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更文,天天向上 

 

 

宅門小院 

小 院 介 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0:10:00 | By: 宅水一方 ]
 

 

39

 

翌日清早,张起灵再度造访吴府,果不其然地吴家门口又发现一只顽皮小鬼。只是这一只却不怎么乖,吵着要了一串糖人儿才乖乖地跟他走。看来这是幼年的吴邪了,张真人下意识地将两个娃娃做了一番对比,觉得还是那只听话的人参娃娃更好养些。

这样一来,吴邪的魂魄只差一魂一魄。

魂重,魄轻,但是魂易惊,魄难散。他这一趟出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早日远远超过了七天之期,就不知道吴邪最后一魂如今怎样了。

吴家人对张真人的到来十分惊喜,只是在见到张真人只是一人归来时,不由也面露失望。吴邪离家至今已三年有余,音信全无,吴家人虽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到底尚未完全死心。

吴老爷将张真人请入厅室,又嘱咐下人奉茶。

“张真人,不知此番归来可是有……有……”吴一穷说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孩子离家已经三年了,我们也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即便……即便是结果再不尽如人意,也还请真人告知。也让我们吴家……趁早死了这份心。”

张起灵难得犹豫了。

吴邪的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即便吴邪能够顺利还阳,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况且这其中诸事太过离奇,在寻常人听来只怕也难以相信。只是如今他也需要吴家的助力,这是吴邪最亲密的家人,是世上最了解吴邪的人,一味隐瞒也未必是吴邪所愿。

“并非如此,我尚未确定吴邪的消息,但是此番前来,却是与此事有关。”想了想,张起灵说。

听了张真人的来意,吴一穷凝眉。张起灵提的要求很简单,不过是请吴一穷多说些吴邪在家的事迹,顺便让他在吴邪房里居住一日。这要求虽然奇怪,但倒也不是全然无法接受。况且这事又与自家儿子有关,说到底最后受益的还是吴家。若是吴邪因此找回来了,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以吴一穷很痛快地答应,并应允张起灵若有什么其他要求,他们定会极力配合。吴夫人也是此意,只要儿子平安,即便要他们夫妻将儿子送给茅山也是毫无怨言的。

事情十分顺利,当晚,张起灵便住在了吴邪的卧室。

吴邪离家时年方二十,男子二十及冠,他可以说是一成年就迫不及待地离了家。这之前吴邪在家里随三叔吴三省学习经营,虽也做过一些生意,但到底是在家里的全权保护下,涉世不深。并非吴家溺爱后代,毕竟吴邪幼年便背负着那一副凶卦在身,吴家到了这一代就剩这一脉单传,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而吴邪身在家人无微不至的关爱之中,难得的并未染上公子脾气,只是性格难免单纯,难以揣测世道人心。

夜已深沉,张起灵却并未就寝。他走到案前,那里还如吴邪走前一般,分毫未动。案当中铺着一块毡子,上面压着镇纸,只不过纸张已被他取走。张起灵又取了一张纸铺好,执笔写道——清寒莹骨肝胆醒,一生思虑无由邪。

最后一笔落定,身后那气息也靠近了。张起灵不动声色,将纸张挑起,略略风干,便要收起来,却被一股力道按住。

青年的身影渐渐显现,他盯着张起灵,恶狠狠地道:“原来就是你偷了我的字!”

张起灵不着痕迹地打量起眼前的青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回忆之外见到三年前的吴邪,和记忆中分毫不差,只是神情更加灵动,是个气息干净清爽的小公子。

这个格外精神,灵力旺盛的灵体应该就是吴邪的魂魄之一,果然是藏在生前居住的地方了。这一个吴邪心智已大为成熟,又尚不认识他,若强行收魂只怕会对灵体造成耗损……张真人略微思索。

——得换个方法。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里?”小公子戒备地道。

张起灵淡定自若地自怀中取出那张被他珍藏的字迹,铺展平整,重新放在镇纸之下,道:“我来还你东西。”

吴邪见那字条,宛如捉住证据一般,一把捉住张起灵的胳膊:“果然是你拿走的!可是……你拿我的字干什么?”真是奇了怪了,这世上有偷钱的,偷书的,还没听说过有人偷一张没什么用的纸。

他正狐疑着,却听那人淡而笃定地道:“因为我很喜欢。”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视吴邪,好像看进他心里。小公子没来由地脸一热,只觉得这么坦坦荡荡的,倒不像是夸奖他的字,像是诉说心意了。

“你……真这么喜欢啊?”小公子挠挠头,他虽然觉得这说法夸张,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错处。这字条连提款都没有,即便想拿出去仗着吴家的名义行骗都做不到,若非喜欢,倒是真没什么用处。吴邪原本就是好相处的人,误以为张起灵是歹人才会凶巴巴的。这会儿见对方友善,又是夸奖他,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他打量了张真人一番,问道:“你是府里新来的人吧?其实你不用偷的,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为都不好。你若喜欢,直接跟我说,我送你就是。难得有人喜欢我的字。”

