情正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好掩饰血的味道。他说出不来也是假的,只是因为他体力还没有恢复,从头到尾,他都知道这间密室没法两个人一起出去,所以那时候才没回答他……

吴邪觉得他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左胸,心里难过得简直要炸开了。

“张起灵!张起灵你出来!你这算什么?!”

那人的声音从墙后传来:“不用费力了,这个机关从外面是打不开的。”

墙后的声音淡定而沉稳,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仿佛从始至终他都只是一个人被困。

“吴邪。”那人沉沉地唤他,压得吴邪几乎喘不过气,“这里的机关都是专门针对我设计的,只有我的血才能打开,即使没有你们,我也出不去,你不需要内疚。”

内疚?

吴邪悲极,突然觉得好笑。他觉得他现在的心情只是内疚?

“内疚你大爷!骗子!”怒极攻心,又是隔着墙,吴邪连平时不敢说的也不在乎了,“你快说,到底怎么才能救你出来!你不说我就等在这里,我等你等到死!”

“吴邪。”

吴邪仿佛能看到一墙之隔的人在门后微微皱眉的懊恼的样子。但是那又怎样呢,他人在陷阱里,又受了重伤,没有食物,没有水,连包扎伤口的条件也没有。张起灵,你就算再厉害,还能坚持多久……这样一想,吴邪简直心急如焚。

“我没骗你,我告诉你那些事都是真的,告诉你,就是希望你不要再查下去了,你爷爷费劲心机为你铺就一条安稳的路,我没资格破坏。而且……我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吴邪觉得整个儿人都懵了,他扒着墙壁大喊道:“什么叫时间不多了?你说清楚!”

“终极心法的副作用会随着时间而加重,我下次发作,很可能会醒不过来。如果没有天书,即便我出去了,结果也是一样。”

“不一样!怎么会一样!”吴邪感到一种由衷的慌乱。恰恰因为他知道张起灵说的也许都是事实,可是他就是没法接受,绝望逼得他几乎崩溃。

“小哥,你听我说,就算……就算你真的会死,也是在我们一起努力过之后,没有遗憾的合眼,而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这种黑暗的地底下!小哥,你别放弃,我……算我求你了!张起灵!我们说好的事还一件都没有做到,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我还……咳……咳咳!”

吴邪喊得几乎岔气,又急火攻心,扶着墙咳了好一阵,感觉心肝肺都要吐出来了。

“小哥,别死在这里……”

那是近乎绝望的祈求,然而,没有声音,墙壁的另一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那人无声的拒绝。

吴邪突然很想哭,就在刚才,他还以为那个人终于愿意对他敞开心扉了,他告诉了他许多关于自己的事,说了他的担忧,他还说自己的声音好听,说他从没嫌他吵……不过片刻的工夫……才片刻的工夫……

“往前走。”

吴邪一怔:“什么?”

墙的另一面,那人的声音似乎有些虚弱:“从这里向前,走到尽头。如果还有其他机关,一定就是在那里……去吧。”

“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无人应声。

吴邪闭目半晌,待呼吸平复,他站起身来。

张起灵根本是看准了他的软肋,明白自己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能让他生还的希望。

吴邪咬牙:“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骗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好半晌,吴邪以为那人不会回答了,他叹了口气,转身走开,却在一瞬间听到一声低沉的回答:“……好。”

 

 

分明只是一声似有若无的答应,吴邪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分明这个人骗了他那么多次,可他却还是抱着这一丝相信,宁愿自欺欺人的将这一声许诺当做支撑自己的全部力量。

没有时间怀疑,没有时间犹豫,小哥在等他,他们要一起出去!

吴邪几乎是一路狂奔离开了通道,这条路虽然长,但很直,几乎没什么岔路。很快吴邪就发现墓道两旁出现了些微的变化,他似乎越来越靠近终点了。终于,在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间新的墓室。

这是最后的希望!

吴邪谨记张起灵的叮嘱,不敢忽视任何一个细节。

值得一说的是,他并非从这间墓室的正门而入——他是从一把椅子后面钻出来的。无论怎么看,他走的都是一条密道,而这条密道的尽头又是什么人的墓室?为什么会连着陷阱的唯一出口?

爬出密道,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奈何这里面几乎完全没有光线,吴邪只能一边摸索,一边前行。

突然,前方传来奇怪的声音。

沙……沙……

在这种黑漆漆阴森森的墓室,再没有什么比莫名其妙的响声更吓人了。吴邪吓得一个激灵,他强压住大叫的冲动,仔细倾听了一会儿,确定声音是从烛台附近。

吴邪一手握着铁铲,小心翼翼地靠近。而越是靠近,那声音越显得诡异,一开始他觉得是什么飞虫,后来觉得大概是蛇,还不止一条!最后,他又觉得像是一种面料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不要怕,没什么可怕的,他没有时间害怕。小哥还在等他回去,眼前就是皇帝老子蹦起来也别想阻止他。吴邪在心里搁了几句狠话,找准声音的来源,举起铁铲猛地拍下去!

“呀——!!”

突然,一个硕大的黑影猛地闪到他面前,吴邪大惊失色,挥舞铁铲就是一顿狂拍。

“住手住手!别打!别打!自己人!自己人!”

等等,这声音有点耳熟啊?

黑暗中,吴邪难以置信地道:“胖子!?”

两人从阴影里爬出来,点燃火折子,微弱的火光照亮有限的视野,吴邪终于看清眼前人……这可不就是那只遭了‘一屁之灾’而生死未卜的胖子!

胖子把火折子递给他,自己揉着肩膀,疼得五官扭曲:“我说吴老板,吴掌柜!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毛毛躁躁,你看清楚了吗你就打,还专挑软和的地方打,下手这么贼,你跟小哥学坏了,哎呦喂……”

吴邪大喜过望:“胖子!见到你实在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没事!快!跟我走!”

胖子被拉了一个踉跄:“等等,把话说清楚,我们要去哪儿?”

“小哥被困住了,我们得赶快去救他!”

胖子一听,突然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吴邪以为他是不相信,于是把自己与小哥会和的经历简单地说了一遍,但是胖子却还是没有要行动的意思,反而神色越发沉重。

“天真,你先冷静一下。”胖子突然正色,道,“小哥自然是要救的,但是在这之前,有一样东西,我觉得你有必要看一看。”

吴邪随着胖子的视线看去,这才注意到,墓室的正中有两口石棺。而这两口石棺上的纹路却十分的不合理,一口雕龙,一口画凤——这难道是一对恋人?吴邪不由纳闷,这可是先帝皇陵,躺的除了皇帝就只有后妃了,看这墓室的规格,绝对不可能是主墓室,很可能是嫔妃,既然是嫔妃,怎么能和皇帝以外的男人合葬呢?

胖子在石棺的一头蹲下,举着火折子靠近:“看这里。”

此处刻有棺主人的身份,雕凤的棺材上写的是“素柔顺妃张氏”。吴邪想了想,对这位张顺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他记得除了丽嫔娘娘之外,的确还有一位殉葬的嫔妃,不过这位娘娘似乎原本就体弱,在陵墓建好前就已经过世了。至于她身边的这位……吴邪随即将视线移向一旁,然后怔住。

像怕自己看错似的,他用力揉揉眼睛,然后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尖直接升到背脊,浑身的汗毛仿佛都立了起来。

那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素柔顺妃张氏爱子,穆殇王起灵。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11-16 11:46:00 | By: cindy(游客) ]
 
cindy(游客)居然更新了!!我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好感動T_T!!!!!!!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25 20:58:00 | By: 访客0GWj0N(游客) ]
 
访客0GWj0N(游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14 11:58:00 | By: Gothira_塔塔(游客) ]
 
Gothira_塔塔(游客)大大更新啦好高兴~~~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13 14:56:00 | By: 一生换十年(游客) ]
 
一生换十年(游客)距离上一章已经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下一章出来的时候是不是青铜门也该打开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12 23:11:00 | By: 猫花三(游客) ]
 
猫花三(游客)更了丫丫呀!!!先重温遍在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武林盟主(30)
[ 2014-8-12 21:31:00 | By: 落殞(游客) ]
 
落殞(游客)太太你終於更新了!!!【大哭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