说着,吴邪将那张字卷起来,欲递给张起灵,忽而又觉得不妥:“不成,既然是送你,怎么能只写两句呢。我再写首别的诗送你吧。”

“不必,我就爱这两句。”那纸张下端皱了,正好卷起最后一个字,张起灵以指腹碾平,缓慢而有耐心,真好似对待什么心爱之物。

吴邪见那人仔细认真地抚摸过“邪”字的一笔一划,脸突然有点热,连身上也有些不自自在了。这个人说的都是很正常的话,为什么自己听了总觉得不好意思呢。大概是鲜少有人这么直白地称赞他把。随即他又醒悟,原来这人不只是喜欢他的字,而是喜欢这首诗。这样一想,吴邪不免又有点失望。

“不行,认认真真提上小哥你的名字,在盖上印章,这才算送。”又不是闺中小姐赠情郎,连个款都不敢提,像什么样子。吴邪坦然道:“你要喜欢,这张也拿去,只是只可私藏,不可与他人看。我再单写一副裱好送你,你是爱挂哪里,或是送人,都随你。”

他年纪轻轻,却是很重礼数的。家里自幼虽然对他有些保护过度,但是在规矩方面却从不手软,算得上是家教森严。是以吴邪说到做到,立刻摆开架势。

“小哥,劳烦你帮我研墨。”

说完,吴邪便去铺纸,却一低头便看到张起灵所书的那张。这个人的字勾画有力,不拘小节,虽不如他的清俊讲究,却是风骨傲然,大气舒展。吴邪不着痕迹地瞄了那人一眼,心道,却是字如其人。见张起灵不介意,吴邪索性将那一副收好,美其名曰,礼尚往来。

铺好纸张,吴邪自袖中掏出一只青玉羊毫,这是他自店里私藏的,连三叔都不知道,今天终于有了施展之地。他略一思索,到底提笔写了韩愈这首“李花”。小哥既然已经说了独爱这一句,他再改别的倒不好了。

吴邪会默这首诗,倒并非自诩如李花一般高洁,只是觉得诗中刚好嵌了自己名字,很是些缘分。他自小便觉得自己这名字过于简单通俗了。吴邪,吴邪,天真无邪,自小在私塾里不知被多少孩子笑话。如今被这首诗一说,便觉得自己名字也多了几分风骨,好听起来了,倒是想不到府里还有知己。

“小哥,我看你不像本地人,来我家之前是做什么的?”

张起灵想了想:“云游。”

吴邪顿时停下笔来,眼睛里的神采比夜空的星子还要亮:“那一定走过很多地方了?小哥,你给我讲讲外面的故事吧?”

张真人略微皱眉,十分认真地思索片刻,问:“你想听什么?”

“就讲讲你在云游途中的见闻啊。”

张起灵颔首:“有一次,我去长白山,路上看见一个人被骗了,那些人要谋财害命,我救了他。”

张起灵说完,见吴邪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追问后来如何。

“后来他又被一伙山贼骗了。”

哎呀,这人怎么老被骗……小公子不解这个故事含义何在。

“那你肯定是又救了他了,你救了他这么多次,他一定非常感谢你。”

张起灵点头:“他请我吃饭。”

“那是应该的呀,”吴邪把笔一放,“那后来呢?”

“后来他救了我一命。”

吴邪心说,这就是个救来救去的故事嘛。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想也知道应该是险象环生的,但是小哥讲故事的能力实在是……算了,他还是不要强人所难的听什么故事了。吴邪于是又道:“小哥,你说你去过长白山?那里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有很多采参人?”

“是,冷,有。”张真人的回答依旧言简意赅。

吴邪叹了口气:“你不想说就算啦。不过,我倒是听二叔讲过许多长白山的故事,二叔说啊,在长白山的深山老林里……”青年似乎很高兴有人听他说话,绘声绘色地讲起了那些别人说给他的故事,讲到精彩处,眉飞色舞,好似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讲到后来,吴邪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问道:“小哥,你在外这些年,家人可会担忧?”

“我没有家人。”

吴邪一证,小声地道了句“对不起”,又道:“其实我也想到外面去看看,可是家里总不放心我。奶奶最近病了,大夫说长白山的野山参是最对症的,我很想亲手去给她找一颗来。”

“长白山路途遥远,以吴家财力,你未必要亲自去。”

“我总要长大的。”说完,他摇摇头:“不,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一直被家里保护着。”

张真人沉默半晌,道:“那我陪你。”

吴邪一听,猛地转过身来:“此话当真?”

张起灵郑重其事地颔首。

吴邪盯着张起灵看了一会儿,略微皱眉:“小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对,我好像是见过你……”他喃喃自语着,只觉得心里有一块儿像是越来越清明——

执念开始动摇了。

吴邪尚未察觉到自身的变化,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看着案上那幅字,方才只顾着聊天,字上还没有提款。萍水相逢,他甚至忘了问小哥的名字,然而心头有个名字呼之欲出,仿佛就在心里深深地沉着,动一动便能浮上水面。吴邪提笔,指尖却穿过笔杆,竟是灵体开始透明了,方才写字用了许多力气,这会儿居然是极限了。吴邪不甘心,再去触碰,这一次却将羊毫牢牢窝住。张起灵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身后,手掌包裹着他的,真气相通,带着他一同写下那一笔一划——

张……起……灵。

对了,就是这个名字。上次他们一起写字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在梦里吧,在梦里男人也是这样揽着他,在纸上一笔一划写出他们的名字。温热的气息自后颈吹拂,吴邪想躲,身体却被牢牢扣住,那人的声音清冷,却又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温柔。

“吴邪,跟我走,这一次我必定护你平安。”

走?青年有些恍惚,他并不太懂张起灵的意思,却又觉得自己应该是懂的,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摇摇头:“我舍不得家里,我爹娘他们……”

“你会回来的,真真正正的回来,我会陪着你再回到这个家里。”那人许诺一般地说道,每一字都像要印在他心里一般郑重。

“吴邪,再相信我一次。”

男人果真是十分不善言辞的,他不懂得怎么劝说吴邪,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承诺。偏偏这些话一字不落地都听进了吴邪心里。青年的魂魄微微叹息,知晓自己心中的抉择已然明确。没来由地,他相信这个人,尽管他们似乎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好像已经活在自己记忆里很久了。只有这个人的话,是可以相信的吧……

——嗯。

随着轻而又轻的一声,青年的身影化做一团明亮又柔和的光晕,落在张起灵掌心,和其他的魂魄融合。

吴邪的最后一魂,找到了。

 

刨除他心头一魄,吴邪的三魂七魄仅剩一魄流离在外。张起灵又像吴家二老问了许多地方,然后一一去寻找,几乎不眠不休……然而没有,始终没有。

接下来的时间里,吴邪的最后一缕魂魄就像消失了,这个尘世再没留下半点他的气息。他当然可以继续寻找下去,可是最大的难题已经来到了眼前。

一月之期将近,没有时间了。

 

  • 标签:瓶邪 盗墓笔记 
  •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4-4 6:37:00 | By: 瓶子V5~(游客) ]
     
    瓶子V5~(游客)温馨啊~ 为什么找不到最后一魄~
    为了瓶邪的幸福~ 最后一魄快滚出来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4-3 1:30:00 | By: total(游客) ]
     
    total(游客)吴妈妈可莫要食言,小公子以后可真归茅山啦~没有时间了真是最可怕的一句话……寻魂魄的过程又伤感又温馨又萌又虐又有趣……好厉害……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4-1 19:18:00 | By: 访客uAQc62(游客) ]
     
    访客uAQc62(游客)但是他好像已经活在自己记忆裡很久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4-1 8:23:00 | By: Alian(游客) ]
     
    Alian(游客)好虐T_T大大求甜枣嘛~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1 10:45:00 | By: 露露(游客) ]
     
    露露(游客)对,我好想是见过你……”——对,我好像是见过你……”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1 0:55:00 | By: 依然一条鱼儿(游客) ]
     
    依然一条鱼儿(游客)听说如果三魂七魄不齐的话,人会有问题喔。。。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2:33:00 | By: 芯(游客) ]
     
    芯(游客)天阿看著兩人一起寫字,不知道為什麼很想哭!!!!
    小哥溫柔的要融化了QQ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2:16:00 | By: 访客tXOb61(游客) ]
     
    访客tXOb61(游客)看的好揪心,终于更新了,上课的时候还想人参娃娃和武林盟主怎么还不更新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2:10:00 | By: 访客I41Og6(游客) ]
     
    访客I41Og6(游客)不过瘾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2:10:00 | By: 阿颜(游客) ]
     
    阿颜(游客)最后一魄在哪里啊!酷爱找到团聚吧!多么想看你们俩幸福的在一起555555~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瓶邪】人参娃娃(39)
    [ 2013-3-30 22:00:00 | By: 一生换十年(游客) ]
     
    一生换十年(游客)沙花!!!

    嫂子留了一魄在哥心口,所以两人必当同心同命

    期待大人给哥嫂的圆满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  

    阅读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本博客为私人博客,一切内容,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用于商业用途,多谢合作。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